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作者:笨小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伊顿杀死虫王后,虫族的攻击开始变得杂乱无章了起来,星际联盟军的军人们感到一下子就轻松了不少,他们加快速度收割着周围虫族的性命,很快,虫族就被他们杀死了近四分之三,而他们被打乱的队形也渐渐地重新凝聚了起来。

    不过,由于混战还在继续,所以,没有人发现雷伊顿不见了。

    就在他们觉得胜利在望的时候,突然之间从洞顶掉下了几块土片,发现这个异样的人大嚷了一声:“小心一点,洞顶可能会塌!”听到的人迅速地在头顶形成了一个魔法力缓冲带,一边战斗一边注意着头顶的动向。

    又掉落了几块土片,一条尖锐的节肢猛地戳了进来,紧接着是更多的节肢——

    洞顶没有塌,却迎来了好几只巨大的虫王,比刚刚雷伊顿杀死的那只还要巨大!这种虫王明显已经成年,如果没有机甲,对上它们几乎只有一个“死”字。

    “靠!不是说没有完全成年的虫族吗?这几只是怎么冒出来的?!”一个军人咒骂道,一道风刃扫过去,把周围的好几只虫子砍成了两半。

    “等一下!这几只是虫王!”另一个人惊恐地喊道。

    “靠!一个虫穴怎么会有那么多只虫王!它们互相串门开party吗?!”

    听到这句话的好几个人都忍不住勾了勾唇,如果不是生命时刻受到威胁,他们还真的很想捧腹大笑一番。

    这几只虫王的行动很迅速,很快就对中间的众人形成了包抄之势。看着一只只巨大的虫王一步步地挥着钳子朝他们拢过来,众人心底都不免升起了一股绝望的感觉。。

    就在这时,一阵古老而悠扬的音乐突然间在洞穴内回响了起来,音乐仿佛是从四处的小洞中传出来似的,让人找不到它的源头。而在音乐响起的那一刹那,虫王的脚步兀然停了下来,堪堪就在离众人约一米之外的地方。

    “这是……被音乐操控了?”一个军人震惊地喃喃道。

    “是啊~正是被音乐操控了。”一个痞痞的声音自洞穴上方的侧壁上传了过来,众人抬头看去,竟是“失联”了很久的安德尔上校!只见他悠悠扬地从一个洞口里走了下来,身后跟着一小部分和他同时失联的属下,在经过那些虫族和虫王时,它们竟然没对安德尔他们发起攻击,而是很自然地让开了一条道路。

    “这……这是怎么回事?”

    “安德尔上校,请给我们一个解释!”

    “是啊,既然没有出事,为什么不跟我们联络?!”

    安德尔的出场方式,引来了众人的不满,他们都产生了一种被欺骗被背叛的愤恨感。

    “well~well,我知道你们很困惑,不过,我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解释的。现在展示在你们面前的,是本世纪最伟大的成就,属于我们的虫族大军!”安德尔单手一挥,音乐旋律骤然发生变化,那几只虫王一字排开,其他虫族也蜂拥着跑到了它们的身后,迅速地以虫王为首,形成了一个又一个的正方形方块,竟像人类的阅兵仪式一样!

    “假的吧?!”有人难以置信地喃喃道。大家都震惊地看着这一幕,甚至忘了自己身上的伤口正是这些听令于人的虫族所制造出来的。

    安德尔又是单手一挥,虫族的队形变了,变成了以防守为主,攻击为辅的队形……几个队形变换下去,不少人都发现了其中有几个队形正是他们之前对付虫族时遇到的情况。于是,这一切的罪魁祸首浮出了水面,正是他们前来找寻的失踪人士安德尔上校的“杰作”!

    “为什么?!”有人握着拳头质问道,“安德尔上校,您知道您自己在做什么吗?!我们千里迢迢地过来找您,而您就是用这种东西来回报我们的?!”

