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作者:笨小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玉佩空间里终年不散的皑皑白雾里,勉强可见一只银白色的小小身影正虚弱地俯趴在地上,团成一团,一动不动地,若不是那微微起伏的背部,恐怕会被人看成是死物。

    “吱?”一只胖胖的噜噜猪站在它的旁边,想要伸出爪子戳戳,却被一声低喝给止住了动作:“小猪,别动!”

    “吱吱!”听到这个声音,噜噜猪果断不再研究这个陌生的外来者,转而扑进了来人的怀里,扯着他墨绿色的长发开心地叫唤着。

    来人正是安诺拉,因为他每次都是以灵魂状态进出玉佩空间,而躯壳没有带进来,所以,他在玉佩空间里的样子是和前世一模一样的。

    安诺拉捏了捏噜噜猪圆圆的脸,压低声音交代道:“小声点,小家伙它不舒服,你这样会吵到它的……”

    “吱……”噜噜猪的声音低落了下去,它觉得躺在地上那个家伙实在是太可恶了,分走了主人那么多的注意力。

    安诺拉拍了拍噜噜猪的圆脑袋以作安慰,然后把它放了下来,走到了小茶杯犬的身边,用纤长的五指轻轻地为它梳理着毛发。修炼了实体化的精神力后,安诺拉的灵魂也得到了强化,因此,他可以触碰得到小茶杯犬。

    这也是为什么他的那副躯壳会越来越接近前世样子的原因吧?如果说,安诺拉王子的躯体是一个容器,那安诺拉的灵魂便是往里注入的水流,强大的灵魂在逐步地同化着躯体,使躯体成为更加适宜的容器。

    安诺拉是在为小茶杯犬找寻藏身地点的时候,把小茶杯犬收进了玉佩空间里的,紧接着便发现小茶杯犬的伤势在玉佩空间里竟然得到了抑制!虽然没办法自愈,但至少不再加重了。

    “小家伙,你一定要坚持下去……我会找到治愈你的方法的……”安诺拉低声地说道,眉眼间是挥之不去的疲惫和忧虑。

    就在这时,安诺拉留在躯壳上的一缕意识“听”到了联络器的响动,他皱了皱眉,一个闪身穿出了玉佩空间。

    “喂?你好。”安诺拉按下了接通键。

    “安诺拉吗?快来训练场吧!你再不来老师就要发飙啦!说星际机甲争霸赛就要开始了,而你一次赛前集训都没参加过……快来吧,大家就等你了!”

    安诺拉皱眉看了一眼联络器上的号码,是个陌生号,他不认识。他正为小家伙和雷伊顿的事情心烦着,实在不想去参加那个什么劳什子的赛前训练。不过,听对方的语气还是挺急的,安诺拉也不想得罪太多的学院老师,于是,还是缓了语气说道:“好的,我就过去。”

    “嗯嗯,好,你快过来。我先挂机了。”说完,通讯信号就被对方主动切断了。

    安诺拉叹了一口气,摸了摸锁骨下的那一小片图案,想到小家伙正安全地呆在玉佩空间里,感到心里轻松了不少。

    ---------------------------------------

    来到训练场时,赛前集训已经开始了。看着比斗台上那台并不陌生的机甲,安诺拉的眉头拧了拧,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果不其然——

    “贝洛学长真是太厉害了!你看他操纵机甲的流畅程度,简直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是哪……最重要的是,学长他还不藏私,每一次比斗完之后都会耐心地指出我们不足的地方,还给我们提出很多改进的建议,真是获益良多。”

    “贝洛学长还长得好俊秀……如果我是女的我一定嫁给他!”

