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作者:十月笋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个家伙穿着太宗赠给她的衣服,带着太宗赏给她的红花,骑着太宗赐给她的白马,领着太宗遣与她的长随,此刻正昂头挺胸地从她面前走过。

    唐云华着重看了那家伙的胸一眼。

    尼玛,平的!

    就算是变身也要有点道德好么?她这里明明有稍微鼓一些的!虽然仔细看也不一定看的出来!

    唐云华本想冲过去的,但是身后的和尚追了上来,一把抓住她手臂。对面骑在马上的家伙并没注意到她,只是继续像个游街的状元郎那样大摇大摆地出了焦山寺大门。

    看得出他的心情很不错。

    唐云华的心情可是一点都不好,这并不仅仅是因为自己刚刚被丢出了焦山寺。

    冒死得来的取经人身份,就这样被抢了。

    不过这种事情唐云华也并非全无准备,早在第一次发现那家伙冒充考生的时候,她就已经着手开始调查。一开始倒是没查出什么东西来,但自从三试那日被文华藤往脑子里钻过一次之后,她的思维比以前清晰了许多,也能分析出不少之前根本想不到的东西。

    唐云华先是去调查了那两位被他冒充过的学子的状况。两个人都是认为自己已经被淘汰,忧伤地收拾包袱打算回老家。

    其中一个人对室友男没有任何印象,只是跟唐云华诉苦,考试的时候主考官明明还夸赞了他一番,但不知为何后来突然就说他不行,害得他给淘汰下来了。

    看来应该是用了什么方法更改了那人的记忆呢。

    另外一个则是说,那个姓孙的考生在考试结束后有来找他,并抱怨那家伙很莫名其妙,自己在纸上写字把纸写个窟窿,结果怨到他身上,两人就打了一架。那家伙下手特别狠,狠狠给了他脖子一下,后来就跑了,他后脖颈现在还疼呢!

    唔,狠狠打了后脖颈,一般没打死的话,怎么也得晕一下的。总体来说,这第二个人看起来比第一个人文弱些,但性格却十分倔强,意志力也强,大概是比较难控制,所以需要打晕后来进行记忆修改。

    唐云华隐约记得,四试的时候,她有看到室友男的额角有块淤青,也就是说那家伙还受伤了。之前在清泉寺的时候,他好像也经常是一推就倒,武力并不十分强悍的样子。

    左手心里那本名叫四合魔鉴的书,每次当室友男在附近时都会微微发热,但上面始终没出现过新的字迹。

    唐云华也摸不准这位自称名叫孙悟空的家伙的真实来历。但她决定赌一把。

    赌错了,大不了献上她的命。而若是赌对了,她则有很大的可能夺回自己的取经人身份!

    甩掉身上的破布烂衫,里面的中衣倒还是好好的,只不过塞在袖口里的珠宝都不见了。唐云华跑到城里的一条旧巷子里,从一块黑乎乎的砖石下取出自己之前藏在底下的钱,去买了套裹身的外袍。剩下的则用来雇了七八位打手。

    取经人大典上人太多,不好下手,唐云华便一直守到晚上。皇上拨给她的是长安城里的一处大宅院,里面也有值夜的人,她也不往里混,只在外面守着。打手们纵然不大情愿,也只好跟着守在外面,掏钱的是大爷么。况且唐云华那边之前央求易公公给介绍了

    不过唐云华并未料错。待到半夜的时候,果有一个黑影自墙头翻了出来。说时迟那时候快!唐云华一声令下,配合默契的打手们张起一张大网,将那黑影笼住后,在脑袋上套条麻袋,扛起就跑。他们都是老油条了,知道怎么样能绕过守夜的城卫,将网连同网中人拖到一处黑巷子里,拳打脚踢就是一顿暴揍!临了还在网外面用绳子乌七八糟地绕了一通,把人扔在了巷子里。

    这期间唐云华一直躲在巷口探头探脑,观察那个网中人的动静。对方的身形和动作敏捷度都与室友男相仿,从头到尾一声不吭的表现也从侧面证明了唐云华的推断。

    况且,喜欢大半夜跳墙到处跑的除了采`花贼也只有这家伙了。唐云华跟他一起住了三个月,几乎每天半夜醒来都见不到他影子,也不知道天天跑出去干什么。被暴揍的过程中他除了挣扎外也没什么具体的反抗,最后几乎是瘫在那里不动弹了。

    那些打手们也没有下狠手,打的最多是皮肉伤,目的也是让他动不了。等到众人散开之后,唐云华大着胆子过去掀开麻袋一角,伸手去摸摸那人的衣袍料子,又抽出来看看,确定是皇上赏她的那件。

    这么看来,人应该是没打错的。唐云华又在麻袋上方开了个口子,伸手往那人衣襟里掏,想看看能不能把自己的珠宝找回来。

    结果她手一不小心伸错了地方,摸到那人脸上去了。对方也不示弱,张嘴就咬住了她的手,用力极大,唐云华疼得不行,几甩不开,索性右手也伸进去照着对方下巴来了一拳!她锻炼这么长时间,力道也不小,室友男当时就松了口,并连连咳嗽起来。

    在他咳嗽的当口,唐云华只觉得什么温热的东西被喷出来,撞到了自己手上。她还以为是血或者痰一类的东西,前者还罢了,后者可就有点恶心,不由得急急收回手来,却发现那物竟然是一颗红色的,珍珠大小的圆球状物体,沾在了她手背上。

    掌心内的四合魔鉴骤然剧烈发烫,唐云华只觉得整只手都像是被放在火炉里一般,灼热无比!那珠子被这热度感染,一点一点地融化,往她的左手内渗入。

    麻袋中的室友男似乎感应到了什么,猛地吐出一颗带血的门牙,怒冲冲扑了上来!他的依旧被捆在麻袋和巨网之内,但身体却以一个根本不可能的角度凌空飞起,生生撞向唐云华!