    “我只是想让你们更直观地体会到虫族大军的威力而已。你看,只要这些虫族为我们所用,我们能够指挥它们发挥出最大的作用,比牺牲我们自己的军人要有力得多了……”

    这一番话引起了众人激烈的讨论,其中有一部分人都认同了安德尔的说法。

    “安德尔上校,能具体给我们讲讲是怎么控制这些虫族的么?仅靠音乐?那我们以前战斗的时候为什么不能用音乐来控制虫族?”

    “当然不可能仅依靠音乐就达到这种效果。这些虫族还在虫卵中时,我们会给它们发育中的大脑植入一种芯片,用这种芯片再辅以一定的声律,我们就可以达到控制这些虫族为我们所用的目的。”

    “也……也就是说,这些虫族都是您培育的?!”

    “准确点来说,是在博塔司令的支持下,由我及一帮亲信共同培育的。”

    “博塔司令是谁?”“雷伊顿司令不会同意的!”这两句话同时地由不同的人喊了出来,他们看向安德尔的眼里都充满了怒火。

    “博塔司令是即将接替雷伊顿司令成为星际联盟军总指挥官的人……至于雷伊顿司令……”安德尔举起手,拍了拍,一只巨大的虫王迅速地走到了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把雷伊顿甩到了虫背上,然后飞快地走到了安德尔的身边,把雷伊顿放了下来。

    雷伊顿软趴趴地滑落到了地上,腹部有一道细长的伤口,衣服上的血液早已凝固了,一片又一片的,看起来触目惊心。

    “你……你杀了雷司令?!”一个军人颤着声音喊了出来,瞪大的双目睚眦欲裂。

    安德尔痞气的笑容微微收了起来,眼神变得异常认真地说道:“我不会伤害你们的任何一个人,我只需要你们意识到一支虫族大军所起到的作用将会有多么巨大而已,再多的辩驳也不够亲身经历过一遍来得印象深刻……诚如你们所说,雷伊顿司令是不会同意我这个建议的,因为他痛恨虫族,而这种痛恨蒙蔽了他的双眼,让他完全看不到虫族背后的价值……”

    “所以……所以你就要背叛雷司令吗?!”一个新兵红着眼眶控诉道——他无法否定安德尔的说法,但雷伊顿是他一直以来最敬佩的人,没有雷伊顿,他的家人早就被虫族给杀死了,他更不可能有机会进入星际联盟军成为捍卫家园的勇士!所以,他不再用“您”来称呼安德尔,他要用自己的行动去表明自己的立场。

    透过这个新兵的表情,安德尔仿佛看到了阿迈和他对立的那一天,眼底稍稍起了几丝波澜,最后又化为了死寂。他盯着那个新兵,一字一顿地说道:“雷伊顿不是神,他也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星际联盟军是属于全星际的,不是属于雷伊顿他一个人的,这并不存在背叛不背叛的问题。我只是选择了一个最有利于我们生存下去的方式而已……

    “如果雷伊顿继续是星际联盟军的总司令,总有一天他会发现我的这个实验并强迫我终止它,这对于我们来说将会是一个巨大的损失……相信我,博塔司令他的能力毫不逊色于雷伊顿,他会带领我们创造另一个辉煌的奇迹!”

    安德尔的这一番话又打动了不少的人,有不少人的立场开始动摇了。

    “那雷司令他怎么样了?”有人不免担忧地问道,雷伊顿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样子让他们觉得雷伊顿像是遭遇了毒手。

    “只是晕过去了而已。况且,你们有好好想过没有?雷司令他带领你们贸然进洞本来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这个虫穴的地形如此错综复杂,而他体内的毒素也没有完全被抑制,如果这些虫族不是被控制了的话,恐怕你们就成为瓮中之鳖,早就全军覆没了!”

    安德尔的这个说法有点夸张,熟知雷伊顿为人的他很清楚,雷伊顿进洞肯定会留有后手,至少能有九成的把握让众人都全身而退。但为了加大他们这一边的筹码,安德尔把后果往严重的方向去说。

    果不其然,更多的人在这个“事实”面前开始保持沉默了,只有少数人还恨意满满地看着安德尔——“司令他带我们进洞是为了营救你们!没想到却救了一头白眼狼!”

