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一三五章 血的代价

作者:跃千愁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天下第九一念永恒仙宫三寸人间人皇纪纪元之主凡人修仙传神途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贴耳在他嘴边的苗毅亦凝固不动,能感受到夏侯拓体内的最后一丝强支肉体的法力流逝,手感绵塌了下去,目光缓缓落在握着的夏侯拓的那只手上,塌陷弥漫起粉尘,手上握空了。

    苗毅慢慢起身站起,微微搅动的气流立刻让静躺的夏侯拓腾起飞灰,那飘散摇摆的飞灰让夏侯拓快速失去了人形模样,就像风吹过弱不禁风的粉雕一般。

    苗毅翻手拿出一只储物戒,挥袖施法一卷,飘散如烟的飞灰似旋转烟柱一般,卷入了储物戒内。

    “唉!”看着手中储物戒,苗毅轻叹了一声,弹指抛给了阎修去处理。

    再转身,看到了静静站在后面的云知秋,又是一声叹,“夏侯拓这一生看尽风云,死后也不过如此!”

    看出苗毅情绪不高,云知秋上前握了他的手,问:“他最后说什么了?”

    苗毅默了默道:“语焉不详,说的好像是高冠。”

    “高冠?”云知秋疑惑道:“天庭监察右使高冠吗?”

    苗毅:“能出自他嘴中的高冠应该没别人吧?”

    云知秋问:“他提及高冠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苗毅回头看向那张空荡荡的石榻,他也想知道夏侯拓突然提及高冠是什么意思,然不妨碍做联想,这里正说着白主,夏侯拓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提到高冠,很有可能是指高冠和白主之间有什么关系,难道天庭那边的暗桩就是高冠?夏侯拓来不及把话说清楚就走了,突然冒出高冠的名字有点不明不白的,苗毅只能是做这方面的联想,却不能肯定,万一不是这么个意思自己冒然找到高冠搞不好要弄巧成拙。

    高冠会是那个暗桩吗?苗毅思索着慢慢走出了静室,脑海中梳理着有关高冠的一切。

    慢慢相随在旁的云知秋没有打扰他,注意着他略带凝重神色的侧颜,心中暗暗叹息,妙法寺中的傻小子,风云客栈的小伙计,嬉皮笑脸或热血咆哮的一幕在他身上是再也看不到了,有一种简单的快乐已经离他远去,取而代之的是颇有城府的南军掌令天王。

    说实话,她不喜欢眉眼一动间便能吓倒一片的牛天王,更喜欢那个嬉皮笑脸的傻小子……

    数日后,书房内,苗毅端坐在案后,云知秋端了杯茶放他面前,明眸扫了眼杨庆,出声道:“左督卫那边的人传来消息,左督卫那边他们知道的,的确有些人消失了几千年,再具体的他们也查不清楚,近卫军不许互相打探出了什么任务。光把他们知道的各部不见的人手统计了一下,大概就有两三百万,都是精锐人马,具体的肯定不止这个数目。”

    苗毅端茶品了口,放下茶盏道:“夏侯家那边传来消息,破军身边的副手西门无野也消失了几千年没露面,下面还有一些将领也是如此,时间上和我们断了联系的人能符合上。在那个时间段上消失的都是左督卫的人,右督卫倒是不存在什么这种状况。”

    杨庆沉吟道:“看来还真有可能被夏侯拓说中了,只是目前来看,王爷反复进出荒古死地都没事,也不知是他们没找到机会下手,还是怎么的,亦或是我们的猜测有误。”

    杨召青:“不管怎么样,既然已经预料到了可能有危险,王爷暂时就不能再轻易冒险,先把情况查明了再说。”

    苗毅道:“这个不难,黑炭在荒古那边还是颇有些势力的,荒古邪灵已经被黑炭给打怕了,没人敢不给黑炭面子,这事我回头会让黑炭驱使荒古邪灵把荒古好好查一遍。本王现在想的是,不管青主的人马有没有渗透进荒古,若他真有这打算,咱们该如何应对,真的要开始撕破脸吗?”

    几人陷入了沉默……

    离开王府内宅,杨庆带着沉思慢慢走到了自己宅子附近,刚拐过路口不久,突听到一声不屑,“整天满肚子见不得人的鬼心思。”

    杨庆一愣抬头,不禁露出笑意,还真巧,不是别人,居然撞上了刚从宅子里出来的苏韵。

    边上正是苏韵的宅子,其实这一片都是王府下人或管事住的地方,杨庆也住这一带,离这里并不远。

    杨庆走近笑道:“我哪来什么见不得人的鬼心思?”

    苏韵盯着他面具冷笑一声,“你有脸见人吗?”

