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作者:笨小医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与小茶杯犬的一夜好眠相比,安诺拉却是整整煎熬了一夜。

    夜半时分,睡得并不安稳的安诺拉从梦中惊醒,像条濒死的游鱼一样从床上翻坐了一起来,伴随着急促的呼吸——他又梦见了自己的死亡……

    有一些东西,并不是想要忘记,就能忘得了的。

    也许,还是受到那女人“狐媚子”三个字所影响了,记忆里的片段总是翻滚着从梦里跳出来,有美好的,也有难过的。然而,在灵魂里留下刻痕最深最痛的,还是被虐那三天三夜的绝望感,这股悲愤点燃了他对力量的渴望,并燃烧到了极致——

    若是他有实力,他便不会陷入这种“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的境地了!安诺拉不甘地握紧了拳头。

    醒来后的安诺拉难以再入睡,他大略考虑了一下,决定用剩下的时间来进行修炼。

    不过,安诺拉并不知道,心神不宁的时候去修炼精神力,算是个大忌!而等到他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四处乱窜的精神力已经快要把他的经脉撑破了。

    安诺拉的境况被身在玉佩空间里的小宠发现了,它“吱吱吱”地叫唤了起来,焦虑地挥舞着它近乎看不见的小爪子。

    感受到锁骨下的图案又开始微微发烫,安诺拉强忍着疼痛,把一丝精神力探了进去,轻声呵斥道:“不许动用身体的能量!”小宠咬着小爪子,弱弱地“吱吱”了两声,乖乖地把身体的能量收了回去。

    “乖~我是为你好。”安诺拉刚说完这句安抚小宠的话,便被另一波更加巨大的疼痛给淹没了神智……

    就在安诺拉备受疼痛折磨的时候,他生活了十年的卡曼帝国王宫里也不平静,气氛分外紧张和凝重——

    深夜,狼王的寝殿大门紧闭着,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细微的哭泣声,断断续续,似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压抑在喉咙里。

    渐渐地,哭泣声加大了,还带上了嘶哑的求饶声,因恐惧和痛苦而颤抖着:“陛下……求您……求求您……我会死的……真的会死的……”

    “啪!”这是巴掌甩在脸上的声音。

    “哭什么哭?!”一个愤怒的男音在这个相对密闭的空间里回荡了起来,“笑!给我笑!你不是最喜欢笑了的么?你不是说能一直呆在我身边就足够了么?安诺拉,我现在已经在你身边了,你为什么不给我笑!”

    “呜呜呜……陛……陛下……我不是安诺拉!我不是安诺拉啊!”另一个人竭斯底里地哭喊着,仿佛希望他的陛下能清醒过来,因此而放过他。他后悔了,真的后悔了,他原以为得到狼王的宠幸就能像安诺拉王妃一样从此享尽荣华,结果,却只听到了死|神的脚步声……

    “你怎么不是安诺拉?!你就是安诺拉!我说你是你就是!”男人似乎被彻底地激怒了,不知他做了什么,另一个人的哭饶声瞬间加大了,却又在拔高几个声调后,渐渐地微弱了下去,直至再无声息。

    这时,围绕着他们的床幔被打开了,一个面容浮肿,浑身青紫,下|半|身凝结着半干半涸血液的男人被抛了出来,随意地被甩到了地上,明显已经气亡。而另一个男人则侧坐在床上,目光阴霾,像一头盛怒中的巨狼,压抑着自己日益狂躁的心情。

    黑暗中,他两眼幽深地盯向了某一个地方——

    在那里,有着一幅画像。画像里的人言笑晏晏,媚态入骨,即使是随意摆出的姿势,也仿佛似蕴含着无限的风情,而那眉眼间欲语还休又专注的目光,又无一不是在告诉着画像前的人,他的柔他的魅,都只为一个人绽放。

    “安诺拉……”男人喑哑地念出了画像中人的名字,空荡荡的屋子里,却无人回应。

    这幅画是安诺拉一时之间心血来潮的自画像,自他消失在卡曼帝国的王宫里后,这幅画便被搬到了狼王萨莱斯的寝殿里,放在了最显眼的地方。

    贝洛曾好几次以为狼王身体健康着想为由,提出在那个地方摆上些花草盆栽,把画移到其他地方,都被狼王找个借口给搪塞掉了。贝洛心里既嫉恨又不甘,却也不敢表现出来,他知道狼王喜欢他哪一点,如果被狼王发现他的那些阴暗面,他会立即被狼王所抛弃……

