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作者:笨小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由于遇到了这么一件小插曲,安诺拉报名参加星际机甲争霸赛这件事也只好暂时搁置了。他不可能再去找那位别有用心的老先生,而其他导师也不想把名额浪费在他这个“没有一丝魔法力”的人身上。眼看着报名的截止日期一天天地临近,安诺拉的心也开始变得焦躁起来。再加上小茶杯犬一直不出现,让安诺拉在烦躁之余又多了一抹担忧,心境堪称雪上加霜。

    这几天,雷伊顿发现安诺拉在虚拟机甲竞技场里战斗的时候,老是心不在焉,有好几次都差点酿成大错,不由得皱眉道:“你的警惕心都被虫族吃了吗?怎么这几天这么毛毛躁躁的?所幸这几天你也只是和我对战而已,如果是和虫族呢?你觉得自己的精神力等级太高,想要慷慨地送一些出去吗?!”

    安诺拉知道他这位朋友一严肃起来就会“喷毒液”,但其实内心是为他着想的,因此,也没有生气,而是做出了一个“投降”的姿势回道:“我错了,我的警惕心是被虫子给吃了,我得努力把它从虫族嘴里再挖回来!所以……看到我认错态度那么良好的份上,阿顿你别生气了呗~”说到最后,安诺拉凑了过去,调皮地对雷伊顿眨了眨眼睛。

    雷伊顿的身体猛然一僵,继而无奈地拍了拍安诺拉的脑袋——面对这个和小诺性格及其相似的好友,他往往也说不出什么重话来。

    “对了,阿顿,有没有和你关系比较好的机甲系导师哪?”安诺拉突然问道。

    “我认识几个,都是教过我的。怎么啦?”

    “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小忙。”安诺拉撑着下巴说道。

    “什么小忙?”

    “唉~”安诺拉叹了一口气。“有关星际机甲争霸赛报名的呗……我这段时间都烦恼着这件事呢。我想参赛,但参赛条件之一就是要有某位导师的推荐,但每位导师的推荐名额都是有限的,我没有魔法力,给那些导师投出去的自荐信都石沉大海了,所以……”安诺拉双眼亮晶晶地看向雷伊顿,“我希望你能跟某位导师说说,看看他能不能给个推荐名额给我?”

    雷伊顿抿唇想了一会儿,才说道:“听说这次星际机甲争霸赛的难度和危险度都会有所提高,而导师推荐制也是因此而产生的。我希望阿诺你能慎重考虑一下,别贸然报名。”

    安诺拉拍了拍雷伊顿的肩膀:“行了,我知道你担心我。放心,我的自保能力比你想象中要强很多,实在赢不了的话我也不会逞强。我只是想知道我的机甲操纵水平大概到达了什么位置而已。而且,我一直觉得有竞争有挑战才更容易提升实力。”

    安诺拉握了握拳头,表示自己的决心。

    雷伊顿勾起了一抹几不可察的笑意:“既然如此,那我给一个推荐名额给你吧。”

    “咦?!阿顿你的推荐有用吗?你……你是圣雅学院的导师?!”安诺拉瞪大了眼睛。

    “也许吧。”如果作为新生的教官也能算是“导师”的话,雷伊顿在心里补充了一句,继续说道,“不管怎样,相信我,我的推荐一定有用。”

    “欧耶!阿顿,我真是太爱你了!”安诺拉狂喜之下,一把搂住了雷伊顿的肩膀,“吧唧”地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把雷伊顿彻底给亲成了一块石头——还是一块耳朵尖微微发红的石头。作为一个十几年都没让人近过身的“老处男”一枚,这不带*的一吻可真算是击起了一串又一串的电流,从脸颊上的那一小块地方一直给电得酥麻到了心底。

    然而,想起心中的那个人,雷伊顿又犹如一盆冷水给泼了下来。他目光复杂地看向了站在机甲旁,开心地朝他遥遥招手的某个人,心里为那片刻的“出轨”产生了自责和不安。

    他还爱着小诺么?还是因为阿诺的一言一行都与小诺太相似,而让他产生了移情作用?雷伊顿连自己都不太能确定了。

    “阿顿,如果你要推荐我的话,我得把自己真实情况的资料发送给你吧?”安诺拉看到雷伊顿久久没有过去,又跑了回来问道。

    “嗯,是的。”雷伊顿平静地回道,表情带上了一抹刻意的淡漠。

    不过,兴奋中的安诺拉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他向雷伊顿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继而挑挑眉,说道:“阿顿,不如我们在现实中见一面吧。”

    “在现实中见一面?”

