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作者:笨小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安诺拉所说的“办法”,是用外放的黄色实体化精神力把小家伙体内的毒素一点一点地清理出去。

    实体化精神力的外放是有范围的,并会随着修炼者精神力的提升而逐步扩大。安诺拉在与贝洛的战斗中,覆在机甲上的精神力保护膜算是个应激状态时候的潜能小爆发,在这之后,安诺拉的实体化精神力就仅能局限于一米范围以内了。

    不过,对于小茶杯犬这个小小的身体来说,一米的范围也已经足够了。

    安诺拉轻轻地抱着小茶杯犬,把手掌覆在了它的身体上。一缕黄色的丝状精神力从安诺拉的指尖流泻了出来,再钻进了小茶杯犬的体内。安诺拉闭上眼,跟随着这缕精神力查探着小茶杯犬体内的情况。

    小茶杯犬的身体状况比他想象中还严重很多——在抑制药和昏迷剂的双重作用下,体内的各个器官都因负荷严重而迅速地衰竭着;虫族的毒素沉珂在小茶杯犬的筋脉中,近一大半的筋脉被完全地淤堵住了;而小茶杯犬储存精神力的识海更是受损严重,如果不能修复的话,小茶杯犬恐怕以后都不能再用魔法了,还有可能变成一只傻傻的小茶杯犬,就像当初的安诺拉王子一样。

    安诺拉的呼吸一窒,在精神力发生紊乱之前,缓缓地把精神力收了回去。

    安诺拉睁开了双眼,看向小茶杯犬的眼神有点难过。

    他可以把小茶杯犬体内的残留药剂和毒素都清除出去,但小茶杯犬的识海他却无能为力,除非小茶杯犬可以修炼实体化精神力。然而,这种概率实在是太小了,他怎能让一只小动物明白过来“修炼”的含义呢?

    过了一会儿,安诺拉眼里的哀伤渐渐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毫不动摇的决绝。他揉了揉小茶杯犬耳后的毛发,语气坚定地自语道:“即便小家伙你以后都无法恢复魔法力,我也一样能够保护你不受那些人的伤害!”

    毕竟,他有玉佩空间不是么?

    -------------------------------------------

    另一边,贝洛带着浑身的伤痛回到了卡曼帝国的行宫,却被侍者告知狼王的寝殿现在暂时“不适宜进去”。

    在正常情况下,贝洛进入狼王寝殿都是不需要通报的,而需要通报的只会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狼王正在殿里和某个人颠凤。以前,贝洛是在这种情况下进去也不需要通报的,然而,在狼王好几次“好事”被打断后,贝洛的这项“特权”被收回去了。

    “好吧,我知道了。”贝洛温和地对守在门外的侍者说道,内心被血淋淋地撕裂了开来,以一种奇异的角度扭曲着,而他却仍要保持着一种准王后的大度,即便要报复也只能私下进行,因为狼王只喜欢“纯洁”的人。

    不得不说,这个“王后”的位置,既是一种象征,也是一种束缚,但贝洛为了走到这个位置手上沾染了太多的罪恶,他已经没有了回头的路。

    寝殿的门隔音效果很好,贝洛却感觉自己的耳膜传来了门内粗重的喘|息和让人脸红耳赤的吟|哦,这是以前他不经通报走进狼王寝殿中经常看见的场景,仿佛植根在了心底一样,即便看不到,他也没办法假装它不存在。

    贝洛的胸口有点滞闷,摸不清是伤势发作还是心理作用。他朝传话的侍者点点头,状似从容地离开了,如果能够忽略他那深陷卡在掌心中的指甲的话。

    门内,却是另一番情景,完全没有贝洛想象中的那么旖|旎。

    狼王靠在窗栏上,似笑非笑地抚摸着窗边的玫瑰,对匍匐在地上的比里问道:“你的意思是说……你怀上了我的孩子?”