    “哧!你就别想了吧,贝洛学长是卡曼帝国的准王后呢……早就是狼王的王妃了。”

    居然真的是贝洛……安诺拉心里一沉,四下里看看,没有发现打电话给他的那个人的踪影,而所谓的“学院的老师”也不在现场。

    安诺拉考虑是不是干脆转身离开算了,他并不怕贝洛,毕竟以贝洛上次表现出来的实力,要真正重伤他还不太容易。但他不想惹麻烦上身,小家伙和雷伊顿的事情就够他心烦的了,没必要再添一个心胸狭窄的贝洛来自找罪受。

    不过,安诺拉没能及时离开,贝洛的声音通过机甲的扬声器传了出来:“安诺拉同学,我知道作为唯一一位一年级的参赛者是一件很光荣也很值得骄傲的事情,但作为你的学长,我还是希望你能够摆正自己的心态,老老实实地接受赛前训练。”

    贝洛的这一番话让不少参赛者都对安诺拉露出了嘲讽的表情,觉得他颇有点不自量力。由于参赛者的实力良莠不齐,这一部分接受训练的参赛者大多数都是低年级、实力一般,想要通过比赛提升自己的,名次倒还在其次,所以,他们面对赛前训练都非常地认真和努力。相比之下,实力低下,参赛名额还很有可能通过“走后门”得到的安诺拉那一次又一次缺席赛前特训的行为就很让人不满了。许多人都觉得他是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才不参加特训的。

    安诺拉没有理会那些人的目光。他抬头朝贝洛看去,虽然隔着厚厚的机甲外壳,安诺拉依然能想象得到贝洛那不怀好意的笑容。

    看来,这个人还真是跟自己扛上了……安诺拉不悦地眯起了双眼,既然如此,那自己干脆和他好好地“切磋”一番得了。

    安诺拉不打算再在贝洛面前隐藏实力了。

    贝洛所操纵的是他自己的专属机甲。安诺拉没有固定的机甲,他绕着场地边缘的公用机甲走了一圈,最后挑选了一架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机甲,坐了进去,熟练地发动机甲后,操纵机甲一个炫丽的登跃,跳到了比斗台上。

    别看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动作,其流畅程度能够直接体现出操纵者对基本功的掌握程度。一些对安诺拉不满的人由这个小细节推断出安诺拉也许并非如传闻中那么没用,开始认真地观看起这场比斗来,当然,也有一部分人因为安诺拉所挑选的机甲而更看不起他,觉得他连每一种机甲的功能都没了解透彻,否则,怎么会选择一架如此普通的机甲来迎战?

    站在比斗台上,安诺拉和贝洛互相鞠了一躬,这是机甲比赛的基本礼仪,代表着比赛第二,友谊第一。

    不过,这也只是远古人类的赛制所保留下来的习惯而已。机甲比赛同时也映射了全星际在对抗虫族这一方面的进步,这些优秀的机甲战士在未来都将成为抵抗虫族的中坚力量,又怎么可能在这种比赛中讲求什么“友谊”?难道要对着虫子来鞠躬表示友好么?所以,每一年,星际机甲争霸赛都充满了血|腥与暴|力,而今年有可能会超越过去。

    安诺拉刚刚完成礼仪动作,便先发制人地操纵机甲朝贝洛冲过去——他没有魔法力,对抗魔法双系的贝洛,只有近身战才有胜算。

    好快!这是贝洛对极速欺身而至的安诺拉所产生的第一印象,安诺拉的这种速度比他第一次快了十倍不止!

    呵,很好!原来第一次比斗的时候,这个人竟然是对自己的实力有所保留吗?贝洛心里不悦地想到,却也同时激起了他把安诺拉狠狠地踩在地上的强烈欲|望——对手实力越强,这样把他踩在地上时的成就感就越大,不是么?

    安诺拉近身战的目的贝洛也大致猜到一些了,他轻蔑地冷笑了一声,迅速地甩出了一条火链,在风系魔法的加成下以更加迅猛的势头往安诺拉的机舱部位劈去——这条火链的温度极高,真被它劈中机舱,安诺拉四周的温度会瞬间达到灼伤皮肤的程度。

    场外观看的学生只觉得一阵热浪从脸畔经过,连那条火链的走向都看不大清楚,只看见了一道红色的残影,但都不同地认为,安诺拉的态度恐怕是得罪贝洛学长了,一出手就是如此厉害的招数。

    不过,在安诺拉的眼中,这条火链的速度却是完全不够看的,它就像被按下了减速键一样,以极慢的动作劈了过来,安诺拉飞快地按动着机甲上的键钮,手速快得成了一道道残影,在他完成了这一系列的操作后,机甲以一个非常难以想象的姿势躲开了贝洛甩过来的火链。