    “是啊,我一直很好奇现实中的阿顿你是长什么样子呢。正好,这次阿顿你帮了我一个大忙,我请你吃饭,顺便把我的资料发给你,怎么样?”

    安诺拉的眼里闪耀着灵动和期待的光芒,不知道为什么,对着这双眼睛,雷伊顿说不出一个“不”字。于是,他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点点头,说了声“好”。

    两人见面的事情就这样定下来了,因为安诺拉白天要上课,所以他们的时间定在了晚上,在一间环境优雅的咖啡屋里。

    不过,在临行之前,雷伊顿却出了个小小的意外——他又被强迫变成幼兽态了!他咬牙忍着剧痛,在心底暗暗骂了一声“该死”,最后没能来得及发一条信息告诉安诺拉另行改期,就一下子缩小变身成了小茶杯犬。

    过了一会儿,雷伊顿散落在地上的衣服动了动,在衣服的边缘上露出了一颗毛绒绒的小脑袋。小茶杯犬的耳朵动了动,“哧溜”一下从办公室大门敞开的门缝里钻了出去。

    另一边,安诺拉提早十分钟到达了他们相约的地点,坐在一个靠窗的位置上向外看去。

    这是一条繁华的商业街,街上人来人往,不远处还有一间叫做“迷夜”的酒吧。安诺拉突然发现自己的娱乐活动真是少得可怜,以前在卡曼帝国王宫里是如此,现在重生了也还是如此,除了上课就是精神力修炼和虚拟竞技场。

    不过,安诺拉转念一想,在没能保证自己的实力能够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放纵自己无疑就是浪费时间自寻死路的行为,况且,实力提升所带来的快感远远要比这些娱乐活动多得多——想到这一点,安诺拉也就释然一笑了。

    距离和阿顿见面的时间已经越来越近了,安诺拉忍不住在脑海里勾勒起这位好友的样子来——首先,一定会是很严肃的,说不定还是个“面瘫脸”,其次,眼神应该会很凌厉,嗯,也许可以叫做“杀气”!脸嘛,应该轮廓分明才相配吧?对了,还应该加上一身军装……

    安诺拉漫无边际地想象着现实中阿顿的样子。然而,当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相约的时间点到了又过了的时候,安诺拉轻松愉悦的心情被另一种焦躁和担忧所代替。他觉得阿顿不是随意放飞机的那种人,不过,他一声不吭地迟到了也是个事实。

    会不会是遇到了什么急事呢?安诺拉皱眉想到,再等等吧。

    于是,半小时过去了,一小时过去了,两小时过去了,三小时过去了……雷伊顿始终没有出现,而安诺拉的耐心也终于告罄。不管怎样,雷伊顿都不应该连一条信息都没发给他就消失得无影无踪,说不生气那一定是假的!

    安诺拉猛地站了起来,用身份卡付了账后,怒气冲冲地走出去了。而一直没注意观察周围的安诺拉并不知道,在角落一个不起眼的座位上,一只小小的茶杯犬静静地蹲坐在那里,看了他整整一个晚上。

    从繁华的街道走到磁悬公交站站牌处,要经过一条比较少人烟的小巷。安诺拉的脚步猛然停顿了一下,暗暗把识海的精神力运作了起来,提高了他的五感——他觉得自己好像被人跟踪了。

    停顿下来的安诺拉原以为那个人也会小心地找寻一个隐秘处,没想到他竟然会大胆地快步跟了上来,听着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在他接近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安诺拉猛然蓄力,转身把腿踢了出去……然而,有人比他动作更快,一阵强烈的雷光和炸鸣声过后,跟踪安诺拉的那个人浑身焦黑地躺倒在了地上。

    安诺拉走上前去,一阵浓烈刺鼻的酒味扑面而来。而躺倒在地上的那个人只是被电麻了而已,他半张着嘴看着安诺拉,流着哈喇子,眼神迷茫地喃喃道:“美人……美人……”

    ——原来只是一个色鬼加酒鬼。安诺拉自嘲地笑了笑,觉得自己真是有点紧张过度了。

    接着,安诺拉找到了一旁救了他的那个“人”——小小茶杯犬坐蹲在地上,面无表情地看着他,银白色的毛发在黑夜里显得特别地显眼。

    “小家伙。”安诺拉轻唤了一声,像是怕吓着它一样,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一声包含了多少的思念。

