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 伏击

作者:最后的烟屁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天刚麻麻亮,萧震雷就起床了,鉴于公馆门口有清廷的密探监视,他让狗蛋骑着一匹马出去在某个路口等着,自己则洗漱收拾完毕后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接通后他让接线员帮忙接到振华公司。

    振华公司的总机接通后他又让接电话的人转给老鹰,老鹰很快接了电话,“喂?”

    “一旦菜市口发生大规模枪战,城门那边就交给你了!”萧震雷说完就挂了电话,提着一个大背包从密道出了公馆。

    萧震雷把老鹰安排在城门负责接应是有原因的,这是退路,这条退路交给谁他都不放心,根据这几天的情况来看,清廷要杀那些革命党的决心已定,官府也派人在城门口和上海县城厢各地张贴了布告,报纸上都连续几天进行报道,无论怎么样,北菜市口午时问斩的事情已经是板上钉钉,不管鄂那海有什么阴谋,最后人犯是一定要押送到菜市口斩首的,除非陈琪美那帮人在杨家湾突袭得手,那么萧震雷自然没必要再打一仗,顶多也是浪费了一点点感情而已。

    找到狗蛋之后,萧震雷接过马匹就吩咐狗蛋自己回去,他则上马向吴家村与王亚乔等人汇合。

    六点左右,萧震雷骑马到了吴家村,此时已经有村民起来干活了,在村头附近的一片油菜地里钻出来一个人向他招手,他勒马停下一看,原来是马小双。

    马小双从油菜地里窜出来接过缰绳道:“大哥,王大哥他们在油菜地里那边!”

    “好,我这就过去,你把我的马藏好!”

    “知道!”

    萧震雷从路上一个跨步跨过沟渠进入油菜地里。王亚乔站起来打了一个招呼,萧震雷提着背包走过去两人一起并排坐下问道:“情况怎么样?还是没有第一队的消息吗?鄂那海的那支火枪队有没有什么动静?”

    王亚乔从旁边一个兄弟的手里拿过来一个布袋,布袋里装着一袋子包子和馒头递给萧震雷:“先垫垫肚子!”

    萧震雷接过布袋拿出来一个肉包子就啃,对面又有一个兄弟递过来一壶水,他接了水壶灌了两口示意王亚乔说说情况。

    王亚乔道:“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第一队的消息。我们安插在第一队的内线很可能是因为命令的原因被限制了自由,否则我们不可能到现在还没有收到消息,鄂那海的火枪队还在县城北菜市口,他们占据的那些店铺和民房的主人全部被集中在一起看管,而火枪队的人则穿着房子主人的衣服,另外还有一部分火枪队的人上了二楼楼顶。我想他们是想从上到下都控制局面,只要有人劫法场,鄂那海的火枪队就可以从上到下一起开火,在这种情况下,劫法场的人基本上没有可能成功。还会因此全军覆没!”

    萧震雷听了之后一边啃着包子,一边问:“鄂那海呢?他是不是跟他的火枪队在一起?”

    王亚乔也拿出一个包子啃着,“没有,他也不见了!我怀疑他跟第一队在一起,第一队出现他就会出现!”

    萧震雷闻言点点头没说话了,他啃了几个包子喝了几口水之后,将背包打开,拿出一套干练的紧身衣服换上。之后又拿出两支盒子炮,先清理了保养了一番,然后装上两个满弹夹。将两支盒子炮插在腰间,将匕首等战斗武装装备在身上,再问道:“我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在那边,一箱子弹链应该够了吧?”王亚乔说着伸手一指。

    萧震雷顺着他的手指指的方向看过去,用防水塑料雨布盖着的东西静静地躺在那边。一个兄弟顺手掀起防水塑料雨布的一角,露出黑黝黝的钢铁三角支架和黑洞洞的枪口。

    “够了。对了,带来的时候怎么不拆成零件?这么大玩意携带也不方便啊!”萧震雷说着又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螺丝刀之类的工具走向那被盖住的大家伙。

    马克沁重机枪。在这个时代绝对是顶尖大杀器,堪称“陆地杀人王”,它的首次实战是在1893─1894年,南中非洲罗得西亚英*队与当地麦塔比利──苏鲁士人的一次战争中,一支50余人的英国部队仅凭4挺马克沁重机枪打退了5000多麦塔比利人的几十次冲锋,打死了3000多人,随后各国争相仿制,但真正让马克沁重机枪名震天下的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索姆河战役中,德军装备了mg08式马克沁重机枪,一天的工夫就打死60000名英军,成为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死亡人数最多的一次。从那以后,各*队相继装备马克沁重机枪,马克沁由此成为闻名的杀人利器。