    “嘭!”火链劈了个空,甩到了地面上,把地面溶出了一道黑色的沟壑。

    “嘶——”观战的学生倒吸了一口冷气,突然很庆幸自己没有惹怒过贝洛学长。在为安诺拉操纵出来的高难度动作点了一个赞的同时,也默默地在心里为他后面的战斗同情了一把。

    机甲动作的难度越大,所需要的精神力就越高。知道安诺拉精神力天赋并不高的那些人都觉得安诺拉为了躲避这一击,恐怕早就掏空了他的精神力。

    然而,很快,眼前的事实就告诉他们,安诺拉的精神力恐怕要比他们调查所得知的数据要高得多……甚至比在场的众人都高!

    觉得安诺拉是强弩之末的人还有贝洛,他又接连不断地甩出了各种各样攻击力极强的风系魔法和火系魔法,想要把安诺拉的精神力给拖到枯竭之后,再给他致命一击。

    安诺拉似乎也被贝洛的这一系列魔法给牵制住了,他不再急着欺身前去,而是左跳右闪地躲避着贝洛的攻击,身形摇摇晃晃的,显得有点狼狈。

    安诺拉迟早得败得很惨,这是围观者们的心声。

    安诺拉真的如他们所见的那么狼狈,只能一味地躲避吗?当然不是!事实上,安诺拉在寻找着贝洛的弱点——对于安诺拉来说,持续不断地攻击贝洛所需要消耗的精神力实在过于巨大,所以他必须一击即中!

    找到了!安诺拉眼前一亮,突然提高了机甲的速度和灵活性,以一个十分诡异和刁钻的角度闪避开了贝洛的一个又一个攻击,在贝洛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就来到了贝洛的面前,一套连续的击打动作下去,“轰”地一声,贝洛的机甲被重重地击到了地面上。

    这……安诺拉赢了?!也就十几秒的时间里,比斗突然出现了大逆转,众人连安诺拉的动作都没看清楚,就看到他们心中无比佩服的贝洛学长被安诺拉这个连魔法力都没有的人给掀在了地上。

    场内突然一片寂静,许多人都难以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事实。

    更加难以置信的还有贝洛,他一直都是众人捧在手心里的天之骄子,没想到却被一个魔法废材以一个如此屈辱的姿势给打到了地上!虽然他的机甲没怎么受损,而他的身体也没受到伤害,但他的自尊心就是被严重地伤害到了。

    一串怒火从贝洛的心中升腾了起来,他的内心在叫嚣着:“杀了他!杀了这个叫做‘安诺拉’的人!杀了他,这份屈辱就可以全部还回去了;杀了他,狼王就不会被这些叫做‘安诺拉’的人迷惑心智了!”

    贝洛的思想让他识海中的那团黑雾给翻腾了起来,一个诡异的笑脸浮在了识海中央,而贝洛自己却毫无所觉,他只是越想越有种毁灭一切的冲动,仿佛理智被全部烧毁了一样。突然,贝洛觉得似乎有一股外来的精神力在注入他的身体,他能明显地感到自己的精神力一下子提升了好几个档次。

    “轰!”贝洛操纵机甲又站了起来。他的眼睛变成了诡异的红色,嘴角勾起了一抹阴森森的笑意。他透过屏幕紧紧地盯着安诺拉的机甲,然后突然也像安诺拉一样闪身朝安诺拉攻击过去……

    好快!这次轮到安诺拉震惊了。以他的精神力,他竟然完全看不清贝洛的动作!

