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作者:笨小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雷伊顿并不是没有听到瑞奇王子的抱怨,也不是毫不关心“小诺”的伤势,而是身体那股熟悉的剧痛感在提醒着他,他又要变形了。雷伊顿不能让太多人发现他会时不时变成幼兽态这件事,只能在匆忙中避开瑞奇王子和“小诺”的视线,寻找一个足够隐秘的地方。

    这次变形耗费的时间似乎特别多,因为雷伊顿动用了精神力在苦苦支撑着。疼痛感在一次又一次地冲刷着他的神经,雷伊顿感到像是有一个无形的手,扼住了他的记忆和理智,不断地往脑外拖拽,大脑渐渐地变得一片空白,所有的行动都是凭着直觉和本能支撑下去的。

    跌跌撞撞地拐进一条偏僻的小巷后,雷伊顿的精神力终于告罄,“嘭”地一声,直挺挺地摔倒在了地上,彻底地失去了意识。

    过了好一会儿后,雷伊顿的身体开始缩小,直至最后缩成了衣服里拱起的一个“小丘”。又过了一会儿,“小丘”开始移动了,它往左挪了一段距离,又往右挪了一段距离,折腾了一番,最后终于摸到了衣服的边缘。一只毛绒绒的小脑袋从衣服里透了出来,它四处瞧了一瞧,“啊呜”地唤了一声,“跐溜”一下跑出小巷,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安诺拉带着满腔的愤怒回到了宿舍。雷伊顿言语里对他的质疑,以及眼神中对比里这个冒牌货的偏袒几乎把他的灵魂都给灼伤!呵,他的第一份友情,也是最重视的一份友情,竟然是如此地不堪一击!

    安诺拉并不知道自己前世与雷伊顿的那些纠葛,他纯粹以为比里是雷伊顿心里的那颗“朱砂痣”,就像贝洛之于狼王一样。只是,雷伊顿这个家伙难道只看脸不看人的吗?安诺拉狠狠地砸了一下床——比里失踪才仅仅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里,从比里换了容貌再到重新出现在x行星,也要一段不短的时间吧?以此推算,雷伊顿认识他的时间也不算太长,甚至很可能比不上认识自己的时间长!

    而雷伊顿居然宁愿相信这么一个处处是破绽的家伙,也不愿相信和他共同作战过的自己……想到此,安诺拉觉得很心凉。

    呵呵,果然,信任是不能随便给出去的吗?安诺拉的眼神变得很冷漠。

    “咳咳……”安诺拉的胸口一窒,喉咙一痒,咳嗽了几声。比里那个主人很强,安诺拉即便做好了充分的防御,也依旧受了不轻的伤,只是没有比里大吐一口血所造成的视觉冲击力强而已,也许,也正因为这样,雷伊顿和瑞奇王子都选择了相信看起来比较“弱势”的那一方吧。

    不过,安诺拉也做不出为了博取同情,特地把自己弄得可怜兮兮就是了——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安诺拉宁愿凭实力让人心服,而那些不堪一击的友谊,他宁愿舍弃也不愿用示弱去换取。

    安诺拉盘腿坐在了床上,闭上双眼,开始用橙色精神力去修复自己的身体。实体化的精神力缓缓地流过他每一处的筋脉,战后,有一些黑色的雾气状东西粘附在了他的皮肤上,似乎试图侵蚀着他的身体,也被他一一拔除了。

    或许这一战再度打开了修炼过程中的某个开关,实体化精神力开始流转得越来越快,越来越快……突然,“嘭”地一声,安诺拉觉得身后好像多了一样什么东西,有一种久违的感觉连在了他尾椎的神经上,他尝试着动了动那里,一条毛绒绒的大尾巴就这样突兀地出现在了安诺拉的面前。

    安诺拉:“……”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一回事?他不是蜂族么?怎么会又长出狐族尾巴来了?

    不过,安诺拉很快就淡定下来了。自从修炼起实体化精神力之后,他身上发生的很多事情就已经超越了现有修炼体系和科学领域所能解释的范畴。他走到了镜子前,摇了摇尾巴,发现它和前世的大尾巴几乎是一模一样。

    安诺拉再度凑近了镜子,微微眯起了双眼,仔细地端详了一番自己现在的样子——果不其然,他的眼睛变得狭长了,眼角还微微挑起,与自己初来时的样子已经有了些微的差别,仿佛在朝着自己前世的模样转变。所幸这些转变是很缓慢的,因此没引起别人的注意。

    安诺拉在最初发现这个问题的时候,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在今晚变出了前世的尾巴后,他已经不能把这一切归于“错觉”了。

    “啊呜——”一个小小的声音打断了安诺拉的思绪,安诺拉闻声看去,发现小茶杯犬正蹲在窗台上,一动不动地盯着他的大尾巴。

    看到小家伙,安诺拉又不免想起了雷伊顿,毕竟小茶杯犬是雷伊顿的宠物。

    “怪不得是个小面瘫,原来因为主人是个大面瘫。”安诺拉自言自语了一声,继而微微一笑,向小茶杯犬招了招手,“小家伙,下来吧。”

    “啊呜~”小茶杯犬从窗台上跳到了床上,对着安诺拉摇了摇尾巴。

    安诺拉走到了床边,把小茶杯犬抱在了怀里,轻轻地抚着它的毛发,说道:“还是你比较好,哪像你那位主人,以貌取人,还是取了个冒牌货,活该他被骗!哼!”安诺拉轻哼了一声,看着小茶杯犬的眼神很是柔和。