    “这是司令的优点,也是他的弱点。”安德尔不为所动地回道,让一些人脊背泛起了一股冷意——他们从没想到,总是笑得痞里痞气的安德尔上校竟是一个如此冷漠的人。

    “好了,你们快赶回舰船去治疗身上的伤口吧。星际联盟军内部就快要大换血了,希望你们在经历了这里的事情以后,知道怎么样做才是对你们最有利的……”安德尔一挥手,虫族刷拉拉地把众人围在了中间,却没有对他们发动攻击——

    与其说他们是赶回去的,不如说他们是被安德尔操控的虫族“押”回去的,这算是安德尔给他们的最后一个通牒。

    在众人陆续离开后,洞穴里只剩下艾伯特、安德尔和躺在地上不省人事的雷伊顿。艾伯特走到了安德尔的身边,目光复杂地看着他说道:“我一直听博塔说雷伊顿的手下有他安插的人,没想到竟然是安德尔上校您……上校,我能明白您对实现自己理想的迫切心情,但博塔并不是好人,您和他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

    “呵,你有资格跟我说这句话么?”

    “我……我是被他威胁的……”艾伯特低下了头,看着地上的雷伊顿说道,“如果……如果不是他把我的爱人抓走了……这次我也不会……”

    “别把理由说得那么冠冕堂皇,背叛就是背叛了,你我都不例外。”安德尔漫不经心地回道,语气依旧像个痞子一样,仿佛背叛就是吃一顿饭。

    艾伯特握了握身侧的拳头。安德尔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别想太多了,我会对博塔司令说出你的功劳,让他放了你的爱人一把的。”

    艾伯特低下了头,怅然地说了一声:“谢谢。”之后不再敢看地上的雷伊顿一眼,匆匆地离开了虫穴。

    安德尔看着他的背影,嘲讽地嗤笑了一声。然后蹲了下来,查看了一番雷伊顿的伤口,皱眉自语道:“怎么那么严重?靠!那个艾伯特是往死里扎啊……”

    安德尔掏了掏,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支抑制药,正是雷伊顿用来抑制体内毒素的药剂。安德尔迅速地把针扎进了雷伊顿的手臂,把药剂推了进去。

    好一会儿后,雷伊顿突然抽搐了起来,全身的青筋暴起,整个人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却还是没能清醒过来,因为艾伯特之前给他注射了一剂强效昏迷剂。

    又过了几分钟之后,雷伊顿的身形开始渐渐地缩小、变形,最后变成了一只小小的茶杯犬状的幼狼——这就是抑制药的副作用,一旦在体内积聚得过多,它就会从抑制药变成刺激剂,不仅不能抑制雷伊顿体内的毒素,反而会激发毒素的扩散。

    安德尔小心翼翼地捧起了幼兽态的雷伊顿,把他放进了一个方形的恒温箱里,里面有着足够量的营养剂。

    就在这时,安德尔的联络器响了起来,他迅速地把恒温箱塞进了背包里。

    “喂?博塔司令吗?”

    “安德尔,任务完成得怎么样?”

    “已经有一大部分人接受我们的说法了,剩下那一小部分人不足为虑。”

    “很好……雷伊顿呢?”

    “一不小心喂虫子了,原本还想把他的尸首带回去让司令您高兴高兴的。”

    “那就算了,我本意也是让他永远地留在这颗行星里……完成之后就赶快回来吧,属于我们的时代就要来临了,我们该好好庆祝一下。”

    “哈哈,就等着司令您的这句话……”安德尔哈哈大笑道,眼里却毫无笑意。

    挂断电话后,安德尔拍了拍手上的背包,吹了个口哨,说道:“司令,我很聪明吧?想到用这种方法把您带回去,不过,剩下的事情就只能靠您自己了,我也不知道注射那么大的剂量还能不能恢复人形……唉,真希望阿迈他不要过于恨我……”最后那一句,安德尔的语气少了几分痞气,多了几分低落。

    [重生星际]废材男妃逆袭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