    “你这该死的!”他怒吼道,“把本源珠还给我!”

    这还是唐云华第一次听到他说话,声音嘶哑的很,语调也略怪,不过在说到“还给我”三个字的时候已经开始恢复正常。

    唐云华见他冲过来便下意识地一蹲身,结果室友男没能刹住动作,一下子撞到墙壁上去,然后扑通一声,摔在地上不动了。

    唐云华与打手们面面相觑。

    捅了几下麻袋,确定对方已经晕厥过去后,唐云华大着胆子把人从麻袋里拖出来。对方有着跟她一模一样的面孔,只不过满脸淤青,果然是那变化成她模样的妖物无疑。

    打手们也注意到两人容貌相近,满心狐疑。唐云华解释说这位是她离家出走的弟弟,因为太不听话了,就揍他一顿,省的拎回家去还想跑。打手们拿钱办事,就也不多问,揍完走人。

    唐云华考虑了半天,还是没法把那家伙独自扔在这儿,万一冻死或者是遇到别的什么事,她也是造孽。而且长安城夜晚坊市关闭,找个能住的地方都没有,而且客栈要花钱,唐云华也舍不得。

    最后还是遵从室友君的习惯找了堆稻草把他藏进去了。

    那颗红色的奇怪珠子一直在唐云华手背上呆着,怎么晃荡也不掉下来。唐云华觉得那家伙想拿回去的好像就是这颗珠子,费了不少力气将它取下来,放在了室友男的身上,自己则匆匆往回赶。她没有翻墙的本事,索性大大方方敲门进去。

    院子里的人不知所谓,但也没敢多问,恭恭敬敬地请了她回去,又要烧水给她沐浴更衣。唐云华全部拒绝,自己回到寝房合衣假寐,一夜没睡好,就担心那家伙还会找上来。第二日清晨,她早早地揣好度关文牒,牵了白马,带上干粮,领着两位长随出门了。

    要说这取经人,足足选了好几年了,多说少说也有数十人,但在出行时能让皇上率领文武百官相送至关外的,唯有三年前那位山川堂堂主陈玄奘,那是整个大唐都交口称赞的大德高僧。唐云华却是还没到那等高度,只有几位守卫过来陪同,承诺会护送她出关。

    要说唐云华觉得自己是起得够早了,但没想到有人起得比她更早,天还没亮便扎堆儿地涌在了院门口,却全是一群商人,拼命地给她推销自己的东西。

    往年的取经人,多的时候有七八位,少了也有两三位,唯独今年就唐云华一个,别无分号。并且准备的时间也短,才办完取经人大典就要出行。这些商人没有机会推销东西,只好在这一大早守在门外,等着唐云华出门。

    “云华圣人,您看小的这四海列国图!这可是小的老子的老子的老子传下来的宝贝,当年小的老子的老子的老子喜欢乘船出海,将各个国家和路上所遇之事都绘成了图册,传于子孙后代,独家图册唯有此一本啊!您若是买了小的这四海列国图,西行路上必定畅通无阻啊!”

    “云华圣人,您别听他的,他那破册子每回都拿出来卖,买了他的册子的取经人没一个成功回来的!您要买就买我的罡天北斗图,另赠吉凶卜签一只!若是遇到判不准的路线,只要卜上一卦,吉凶立现!如果你肯付现钱,还能额外赠送您方位骰子一枚,遇到岔路这么一扔……”

    “人说天狗食日,吾有天犬护主!昔日月蚀之时,有那二郎神麾下神犬哮天犬下凡,诞下幼犬遗落人间,天生不凡,乃是妖魔鬼怪的不二克星!如今是宝犬配圣人,哮天犬系列神狗,正是云华圣人居家旅行,出门取经人的好伙伴!”

    “滚开滚开都滚开!”

    见这些商人们把路都堵了个严实,几名守卫出动了,将闲杂人等全部挤到一边,给唐云华腾出路。商人们没法去拽着袖子抱腿求买,只好在侍卫圈外扯着脖子,放大嗓门使劲喊。

    那些东西都被吹得天花乱坠,实际上也没多大效果,唐云华唯一有点兴趣的独有那个什么“哮天犬”。但也不是真信了那狗会是天狗下凡,只不过觉得出门的话,弄条狗探路守夜还是有点作用的。讨价还价一番后,她选了其中一只外表有点凶悍的“哮天犬三十一号”,由长随牵着一同出关。

    如今尚是九月,天气还算暖和。唐云华一行人连续赶了两日路,两名长随不由得有些抱怨。临近傍晚正好行至法门寺,也就在寺内用了素斋。这些和尚已经接待了多名取经人,此刻见到他们,已经不再是敬仰称羡,只隐隐摇头叹息。当晚在寺内住宿,才刚入夜,即能听到远处虎啸狼鸣,又有磷光鬼火点点隐现。

    第二日早上的时候,两名长随俱都不见了踪影。

    唐云华微微摇头,却也没有要去找他们回来的意思,只是自己扛起行李,牵着狗和白马,继续踏上了取经长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