    虽然雷伊顿让他很不爽,但安诺拉不会因此而讨厌小茶杯犬,相反,他更加觉得动物比人实诚多了。

    安诺拉最后是抱着小茶杯犬睡着的,身后的尾巴还没有变回去,平搭在他和小茶杯犬身上,屋里一片温馨的气氛。

    小茶杯犬动了动,从安诺拉怀里钻了出来。它伸出小小的舌头,在安诺拉的唇上悄悄地舔了舔,再团成了一团,静静地看着熟睡中的安诺拉很久很久。

    “啊呜——”小茶杯犬终于还是站了起来,最后叫了一声后,跳上了窗台,离开了这个有着让它迷恋的气息的地方。

    深夜,小茶杯犬咬着一小包东西,溜回了雷伊顿的办公室。它走到浴室里,把那一小包东西放了下来,加了点水后,里面粉末状的东西变成一坨一坨来。小茶杯犬严肃地瞪了那些东西好一会儿,最后还是跳了上去,踩了两踩,把四只脚都弄上了那些黑乎乎黏腻腻的泥状物。

    小茶杯犬跳了出来,在地上踩了踩,看到“一步一个脚印”后,“啊呜”了一声,晃着尾巴便溜出了洗手间。

    雷伊顿是有洁癖的,作为他的幼兽态,小茶杯犬也有洁癖。然而,为了“报复”雷伊顿让安诺拉伤心,显然它也豁出去了。它跳到了雷伊顿的座椅上,留下了十几个美丽的“泥花印”之后,又跳到了雷伊顿的书桌上,留下了更多的“泥花印”……

    最后,雷伊顿的办公室也只有那一张床是幸免于难的了,因为洁癖的小茶杯犬还要趴上面睡觉,所以才让那张床躲过了“一劫”。

    小茶杯犬清理完自己后,施施然地从浴室里走了出来。它跳到了床上,居高临下地环视了一眼自己的“杰作”,满意地“啊呜”一声后,蹭了蹭狐狸抱枕,悠悠然地陷入了香甜的梦境之中。

    第二天,变回了人形的雷伊顿疲惫地从床上爬了起来,一眼便看到了他那像打过了战一样的办公室,所有的物品上都布满了大小一致的“泥花印”……

    雷伊顿额角的青筋跳了跳,突然有种把罪魁祸首拎出来暴打一顿的冲动——然而,他也就只能想一想而已,罪魁祸首就是他自己,他能怎么打?!

    于是,雷伊顿度过了人生之中最憋屈的一个早晨,有气却没地方出什么的,实在是人生十大悲剧之一。

    雷伊顿安排清洁机器人彻底地打扫了一遍自己的办公室,然后打了个电话给比里,向他询问伤势。

    “瑞奇王子在昨晚把我送到医院了,阿顿哥哥你能过来看一下我么?我昨晚被那个疯子打得好伤好疼……”比里眼含泪水地说道。

    “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雷伊顿平静地说道,眼底黑沉沉的,让被他看着的比里心里产生了忐忑——他听说安诺拉被护着他的雷伊顿给气走了,怎么现在看起来好像跟瑞奇王子说的不大一样?

    是的,比里没有昨晚与安诺拉对战的记忆,他的灵魂被神秘人给赶到识海深处了。

    比里心虚的表情没有逃过雷伊顿的眼睛,雷伊顿的心底一揪,突然间明白到自己很可能是错怪安诺拉了。

    “我昨晚跟他说,我现在住在你家里,他对我说了很多很难听的话,还说不离开你就要打死我……”比里开始胡编乱造。他觉得,反正在洗手间里没有监控,只要他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以他现在这副模样,一定能得到雷伊顿怜惜的。

    然而,比里所不知道的是,他扮演的这个“角色”,从来就不是一个喜欢示弱的人。他越是用“病美人”的形象去勾引雷伊顿,越是用满口的谎言去欺骗雷伊顿,雷伊顿心里对他产生的嫌隙就会越大,最后,所有的嫌隙凝聚在一起,终究会把雷伊顿对小诺的宽容和愧疚折腾得一丝不剩。

    “嗯,我知道了。那你好好休息吧。”雷伊顿淡淡地说了一句,没等比里反应过来,便掐断了和比里的通讯。

    断掉通讯的雷伊顿用力地捏着联络器,悔意一下子涌上了心头——他真的错怪安诺拉了!他了解安诺拉,知道安诺拉不会为了这种小事出手伤害“小诺”,更何况,安诺拉与他根本不是情人关系。

    事实上,雷伊顿对比里始终是抱有怀疑的,然而,比里顶着小诺的样子在雷伊顿眼前吐血的一幕对雷伊顿造成的冲击实在是过于巨大——他一直发誓着要保护的人,居然再次在他眼皮底下出事了,又怎能让他不惊不怒?!那一瞬间的愤怒,冲走了他该有的理智,让他选择了质问安诺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的,若雷伊顿能够好好地去向安诺拉了解事情的经过,也许安诺拉就不会生那么大的气。然而,偏偏雷伊顿不分青红皂白地就先摆出了自己不信任的态度,以至于让安诺拉寒了心——除了小茶杯犬和小宠以外,雷伊顿算是他最信任人了。

    雷伊顿想了想,打了个电话给安诺拉。然而,安诺拉的联络器响了很久,却无人接听。

    也许安诺拉在虚拟机甲竞技场?雷伊顿心想,看了一眼墙角的游戏仓后,决定进去碰一下运气——他要好好地向安诺拉道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