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越离婚记 > 第24章 根不正

第24章 根不正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总裁爹地,妈咪9块9!暖婚33天

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最快更新穿越离婚记最新章节!

    “咱家跑来个贱女人,说怀孕了,赖在咱家不走。”

    杨玉花来看蛋蛋,说起郑广涛的事情。想想他们离婚还不到一个月时间呢,大肚子女人进家门了,郑广涛果然是面子充足啊。

    “吴蓉蓉?”钟小荷饶有兴趣地问道。

    “是这个名字。”杨玉花说,“整天穿得东露一块西露一块的,哪有个正经姑娘家的样子!”

    果然是她,当时在省城见到她,没看出大肚子啊。钟小荷便又悠然问了一句:“几个月了?”

    “她自己说快两个月了,谁知道真的假的。”杨玉花一副不待见的样子说。要说杨玉花算是个实在人,无非是农村人本分的心思。儿子在外头养女人不是什么光彩事,为此还闹散了好好一个家,结果才离婚没几天呢那女人就找上门了,还怀孕了,这不是在众人面前坐实了儿子养小婆子的丑事了吗?杨玉花心里厌恶,说这话便也没好气。

    看看钟小荷,再看看怀里的孙子,杨玉花莫名就有些心虚气短,跟钟小荷说话时下意识地就想表现出一种“我跟你一国”的姿态来。

    “小荷,我搬来跟你住几天行不行?我呆在家里我烦恶。”

    “您跟蛋蛋爷爷又吵架了是吧?”钟小荷轻笑问道。

    杨玉花撇撇嘴,对钟小荷说:“你不知道,那个野女人仗着怀孕,娇得不行,当自己皇娘娘呢,还跟我挑吃拣菜,我看见她我气得慌。”

    可不是嘛,老公母俩又吵架了,郑怀岭觉着,钟小荷反正离婚走了,吴蓉蓉来了不是挺好吗?找回了被钟小荷踢掉的面子不说,还怀了孕,因此那吴蓉蓉看在郑怀岭眼里就值得重视了。

    可杨玉花却不那么想啊,反倒觉着简直是打她家的脸了,儿子离婚没一个月,怀孕的野女人找上门了,农村人毕竟传统,这不是让人戳她老郑家的脊梁骨吗?——你看你老郑家养的什么好儿子!花心风流陈世美,做得什么腌臜缺德事!怪不得人家前妻抢了孩子抢财产呢!

    这野女人简直就是在全村面前把她老郑家的遮羞布扒光了。其实杨玉花也不是有多维护钟小荷,反正已经离婚了的,她就是觉着这事丢丑。按杨玉花的想法,野女人总该躲一躲风头,缓一阵子转转脸吧?

    郑怀岭觉着得意,杨玉花却觉着丢人,当郑怀岭张罗着给吴蓉蓉做菜弄汤“养胎”的时候,杨玉花发作了,背地里指着郑怀岭的鼻子骂,你这老东西,一把老骨头也轻狂,你倒欢喜孝敬她了啊,你是她孝子啊还是她贤孙?

    郑怀岭也不示弱啊,就反驳杨玉花,说你倒是欢喜蛋蛋妈呢,她还不是照样狠心一脚踢掉你。

    其实整件事关键还在于郑广涛的态度。他离婚的消息传到省城,吴蓉蓉知道了就暗暗窃喜,总算熬到小三上位了,结果郑广涛一直也没回省城,反倒在家里一直停留,吴蓉蓉就心里没底着急了。她跟了郑广涛这许久,郑广涛对原配老婆维护的态度她自然能感觉到,从来也没表态说离婚娶她。

    好不容易钟小荷主动离婚了,吴蓉蓉说不出有多兴奋,可郑广涛久留不回,吴蓉蓉就不免担心起来了,万一郑广涛留恋旧情留恋孩子,想跟原配复婚怎么办?万一郑广涛没打算让她上位,另娶了别人怎么办?

    郑广涛花心,吴蓉蓉当然也知道,不花心还能有她吴蓉蓉的事儿吗?并且郑广涛除了她吴蓉蓉,其他的女人也不是没有,甚至都不用背着她——反正一样货色,都是花钱玩的。

    可吴蓉蓉不甘心啊,郑广涛这男人坏坏的还有钱,吴蓉蓉觉着自己真是爱上他了,只要抓住这男人,她往后就能衣食无忧有钱花。小三无外乎两种,想上位的和想捞钱的,吴蓉蓉是既想上位又想捞钱的。在郑广涛眼里的一场长期*易,换到吴蓉蓉眼里就成了身体加感情的人生投资了。

    哪知道她拿着孕检报告,千里迢迢找上门之后,郑广涛既没表示娶她,也没撵她,就这么不清不楚让她在郑家住下了。郑广涛的心思其实也不难推测,吴蓉蓉既然怀孕了,肚子里总是他的骨肉,他不好硬撵;可就算钟小荷跟他离婚了,就算要再娶,他也不至于娶一个花钱玩弄的女人吧?并且这女人还不守规则给他使坏,间接导致了他离婚被踢,他娶回家心里疙疙瘩瘩的膈应啊!