    小茶杯犬的眼睛闪了闪,突然之间站了起来,飞快地朝后面跑去。安诺拉焦急地唤道“小家伙等等”,拔腿追了上去。

    安诺拉因为有精神力的加成,很快就追上了小茶杯犬。但他也不敢抓它,怕一不小心会伤到小茶杯犬,而且,小家伙那么地骄傲,用“抓”这种方式对待它,安诺拉直觉会让小茶杯犬更生他的气。

    “小家伙对不起……”安诺拉急急地表明了自己的态度,“上次是我错了。那位老师有古怪,我不应该训你的……”

    然而,小茶杯犬似乎并不想听他说话,速度依然没有慢下来。

    安诺拉想了想,咬咬牙,一下子撤掉了腿上的精神力。由于没有精神力的加成,双腿速度跟不上的他由于惯性狠狠地摔倒在了地上,不由得闷哼了一声。

    听到安诺拉摔倒在地上的声音,小茶杯犬终于停了下来,转过了身子。

    “小家伙,对不起……”安诺拉失落而真诚地说道,“原谅我好么?这些天来找不到你,我觉得心里很难过……”

    小茶杯犬静静地看了安诺拉一会儿,最后还是飞快地跑了回来,一下子撞进了安诺拉的怀里,趴着安诺拉温柔的怀抱摇了摇尾巴。

    安诺拉抚了抚它的小脑袋,轻声说道:“对不起,是我错怪你了。以后再遇到这种事情,我都不训你了好不好?别生气了……还有今天,谢谢你,小家伙。”

    小茶杯犬把头在安诺拉的衣服上蹭了蹭,小小地“啊呜——”了一声,像是在诉说着自己有多委屈。

    安诺拉轻笑了一声,揉揉它的小耳朵,说道:“好好,以后都不会让你受委屈了,好么?话说……”安诺拉举起了小茶杯犬,“怎么小家伙你的叫声那么奇怪?啊呜?像狼叫一样……”

    小茶杯犬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安诺拉,一脸无辜地又“啊呜”了一声。安诺拉无奈地又把它给抱回了怀里,揉了揉,说道:“算了,也许你是特殊品种?反正你的毛发也那么特殊,叫声特殊一点也不奇怪。”

    安诺拉就这样与真相擦肩而过了。

    小茶杯犬跟着安诺拉回了宿舍。安诺拉洗漱完毕并躺在床上后,小茶杯犬又蹭到了他的怀里,在他裸|露的皮肤上舔了舔。安诺拉发现这只小家伙真是越来越黏自己了,一点也没有了最初见它时的那股“高冷范儿”,当然,它是仅对着安诺拉会如此而已。

    “晚安。”安诺拉对怀里仰着头看着他的小茶杯犬轻轻说了一声,便关上了灯。

    过了好一会儿,小茶杯犬突然拱啊拱,拱到了他的脸颊旁,继续用眼睛盯着他。

    虽然只是一只小动物的视线,但安诺拉依然被它盯到睡不着,只好开了灯,问道:“小家伙,还有什么事么?”

    小茶杯犬把视线落到了他的嘴唇上,漆黑的眸子一眨不眨,表情肃穆。

    安诺拉摸了摸自己的嘴唇,心想,上面有什么东西吗?

    小茶杯犬又看了一眼安诺拉,发现他还是一脸茫然的样子,决定自给自足,把毛绒绒的脸蛋凑了过去,在安诺拉的嘴唇上蹭了蹭。

    原来小家伙竟然是在讨要“晚安吻”,安诺拉哭笑不得地猜中了小茶杯犬的心思。只好捧起小茶杯犬,一口“吧唧”了下去。小茶杯犬的眼睛亮晶晶的,尾巴摇得更加欢快了。

    安诺拉揉了揉它的脑袋,说道:“好了,睡吧。明天我还要早起上课呢……”说完,又关上了灯,终于是一夜无梦。

    第二天,安诺拉一觉醒来,发现小茶杯犬已经不在了。他也没有感到惊慌失措,因为小茶杯犬经常会这样神出鬼没的。

    想到小茶杯犬那张小面瘫脸,安诺拉又不由得想起了放他飞机的那位“大面瘫”阿顿。

    安诺拉狠狠地咬了咬牙——如果阿顿不给他找一个好理由的话,他一定会在虚拟机甲竞技场里狂揍这个家伙一顿!揍不揍得赢另说,先要出了这口恶气!