    “是……是的……”比里披着一件浴衣,浴衣下的身体满是吻|痕。刚刚狼王的动作太粗暴,他害怕伤到了腹中的孩子,想也不想就喊出“王……王……小心孩子……”的话来,等到他意识过来的时候,狼王已经停下了动作,目光嘲讽地看着他,就像看着某种蝼蚁一样。

    “你是隐性双性人?”当时,狼王漫不经心地问道,完全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比里心中一沉,发现狼王对孩子根本不上心,但他已经没有退路了,他只想活下去。

    “不是。”比里回道。

    “就我所知……只有蜂族的王族才有可能男性生子吧?”狼王犹若实质的目光穿透了比里的皮囊,仿佛看透了他的本质。

    比里抖了抖,他心下一横,把所有的事情都和盘托出了,包括自己的真实身份和神秘人这件事。他希望狼王能够看在孩子的份上,保护他不受神秘人的伤害。因为他没能完成神秘人交代的任务,雷伊顿的确受创了,却不是因他而受创的,他害怕会遭到神秘人的惩罚。

    比里说完后,狼王沉思了好一会儿。神秘人的这股势力的确让他很介意,毕竟,作为一个帝王,他更倾向于能够掌控全局,而不是任由一个未知的东西在自己看不见的地方发展壮大。

    不过,也不排除这是比里为了得到他的关注而捏造出来的一个虚影,狼王这样想着,审视的目光再度扫向了地上的比里,却发现他因恐惧而止不住地颤抖着。

    真是无趣!狼王顿觉索然无味,不其然地脑海里又浮现出了安诺拉的样子——都是蜂族的王子,为什么就差那么远呢?

    意识到自己在想着哪个人后,狼王的脸色一黑,差点捏碎了手中的玫瑰,只在堪堪用力的时候停住了。

    为什么他总会想起这个人?明明除了一双眼睛以外,他和自己的小玫瑰天差地别!

    比里发觉狼王半晌没有开口说话,微微抬起了头,咬着下唇看了过去,发现狼王的眼神根本没有落在他的身上,而是有点失神地看着手里的玫瑰花。

    比里真是痛恨自己现在的这副相貌,更是恨起了神秘人。如果不是神秘人告诉他这副相貌比他的王族身份有用得多,他又怎么会变成一个连替身都算不上的“黑户”?!

    只会抱怨别人的比里从来都不曾想过“自作自受”这个词的现实含义,更不会想到,神秘人其实并不算是欺骗了他,而是他的愚蠢让他走到了现在的境地。

    “好吧,你怀了我的孩子,我知道了。”狼王回过神来,朝比里懒懒地摆了摆手,示意他可以离开了。

    “王!”比里匍匐地爬到了狼王的身边,抱着他的双腿说道,“救救我……救救我……看在孩子的份上……我不想死……我真的不想死……”

    “呵呵,孩子?”

    “对!对!孩子……王,如果您觉得这个孩子不重要的话,那我只需要一个安全的生活环境,我只要好好地活下去……我可以带着它离您远远的……”

    “前提是,我怎么知道它是我的孩子?”狼王笑容邪恶地问道,“似乎五王子你的‘入幕之宾’不止我一个吧?”

    “这……王,我可以发誓!这一定会是您的孩子!因为……因为我是使用了里尔森药剂才提前具有生育能力的,在使用了它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跟过其他人了……”比里急急地说道,害怕狼王不相信,又加了一句,“如果王您还是不确定,我可以等孩子出生之后再验dna!”

    狼王显然不在意那个孩子究竟是不是他的,他在意的是比里话语里的几个字——里尔森药剂。

    “里尔森药剂?”狼王的语气突然变得森冷了起来,盯着比里说道,“似乎……我们的蜂族五王子还有很多事情瞒着我哪……别告诉我里尔森药剂是你从蜂族王宫里偷出来一直带在身上的!”

    帝王都不愿意自己被别人算计,比里算计怀上了他的一个孩子,已经让狼王很不满意了,而现在,居然还爆出用了里尔森药剂!呵,里尔森药剂是那么容易拿到的吗?它本来就因为其副作用而被列为禁|药了,如果自己没和这个人上|床会怎么样?会暗地里给自己来那么一下吗?!