    他为了能够独占狼王的爱,努力了那么久,怎么可以前功尽弃?!至于安诺拉……哼!一个死人而已,怎么跟他争?!迟早有一天,他要把安诺拉彻底地从狼王心里剔除出去!贝洛狠狠地咬牙想到。

    萨莱斯沉浸在自己的情绪中好一会儿后,慢慢地平复了下来。他按下了响铃,对值班的侍卫说道:“进来,收拾收拾。”接着,看也没看地上的尸|体一眼,便走了出去。

    两名侍卫快步走了进来,对屋内残忍不堪的景象视若无睹,干脆利落地收拾好屋子,把一切归回原样后,抬着已经看不出原样的尸|体走了出去——众人都发现,自安诺拉王妃失踪后,狼王变得一天比一天更加暴戾了。但这是他们效忠的王者,只要他还没丧失理智,做出不利国家的事情,他所做出的一切决定他们都会无条件地服从。

    走出寝殿后,萨莱斯闻到了扑鼻而来的一阵花香,这种花是安诺拉最喜欢的。

    萨莱斯的脑海里自动浮现出了安诺拉折下一簇花枝,放在鼻尖轻嗅的样子——鲜艳的花朵映衬着安诺拉娇嫩的红唇,以及他唇角那一抹似有若无的笑意,让萨莱斯总是忍不住揽着他就吻了下去……

    安诺拉的一切都只能属于自己!即使他逃出了星际,也要把他给抓回来,捆在自己身边!狼王萨莱斯阴狠地想到。

    就在这时,萨莱斯的眼前出现了一抹纤细的身影——

    “安诺拉!”萨莱斯急切地唤了一声。等到那个身影转过身来时,萨莱斯失望地发现,这哪是安诺拉?不过是贝洛而已。

    贝洛假装没有看见萨莱斯眼中的失落,他款款地走了过去,牵起萨莱斯的手,关心地嗔道:“陛下怎么那么晚了还出来?平时陛下日理万机,应该早点休息才对。”

    萨莱斯觉得心里的阴霾消散了不少,他回牵住贝洛,一边走一边说道:“睡不着,出来走走。倒是你,怎么进了宫也没跟我说一声?大半夜的还在这里看花。嗯?”

    “我也是睡不着。最近这些日子都没见陛下您唤我,让我觉得自己很没用,都没办法为陛下分忧。”贝洛微微垂下了头,一副黯然的样子。

    贝洛嘴里的“分忧”是什么意思,萨莱斯自然很清楚。他和贝洛两情相悦,而他也早已和贝洛发生了关系,按理,他应该给贝洛一个名分的,他甚至想过让贝洛成为他的王后。然而,安诺拉的失踪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让他不得不暂时把这一件事延后了。

    先把安诺拉找回来再说吧,萨莱斯想到,在找回安诺拉之前,他都没心思也没精力理会其他事情了。

    可惜贝洛没有读心术,否则,恐怕他会想着把安诺拉复活,再虐一次!

    “陛下?”贝洛发现萨莱斯在走神,又唤了一声。

    萨莱斯回过神来,才想起贝洛还在等他的答案。他揽了揽贝洛的肩膀,说道:“最近心情不好,怕伤了你,所以没把你叫进宫来。”贝洛和安诺拉有六七分相像,他怕自己会忍不住像对待那些奴隶一样对待贝洛。

    ——心情不好,所以找了一堆与安诺拉长得差不多的奴隶在寝殿里颠凤么?!贝洛忿恨地想到。若不是那些奴隶最后都死掉了,他一定会让他们生不如死!

    贝洛低垂着脑袋,萨莱斯以为他这几天对贝洛的忽视让贝洛心里不舒服了,安抚道:“不如这样吧,几个月后,十年一度的星际机甲争霸赛就要在圣雅学院举行了。到时候,我们各个国家的领导人都会偕同家属去观赛,我带上你好不好?”

    “真的么?”贝洛抬起了头,眼里有着难以置信和希冀——一般说来,只有王后才有资格跟随帝国的领导者出席这种大型比赛,既然萨莱斯愿意带他观赛,难道说……

    “当然是真的。”萨莱斯宠溺地抚了抚他奶黄色的短发,“就当我陪你回去看一看母校了。”

    贝洛向萨莱斯露出了一个纯洁的笑容,像不喑世事的孩子般无暇。

    只是,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贝洛这种无垢的笑容,萨莱斯却更怀念安诺拉那魅惑又带着一丝羞涩的样子了。萨莱斯猛地把贝洛扯进了怀里,在把贝洛精致的脸庞扣在胸前的同时,也按捺下了心里一直蠢蠢欲动,却又不敢承认的感情。

    一切,都等找到安诺拉再说吧,萨莱斯逃避地想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