第二一四零章 女人事

作者:跃千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一念永恒仙宫三寸人间人皇纪纪元之主凡人修仙传神途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腾王府,参天大树间的林荫甬道直通王府内宅重地,也是内宅中的主宅,朱优美提了只食盒款款而来,宅子门口的守卫倒也没有过分阻拦,朱优美是王府内少数几个得了王爷特许能直接进入的妾室。

    内中一管事见到,快步过来相迎,拱手笑道:“六夫人来了。”看了眼她手上的食盒,知道肯定是为王爷准备的,遂伸手去接。

    朱优美抬手挡了一下,显然是要亲自送到,笑道:“王爷在哪里?”

    管事回道:“在书房。”

    “哦!”朱优美颔首,边走边问道:“就王爷吗?”

    管事道:“大总管也在,小人去通报一声。”

    “不用了!”朱优美步伐一顿,略蹙眉,王爷从牛天王府一回来就闷在了书房,她大概猜到了腾飞在商议什么要事,遂摆手道:“算了,我暂不去打扰了。”刚转身而回,走到植被拐角突顿步后退缩了回来。

    管事愕然,搞的跟做贼一样干嘛?

    朱优美已经低声叮嘱道:“不要告诉其他人我来了。”说罢四处看了看,朝附近的一处小楼走了去。

    管事不知她什么意思,刚满头雾水地从植被拐角处走出,便见环佩叮当光彩照人的三夫人沈宜提着食盒走来,心中亦愣,顿时暗暗苦笑,感情那位刚才看到了这位。

    “三夫人。”管事迎了上去。

    “王爷在哪?”沈宜问了声,同样挡了管事帮忙来提的手,要亲力亲为。

    获知在书房,沈宜直奔而去。

    躲在了阁楼上的朱优美侧身轻开了点窗户缝隙盯着,目睹了沈宜在书房门口候着,管事进去通报。

    管事很快又出来了,不知跟沈宜说了些什么,不过能看出沈宜貌似不想走,最后又见管事再次进了书房,等到管事再出来,沈宜终究是没能进书房,脸色不快地提着食盒回去了,管事跟在后面一脸苦笑,还不时朝阁楼这边瞄上一眼。

    躲在阁楼窗户后面偷窥的朱优美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有些自得,还好自己反应快,如此看来王爷果然是在谋划大事,不想有人打扰。

    她也没走,心里有了想法,就等在了阁楼上。

    这一等,小半天的功夫,连见好几波人来,大夫人、二夫人、四夫人、五夫人,能有资格进这里的一个没少,都来了。看着一个个来,又看着一个个走,一个都没能进入书房,阁楼上的朱优美心情大好,她都能想象到正真思虑大事的腾飞被接连干扰是个什么心情。

    如他所料,书房内的腾飞脸色的确不太好,一个个没完没了,见到别人来了都不愿落后,都想干什么他心知肚明,自己成不了也想淡化一下别人的殷勤而已,他也不排斥竞争,可是没一个知轻重的,连这点眼色都没有,能当腾家的主母吗?

    不快暂时摁下,继续和腾忠商议起了事情细节。

    几番推敲完善后,腾忠不得不提醒道:“王爷,一旦事发,丽妃的性命怕是保不住了。”

    案后起身,腾飞轻轻叹了声道:“牛有德不亲自办这事不就是希望我出来背黑锅吗?这种事情在天宫是瞒不过青主耳目的,这黑锅我不背也要背,总之事情办干净点,不要留下什么直接把柄。”

    “是!”腾忠颔首应下。

    注意力暂时解脱出来的腾飞绕出桌案,忽然咦了声,“六夫人好像没过来凑热闹吧?”

    腾忠:“是!”

    腾飞略默,点了点头。

    然两人一走出书房,便见不远处阁楼下面的门打开了,朱优美提着食盒笑吟吟走来,“王爷忙了大半天,不妨歇息一下,妾身熬了点汤,王爷尝尝吧。”

    腾飞一笑,跟着走向了一旁的亭子里坐下,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的?”

    朱优美一边取出食盒里的温热汤水奉上,一边说道:“早过来了,见王爷在忙,妾身没敢打扰,一直在边上等着,王爷尝尝味道如何。”

    腾忠肃立在旁静默无语,心里嘀咕,这话无疑把那几位给踩了几脚,显得那几位不懂事。

    腾飞果然笑着点了点头,喝着汤水发现温度合适,可见这女人真是花了心思的,尽管他知道这女人的想法和其他几位没什么区别,但行事用心的区别还是高下立判。

    默默喝完汤水放下汤盏,朱优美还要给他盛,腾飞抬手阻止了,说道:“今天开始,你从你院子那边搬到主宅来吧,以后内宅的家事你来主持吧。”

    当啷!汤勺把持不住,掉落碗里,朱优美一手捂住了嘴巴,转过了身去,目光闪了闪,挤出了眼泪,嘤嘤啜泣起来,香肩颤抖。

    腾飞起身过去扶了她肩膀,“怎么了,好好的哭什么?”