    这种想法让狼王愤怒了起来。

    看着濒临暴怒的狼王,比里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多么巨大的错误。他急忙把里尔森药剂的真正罪魁祸首推了出去——

    “是贝洛!狼王!是贝洛王妃把里尔森药剂交给我的。他想要我用里尔森药剂来对付雷伊顿,结果我把……把它用在自己的身上了,就想要为您怀一个孩子……”

    “哦?是小洛?”狼王斜瞥了比里一眼,唇角的笑意不达眼底,“你觉得……你诬蔑了小洛,你就有可能上位了么?”

    “我没有诬蔑他!”比里对贝洛的恨意瞬间爆发了,完全不亚于对神秘人的恨意,“他威胁了我!他要我早日完成任务离开您!他根本没有他在您面前所表现的那么纯洁善良!他……”

    “够了!如果你还要继续往小洛身上泼脏水的话,我就吩咐侍从把你扔出去!你,还有你肚里那个不知道算是谁的孽种,都给我滚得远远的!”

    比里被狼王泛着冷意的语气呛得一噎,停顿了一下,双唇微微颤抖着,眼里有着愤怒,也有着惧怕。

    “呵呵……”突然,比里站了起来,笑了,“哈哈哈哈哈……我原以为我已经够愚蠢,没想到狼王你也不例外。泼脏水?我需要泼脏水么?!他的手都不知道沾了多少人的鲜血了!你还不知道你最爱的安诺拉王妃已经死了吧?!就是死在贝洛手里的!”

    “嘭!”一直用像看小丑一样的眼神看着比里的狼王终于失态了,身旁的桌子被他瞬间击成了粉末,他紧紧地盯着比里,一字一顿地说道,“你、再、说、一、遍!安诺拉他到底怎么样了!”

    “死了。”比里停止了疯狂的大笑,回以狼王一个嘲讽的表情,“否则,我又怎么会安心地享用他的外貌?他回来岂不是一切都穿帮了?只可惜你一直都知道我是个冒牌货。我早该想到的,狼王你怎么会一直都没查到安诺拉已经死亡呢?呵呵,恐怕连一整个卡曼帝国的实力都比不上神秘人的势力吧?再告诉你一件事,贝洛也是神秘人的手下……哈哈哈……他也是神秘人的手下,而安诺拉的死亡就是靠神秘人的势力来帮他掩饰的。怎么样?真相就是如此,您……满意了么?”

    狼王狠狠地深吸了几口气,双拳因为胸口过于窒闷而颤抖了起来——其实,他又怎么会没有预感?!如果他真的愚蠢至此,他这个王位早就坐不稳了。但他一直在欺骗着自己,欺骗着自己安诺拉不会有事,甚至想着生要见人死要见尸,所以才一直都没有撤下星际网络上面的悬赏令。

    只是……他没想到……他没想到竟是贝洛杀害了安诺拉!又或者,他有过这样的想法,却被自己生生地压制下去了。

    他爱贝洛,仅仅因为希冀着贝洛还像记忆中那般清纯无暇,如果贝洛的心早就被染黑了呢?狼王的双眼渐渐涌起了红色的血丝——

    染黑就染黑了,但他为什么要杀害安诺拉?!是了,安诺拉在贝洛回来之前,一直都是最受宠的那一个呢……狼王的心突然疼得厉害。

    被贝洛背叛的愤怒和对贝洛真实样子的失望,都不及得知安诺拉被贝洛杀死所带来的愤怒要来得深刻,在这一刻,狼王甚至恨上了贝洛。

    看到了狼王眼里的恨意,比里突然神经质般地笑了出声:“报应!贝洛,这是报应!”

    比里的嘶吼把狼王的理智拉了回来。他眼底的愤怒和恨意渐渐散去,被掩盖在了表面的平静之下,那种平静,像是酝酿着风暴,又像是失去了所在意的一切而变得一片荒芜。他听到自己的声音冰冷地对比里说道:“你想要平安地活下去吗?”

    “我想!我当然想!我做梦都想!”比里咬牙恨恨地说道。

    “很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比里王妃。”狼王淡淡地回道,双眸闪烁着幽深的光芒。

    [重生星际]废材男妃逆袭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