    吴蓉蓉还是没太弄明白,有些男人就是犯贱的,得不到的最好,越死皮不要脸扒着他,他越觉着廉价不值钱。

    吴蓉蓉悲催了。

    关键是老郑家也悲催了,一家人各怀鬼胎气氛微妙,冷脸窝气的,果然没两天杨玉花跟郑怀岭吵吵起来了。

    “小荷,你看你这里地方多得是,我就搬来陪蛋蛋住几天,行不行?”

    钟小荷笑着摇头,不行,让她躲到这儿来算怎么回事啊?杨玉花那么重视“名分”两个字,家里那个没名没分的野女人她不想伺候,可她这前婆婆住到前媳妇家里,就算名正言顺了?

    开玩笑的嘛。

    “您呐,想蛋蛋就来,路这么近,你家里还一大堆事儿呢,离不开的。”钟小荷只是笑,郑家如今的事情,她可不想沾上一星半点。

    “唉,你说我怎么养了这么个孬种儿子!”杨玉花叹着气抱怨,“你说这弄的什么事,不明不白的,大姑娘厚着脸皮养私生孩子,我看着都别扭。你是不知道,那个小女人心眼可坏了,把咱家荷塘里开的那荷花都给揪下来了,她嫉恨你呢。折一枝荷烂一窝藕,全让她糟践了,我说你揪我的荷花做什么,她说种上睡莲更好看,睡她奶奶的腿儿!”

    “总这样也不是个事儿。”钟小荷说,“蛋蛋爸他干嘛不赶紧结婚算了,反正都这样了,不就是办个喜事的事情吗。”

    杨玉花说:“我问他了,他还烦唧唧地呲吧我,让我别管。我可懒得管他的事,他要是能听我的,哪能走到这一步?蛋蛋妈,我说句心里话啊,我原先还寻思着,过上一年半载,等你气消了,叫广涛好生给你陪陪理,说不准你俩还能团结复婚呢,咱蛋蛋也不至于有妈没爸,这下子我白巴望了。”

    “您就不该有这巴望。”钟小荷笑,“你呀,吴蓉蓉很快再给你生个孙子孙女,让你带孩子,你就没这闲工夫瞎琢磨了。”

    “我呸!拿一张纸来显摆,谁知道她能养出个什么玩意儿!”杨玉花气鼓鼓地说,“根不正秧不正,下贱的女人能养出什么好孩子来?”

    农村里的俗话,根不正秧不正,结个葫芦歪着腚!钟小荷差点笑出来,杨玉花这么骂,到底骂谁呢!从她的话推理,郑广涛这个葫芦又是怎么长歪了的?

    ……既然杨玉花自认三观正确,怪他爹?

    前婆媳俩说着话,蛋蛋小朋友就在那儿围着桌子转圈圈玩,小家伙毫无预见地一抽桌布,桌上东西不多,让这小家伙也把拽开了,钟小荷给杨玉花倒的那杯水正好倒下来,口朝下扣在杨玉花腿上,全泼湿了。

    “你奶奶的头,又捣蛋了。”杨玉花笑骂。

    蛋蛋小朋友正在语言能力飞速发展阶段,人家已经学会说四个字了呢,然后蛋蛋小朋友就学会了这么一句话:

    奶奶的头。

    钟小荷真没琢磨懂这么高明的骂人法子。之后一阵子,她不止一次听到蛋蛋嘴里嘀咕:“奶奶的头,奶奶的头……”

    要命!钟小荷赶紧本着脸告诫蛋蛋:“蛋蛋,不许这么说,听见没?”