    “嘭!”“嘭!”“嘭!”连续三声巨大的碰撞声响后,安诺拉的机舱内部响起了红色的预警信号,机甲已经有多处严重受损了。而且,由于贝洛用上了火系魔法力,安诺拉此刻就觉得自己像是身在了火海之中,灼烧感让他想起了自己被贝洛虐|杀的那一刻,一寸寸皮肤就这样在他的眼中烧成了黑炭。

    “啊——”安诺拉也被激怒了,新仇旧恨一瞬间全部涌上了心头,他开始毫不吝啬精神力地操纵机甲回击过去,做出了一个又一个的惊人高难度动作。

    贝洛的机甲和安诺拉的机甲在场内过了好几十招,安诺拉的机甲硬度毕竟比不上贝洛,外壳很多地方都碎裂了开来,安诺拉机甲的原装武器也全部被贝洛所击碎了,眼看着安诺拉越来越难以支持下去,场外好一部分人的心都高高地悬了起来——

    安诺拉那高超的机甲操纵技术,早就收复了这一部分人的心。这是一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只要有实力,哪怕脾气再奇怪,再特立独行,也会得到别人的尊重。

    安诺拉的确有点支持不下去了,他那不要命的打法飞快地消耗着他的精神力,很快就被掏空了,而他操纵机甲的速度也渐渐地慢了下来。

    不甘心!真的很不甘心!看着贝洛朝他劈过来的火刃,安诺拉的眼里几乎要冒出实质化的怒火——输给谁都没关系,只是要输给这个夺了他的命的人,他一点都不甘心!

    安诺拉唯剩不多的精神力突然之间在体内自发运转了起来,一直困锁着他不让他的精神力提升到第三阶段的黄色锁链“咔哒”地断裂了开来,识海猛地壮大了十倍不止。源源不绝的精神力似乎从外部一刹那间涌进了安诺拉的体内,眨眼间就把识海给填满了,还顺着他的筋脉流转了一遍又一遍……

    “磁——”火刃击打在了安诺拉机甲之前半米的地方,却像碰到了棉花似的,兀然就散去了,没对安诺拉的机甲造成半分的伤害——

    就在安诺拉的精神力实体化突破到了第三阶段的那一瞬间,安诺拉的精神力冲出了他的身体,在机甲半米处形成了一道看不见的防护盾,这种防护盾能够吸收火系元素所蕴含的能量,一下子就把来势汹涌的火刃给打回了原型,变成散乱的火系元素,消散在了空气之中。

    安诺拉知道现在的贝洛已经不足为虑了。他没打算就这样放过贝洛,而是乘胜追击地把贝洛逼到了绝境,最后一拳地砸碎了贝洛的机舱,其冲击力让机舱内部的贝洛受到了不轻的内伤,猛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后,不甘地感受着自己的机甲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这一次,贝洛的机甲受损严重,是真的站不起来了。而安诺拉的机甲也不见得多好,为了给机舱内部的贝洛一个教训,他整个机甲的右臂都碎成了渣滓。

    战斗终于结束了,许多人都意犹未尽地沉浸在了这次精彩的比斗中,这场比斗的激烈程度和一波三折的反转再反转,甚至已经不亚于真正的机甲争霸赛了。

    安诺拉和贝洛都走出了机舱。安诺拉的步伐很稳,而贝洛的身形则有点踉跄。

    看着贝洛的样子,安诺拉的心里升起了一股快意。他勾起唇角,对贝洛说道:“谢谢学长的指导,我真是获益良多。”

    事实上,这句话也并非谎言。如果没有贝洛这种死命的打法,安诺拉直到现在也未必能够升到精神力实体化的第三阶段。

    贝洛没听出安诺拉话语中的“真诚”,他觉得安诺拉这完全是在赤|裸|裸地讽刺他。想起主人让他安排的事情,贝洛那愤恨的表情扭曲了一下,紧接着又露出了一个颇有深意的诡异笑容:“我希望你比赛的时候还能有这种幸运,呵,走着瞧吧。”

    安诺拉懒得继续和贝洛这种人虚与委蛇下去,淡淡地说道:“谢谢学长提醒了。”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把贝洛这个疯子留在了身后。

    回到宿舍后,安诺拉迫不及待地脱离了安诺拉王子的那个躯壳,以灵魂态进入了空间。

    在一片白茫茫的雾海中,小茶杯犬依旧保持着那个姿势,一动不动地俯趴在看不见的地面上,小小的背部微微地起伏着。

    “小家伙……别怕,我想,我已经有能力治好你了……”安诺拉声音有点颤抖地说道,眨了眨有点酸涩的眼睛,低下头,在小茶杯犬毛绒绒的脑门上印下了一个轻吻。

    [重生星际]废材男妃逆袭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