    正在这时,雷伊顿迟来的信息终于发过来了,上面写着:阿诺,对不起,昨天晚上遇到了一个意外,我来不及发信息给你了,今天晚上同一时间同一地点可以么?这一顿我请,算是赔罪了。

    安诺拉想了想,什么意外?不过,他也不是刨根问底的人,而且他还是有求于人的那一个,所以,气来得快去得也快,回了一条信息道: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如果阿顿你再敢放我的飞机,我就在虚拟竞技场把你给狂揍一顿!揍得你起不来为止!

    雷伊顿看到这条信息,笑了,他已经可以想象阿诺张牙舞爪活力满满地扬言要狂揍他一顿的样子——“好。”雷伊顿回道,一如既往地简短。然而,联络器另一边的安诺拉和雷伊顿自己都不知道,此时雷伊顿脸上的表情有多宠溺。

    安诺拉曾在心里勾勒过很多次阿顿在现实世界中的样子,却从没想过要把阿顿和他第一印象实在说不上美好的教官联系在一起。于是,当他接收到雷伊顿发过来的“已到”两个字,却左瞧右看都只见到军事集训的教官这一个穿着军装的人坐在咖啡馆里时,他不得不略带犹豫地走了过去,唤了一声:“阿顿?”

    雷伊顿也在心里想象着阿诺在现实中的样子,但想来想去都会想到小时候的那只小狐狸——不是成年后的小诺,而是还在村子里无忧无虑地和他玩闹着的小诺。听到这一声不确定的低唤,雷伊顿迅速抬起了头,撞进了安诺拉那双褐色的眼睛里。

    这一定是阿诺!雷伊顿几乎是瞬间就确定了安诺拉的身份。不是因为他的那声低唤,而是因为安诺拉那双让雷伊顿印象深刻的眼睛……

    另一边,多天都没有等到雷伊顿到来的比里终于坐不住了。他决定主动出击,去星际联盟军的总部找寻雷伊顿。

    然而,星际联盟总指挥中心又怎么会是那么容易就能够进去的?更何况,阿迈接到了雷伊顿的命令要监视比里的一举一动,显然已经怀疑比里的出现有内幕了,更不可能放他进去。因此,想要“给雷伊顿一个惊喜”的比里只好暗恨地咬咬牙,悻悻地离开了。

    离开后的比里越想越不甘心,直接打了个电话给雷伊顿,却被雷伊顿掐断了。

    过了一会儿,雷伊顿发了一条信息过来:小诺,有什么事情么?

    比里回了一条信息过去:我很想你了,我想要见见你,我可以去你办公室么?

    雷伊顿:我现在不在办公室,这样吧,过几天我再回去看看你。

    比里看着雷伊顿发过来的信息,心里越想越不是滋味——过几天?又是过几天!这些话雷伊顿到底说了多少次了!就没有一次是实现了这些承诺的!到底他喜不喜欢这副容貌的拥有者的?!

    比里的心里对此产生了怀疑。不过,转念一想,有这么一个尤物在,即便雷伊顿对这个人没感情,也不会喜欢上其他人了吧?这么一想时,比里也就放心了。但是,这些天的禁欲生活实在让他心痒难耐,他想到了自己以前经常去的一间酒吧,决定去那里找一个人解解寂寞……

    哼!你不是对我爱理不理吗?我就拿你最爱的人的相貌去和别人上床!比里心里产生了一种报复的快感。

    然而,让比里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当他来到那间酒吧门口时,无意中的一瞥,却让他发现了雷伊顿的身影,就在酒吧对面的咖啡馆里。而更让他接受不了的是,雷伊顿的对面竟然坐着他今生最厌恶的人,安、诺、拉!

    安诺拉?!怎么又是他?为什么他老是阴魂不散?普罗也就算了,连司令他也要抢?!

    比里心中兀然腾起了一股怒火和扭曲的嫉妒之火。他眼神阴霾地扫了一眼相貌并不出彩的安诺拉,继而摸了摸自己如今美艳无比的相貌,忽而淡定地一笑——男人嘛,偶尔出去尝尝鲜也是很正常的,他就不相信司令会护着那个平淡无奇的安诺拉而不帮自己。

    这样想着,比里自信满满地朝咖啡馆走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