    杨庆呵呵道:“想摘就摘,我不躲,反正你摘不摘都这样了。”

    苏韵一听,恨得牙痒痒,一时没忍住火气,突然出手,一把将杨庆脸上的假面给撕了下来。

    杨庆一愣,有点没想到。

    面具一扯到手,苏韵也愣住了,没想到自己居然真这样干了,也实在是这些年被杨庆给欺负苦了,没忍住火。一双美目此时也忍不住盯着杨庆那两鬓斑白且略显清瘦的面容,感觉好像在哪见过,又好像没见过,对方那一双眼睛透着深邃。

    杨庆伸手去拿回自己的面具,苏韵也赶紧递了回去。

    谁想变化就在现在,杨庆抓向面具的手,突然顺势一把抓住了苏韵的手腕一扯,苏韵毫无心理准备的情况下措手不及,直接和杨庆撞了个满怀,已经被杨庆搂入了怀中,温暖厚实的嘴唇直直印在了她的唇上。

    苏韵如遭电击,瞪大了眼睛,猛然挣扎用力推开了杨庆,顺手就是一巴掌狠狠抽了过去。

    她看到杨庆就站在那一动不动,微笑地看着她,她脑中闪过收手的念头,可还是没收。

    杨庆不动不摇,也不躲避。

    啪!一记耳光清脆响亮,狠狠抽在了杨庆的脸上,杨庆没做任何防御,脸被抽的一歪,口鼻直接甩出鲜血来,鲜血甩出好远。

    偏着的脸上出现了一个清晰的巴掌印,口鼻鲜血也在滴滴答答,杨庆慢慢回过头看着她,脸上带着牵强微笑不语。

    苏韵又呆住了,没想到杨庆居然不躲,也不做任何防御,就这样挨了她一巴掌,那滴滴答答在他胸口衣襟上的鲜血鲜红刺眼。

    杨庆上前一步,靠近了她,又伸手去拿她手上的面具,又抓住了她的手腕将她拽入怀中,直接搂在了怀里。

    苏韵也搞不清是怎么回事,挣扎了两下杨庆死活不肯放后,她居然埋头在杨庆怀里闷声哭了起来,哽咽着用力捶打着杨庆,“为什么这样欺负我,为什么就不肯放过我……”尽管在努力控制哭声,可似乎真的哭的很伤心。

    也真的是委屈了,这么多年,从签下那份‘死后同穴’的契约后,杨庆就没放过她,变着法的虐她,原本对自己头脑还挺有信心的苏韵差点被杨庆给弄崩溃了,简直是智商上的彻底碾压,这么多年简直是在以欺负她为乐,搞的她都有点怀疑人生,一见到杨庆就心虚,几乎对自己失去了信心,面对杨庆只剩下个嘴硬而已。

    “对不起,因为喜欢你才那样做!”杨庆在她耳畔轻轻耳语一声。

    苏韵泪水彻底失控,用力捶打他。

    杨庆俯身抄了她的双腿在臂弯,直接将她抱入了她的宅院内……

    榻上,光溜溜侧身蜷缩在榻上的苏韵披头散发,背对着杨庆,眼神有些茫然,她真的茫然了,想想刚才那不堪入目的情形,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稀里糊涂跟他那样了,流着泪跟他那样了,甚至连他究竟是什么人都不知道。

    贴着她后背的杨庆搂着她不语,一只手掌在她身上起伏游走。

    静默了许久之后,窗外天色渐渐暗下,杨庆轻轻一声,“没想到你还是处子之身,我付出了血的代价,你也付出了血的代价,大家扯平了!”

    “无耻!”苏韵呢喃着骂了声。

    杨庆:“还想骂什么?”

    “滚!”苏韵咬唇喝了声。

    杨庆从她身边坐了起来,淡淡来了句,“夏侯拓其实没死。”

    苏韵霍然回头看向他,满眼震惊神色,“怎么回事?”

    “我走了。”杨庆下榻捡起衣服欲做穿戴。

    苏韵牙痒痒道:“把话说清楚!”

    杨庆又随手将衣服一扔,重新倒下搂住了她,“是你不让我走的……”

    荒古死地,一座死气实化成林的山峰上,黑炭在几名邪灵的簇拥下大摇大摆地走进了一座山寨。

    寨子里早有一群邪灵齐聚,一见黑炭进来,男男女女纷纷拱手道:“黑爷!”

    语气里透着热情,又透着恭敬,还有畏惧的意味。

    “呵呵!”黑炭笑着朝众人挥手,直接朝正殿台阶上设置好的一副座位走去,大咧咧地当着众人的面坐下了,一副舍我其谁的样子。

    跟前案上,摆满了一盘盘的灵珠,各色灵珠,黑炭二话不说抓了把直接塞进嘴里,咕嘟干吞了下去,似乎还嫌不过瘾,又直接端起一大盘灵珠昂头直接往嘴里倒。

    下站的一群邪灵看的头皮发麻,都知道这位黑爷不但是吃这东西,而且还吃人呐,不高兴了抓住一个邪灵就撕下胳膊腿什么的往嘴里塞,或直接抱了人就啃。

    连着往嘴里倒进了两大盘各色灵珠,黑炭这才抹了把嘴拍了拍肚子,乐呵呵朝众人笑道:“这次把大家给召集来,有点小事想请大家帮个忙,就是不知大家是否乐意。”

    一旁的山寨寨主立刻大声道:“黑爷这话说的,黑爷有什么吩咐尽管开口,我等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