    朱优美哽咽摇头道:“妾身心里高兴。”话里倒没掩饰什么。

    但她那苦尽甘来的心酸柔弱模样,令腾飞颇为动容,抓了她的手轻抚,“明白,本王都懂,这些年委屈你了。”

    朱优美摇头道:“王爷有这份心意,妾身就知足了,只是这名不正言不顺地住进主宅,妾身何德何能,怕其他姐姐们不高兴,等王爷大事之后再满足妾身愿望也不迟,妾身等了这么多年,不在乎再多等一些时间,一点委屈不算什么。”

    腾飞立刻回头对腾忠吩咐道:“那就名正言顺公开吧,今日开始,王府已经有了女主人,本王倒要看看谁敢乱嚼舌头!”

    朱优美兴奋的心里在颤抖。

    “是!”腾忠欠身应下,略抬眼瞅了下朱优美,继续保持着沉默,心中却是暗暗感叹,这位从成群的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能进出此地的人之一,如今又要越过前面的那些直接登顶入主这里,从此成为王府的真正女主人,那些败在她手中的今夜怕是要受尽煎熬,估计凭这位的心机也不会再给那些人翻身的机会,只希望这位够聪明不要在这个时间在王府内搞出事来。

    其实他是不赞成在这关键时刻确定王府女主人人选的,只是这种事他不好干预,这事若是敢阻挠的话,那真是把朱优美往死里得罪了。站在朱优美的立场可不会管这个和那个,人家只担心夜长梦多,巴不得能早一天确定下来,甚至不惜借助外力干预,他一旦阻拦,朱优美怕是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除非他以后强行出手摁的朱优美永远无法翻身,不然以后和这位女主人相处会很尴尬,而自己今后真要强力阻止朱优美上位的话,王爷搞不好会误会他已在下一代那边开始站队了……

    “王妃?”徘徊在花园中的苗毅愣了一声,“腾飞不是许诺要等到事后吗?怎么这么快?”

    刚接到滕王府消息前来告知的云知秋笑道:“就说了这女人的手腕子不简单的,腾飞能在这个时候给她正位名分,她没做手脚才怪了。这女人为了自己的利益甚至不惜借助外力介入王府家事,有点没底线,拖着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腾飞能在这个时候稳住她未必是坏事。不管她了,我准备一份厚礼让人送过去吧。”

    苗毅颔首,“你看着办吧!”

    夕景园,有点空虚寂寞苦闷的夏侯承宇游荡在美轮美奂的园景中,身后跟着一群宫女。

    无意中瞅到前面有几名宫女簇拥在一女身边,貌似采了各色鲜花,正在为那女人在发髻上插取匹配。

    夏侯承宇属于那种一看到宫内女人打扮的花枝招展比她更漂亮就不痛快的那种,主动走了过去,看清其人后,心中不快略消几分,“原来是丽妃啊!倒是好雅兴。”

    “娘娘!”丽妃反应过来回头一看,赶紧摘下发髻上的鲜花见礼,笑容满面地跟随在了夏侯承宇的身边。

    后面的娥眉略警惕地盯着丽妃,她已经察觉到了一些不正常,最近这丽妃似乎和天后娘娘走的有些近,有事没事老是能碰上,颇为奉承,倒是让夏侯承宇另眼相看不少。

    依旧是一番奉承之后,丽妃突然到一旁采了朵粉色鲜花,恭请夏侯承宇戴在了头上试试,随后问众人,“这花太配娘娘了,大家觉得好看吗?”

    “好看!好看……”

    边上立马叫好声一片,都说好看,连娥眉也不例外,关键就算不好看也没人敢说不好看,天后娘娘有点小心眼,一句话不对就有可能让她记恨上。

    一片恭维声中,夏侯承宇被逗的眉开眼笑道:“丽妃嘴真甜,本宫可比不得你们这群后宫佳丽的花容月貌。”话虽这样说,可抬手抚了抚云鬓上的鲜花,终究是没舍得摘下来。

    “娘娘这话臣妾就不爱听了,这世上哪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人都各具特色,就看怎么打扮,这打扮其实也有说法,不能乱打扮,一样的打扮未必适合所有的人,需要有针对性的才能发挥出各自的优点来……”丽妃一顿念经。

    夏侯承宇却是听的上心,不时插上一嘴,听她说的有理,有请教的意味,两人也走近了。

    待气氛酝酿的差不多了,丽妃突然低声来了句,“娘娘,有句话臣妾不知当不当说?”

    夏侯承宇听出了她有私话要说,加上现在对她感观不错,遂挥了挥手,让下人离远了点。

    此时丽妃才轻轻问道:“娘娘,如今陛下除了处理一些事情之外,长期呆在离宫算怎么回事?这天宫才是陛下正真的家啊!娘娘为何不劝劝?”(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