    “喔。”小家伙头都没抬答应了一声。

    ******************

    钟小荷坚持不答应杨玉花“小住”,下午时候杨玉花只好离开了她家。临走时气哼哼地说,回去就要跟郑广涛讲清楚,叫他赶紧把那野女人领走,眼不见心不烦。

    傍晚时,臧傲领着他的狗来看李老奶。臧傲每天去采石场干活,傍晚回来都会打从门前经过。早上走的时候大约还是干净的,下午回来,便总是灰头土脸一身脏,有时跟远远李老奶打个招呼就过去了,有时也会停下来坐坐,李老奶老夫妻俩年纪大了,儿子又不在跟前,有什么干不动、做不了的,臧傲也会给伸把手。

    臧傲来的时候,钟小荷正领着蛋蛋在门口纳凉,李老奶在门口点燃了干艾草熏蚊子,散发出一股艾草特有的芳香气息。

    “熏熏蚊子,别给咬小蛋儿。”李老奶笑眯眯逗蛋蛋。蛋蛋对她手里的火柴却产生了兴趣,闹着让李老奶点燃了一根,张着小嘴猛地吹灭,再点一根,再吹灭,自己乐得哈哈直笑,似乎找到了十分好玩的事情。

    钟小荷一看,这不是糟蹋火柴吗,赶紧给了他一根点着的艾草,叫他说:“蛋儿,拿这个去熏蚊子去。”

    蛋蛋拿着艾草原地转了一圈,转得猛了有些晕,自己晃着小脑袋,便看到臧傲领着黑狗来了,蛋蛋的注意力立刻便转到了黑狗身上。钟小荷其实真担心那黑狗身上有跳蚤、寄生虫什么的,但那黑狗很通人性的,她觉着小孩子多接触小动物,也是培养好性格,蛋蛋有时离得近了,跟黑狗接触一下,钟小荷便也不再去管,只在旁边小心看着。

    这一回蛋蛋走近黑狗,伸手摸摸黑狗的耳朵,那黑狗站那儿也没动,蛋蛋小手一使劲,就把狗耳朵揪住了,黑狗一抖狗头,挣脱了蛋蛋的手。

    “蛋蛋,快松手!”钟小荷忙往跟前跑,怕狗烦了吓着孩子。

    “狗!”臧傲同时喝了一声,就见那黑狗看看臧傲,四腿一弯,趴在蛋蛋跟前不动了,蛋蛋干脆蹲下来,拍着狗头玩儿。

    “没事儿,它认得蛋蛋。”臧傲对钟小荷说,“给他玩一会儿好了。”

    钟小荷站在旁边小心看顾着,说:“我怕它身上有跳蚤什么的,蛋蛋皮肤最娇气,一咬一个大包,很多天也不消。”

    “我的狗身上可没有跳蚤。”臧傲不太高兴的样子,似乎钟小荷这话冒犯他了似的,他蹲下来拍拍黑狗说:“它比我干净多了。”

    钟小荷偶尔看臧傲跟李老奶、李老爷子相处,说话做事也挺好的啊,没哪儿不正常不是!只不过他有时对人比较冷罢了,可你现在听听他这话,狗比他干净多了,果然还是不太正常。

    钟小荷笑笑说:“抱歉啊,我不是嫌这狗,我听说村里养的狗,很多都会长跳蚤什么的。”

    “旁人的狗是旁人的,我的狗每天都要在采石场的石塘子里凫水,洗澡比我都勤快,哪能长跳蚤。”臧傲扭头看了一眼钟小荷,又说:“有人养狗是看家,有人养狗当宠物玩儿,我的狗,根本就是我家里一口人,跟我兄弟差不多。”

    钟小荷怎么有一种冒犯了这一人一狗的感觉?她笑笑说:“狗是人类忠实的朋友,你这狗通人性的,你看蛋蛋多喜欢。”

    臧傲没再说话,拍了拍蛋蛋的小屁股说:“蛋蛋,来,叔叔陪你玩,狗狗有活要干。”只见他掏出口袋里的烟盒,把里面剩下的一支烟掏出来点上,便给烟盒里塞了一张钱,那狗一张嘴叼起烟盒,就飞快地跑远了。

    看这狗和臧傲的默契,怪不得他把狗看的这么重要。钟小荷随口问道:“藏大哥,你的狗叫什么名儿?”

    “狗就叫狗,狗不叫狗还能叫什么?”

    呃……这话说的真有道理!钟小荷一下子都没法反驳了。蛋蛋正蹲在臧傲跟前玩儿呢,这时候忽然站起来,笑嘻嘻冲臧傲说了一句:

    “奶奶的头!”

本站推荐: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最强高手在都市权路风云美女总裁爱上小保安:绝世高手鬼医圣手我的冰山美女老婆终极美女保镖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绝世名医

穿越离婚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下文学只为原作者麻辣香橙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麻辣香橙并收藏穿越离婚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