    掀开防水塑料雨布,这尊杀人利器才算是露出真容,黝黑的身躯发射出金属的光芒,萧震雷将一个u字型的铁箍兜在支架支撑点枪身上,再将一根带提手的刚棒从铁箍两端的小孔插进去,用螺丝铆紧,在枪身尾部也同样固定这么一个提手,又拿出一根结实的牛皮带两头栓在两个提手上,他提着皮带越过头顶挂在颈肩膀部位,一只手提着前面的提手,另一只手伸到扳机上,如此一来他就可以挎着这个大家伙随意行动了,以他现在的体力和力量挎着这个大家伙一点也不吃力,即便是开枪时有很大的后坐力,凭他的力气完全不受任何的影响,这也是穿越带来的一点点福利。

    “寰宇兄好大的力气!我们已经试过这玩意了,架在地上一个人操作、一个人供弹可以使用,但单独一个人想玩转它可不容易,这样提在手上开火的时候枪口不会乱跳吗?”王亚乔吃惊地问道。

    机枪上没有装子弹,萧震雷提着机枪扣动了扳机,“咔咔咔”地响了几下,萧震雷笑道:“这家伙的后坐力确实不小。一般一个人可能控制不住,但我可以,以我的力气扛着它跑几个时辰都没问题,提着它想打哪儿就打哪儿!”

    王亚乔有些羡慕:“没想到寰宇兄还有这等天赋!”

    这时一骑快马奔驰过来,到了萧震雷等人藏身的油菜地前面的道路上停下。然后钻进油菜地,看见萧震雷和王亚乔就报告:“革命党的人马已经进了杨家湾树林里了,暂时还没有发现清军的押送队伍!”

    “继续探!”王亚乔吩咐道。

    “是!”那兄弟答应一声钻出了油菜地,再次骑马远去。

    ??????

    杨家湾,树林。

    在陈琪美和刘福彪的带领下,一百多穿着统一的青色对襟短装。下身灯笼裤,脚下一双尖头布鞋的大汉们拿着武器走进了通向树林的土路。

    走了约莫五六十米,陈琪美左右看了看,发现早这里两侧树木比较密集,树与数之间还有荆棘、野草。人藏在其中不易被发现,打起来的时候,由于树木比较密集,能够为己方提供掩护,当即止住脚步吩咐道:“就这里吧,刘兄弟,你带一半人埋伏在左边,我带一半人埋伏在右边。等我这边喊开火,你那边才能开火,万万不可擅自开枪。明白吗?”

    “放心吧,陈兄弟,我晓得!”刘福彪答应一声就招呼其中一半人跟着他进了树林左侧,陈琪美则带着剩下的一般人埋伏在右侧,陈琪美先安排了几个兄弟去前方侦查,随后还告诉兄弟们怎么隐藏。开枪的时候要注意哪些事项,就这样忙碌了半个多小时。这一百多人的队伍才算埋伏得像模像样。

    直到过了近两个小时,陈琪美靠在一棵大树后面擦了额头上的汗珠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这时已经是九点半左右了。

    就在这时,一个兄弟从沪西方向快速奔跑过来窜进树林里叫道:“老大,陈老大、刘老大,清兵的押送队来了,估摸着有一百一二十人,被押送的有七十多人,其中约莫四十人有枪!”

    “与我们得到的消息差不多,看来应该没错了,让弟兄们藏好点,招子放亮点,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先开火!”陈琪美点点头说着,用盒子炮的枪口顶了顶自己礼帽,好让自己的凉快一些。

    “是,陈老大!”

    陈琪美又站起来与路对面的刘福彪确定一下,喊道:“刘兄弟,听见了,清兵马上要过来了,让兄弟们打起精神做好准备!”

    对面立即传来刘福彪的喊声:“听见了!”

    过了一刻钟左右,隐隐约约的吆喝声、辱骂声、鞭打声传了陈琪美等人的耳朵里,陈琪美听见后,握着盒子炮枪柄的手握得更紧了,手心、额头、背心里都有一点出汗,其他兄弟们的神情也开始紧张起来。

    渐渐的,嘈杂声越来越近了,一些人影终于出现在陈琪美等人的视线里,走在前面的是一个骑马的清军队官,一手拿着缰绳,一手握着腰刀刀柄,身后跟着四个手持红缨枪、穿着号衣的兵勇在前面开路。

    中间是排成两列纵队、穿着白色犯人衣服的犯人,一共七十多人,这些人每一个的手上、脚踝都戴着铁链铐子,每一列犯人在被一根长长的绳索串着手腕,单独一个犯人想跑都不行,想要跑掉只能砍断绳子,否则只能拉着其他犯人一起跑,可一个人哪来那么大力气?除非所有人一起跑,但总有体力差的拖累其他人。

    在两列犯人的靠近树林的两侧,每隔一米就有一个清兵手持红缨枪看押被围在中间行走的犯人,在整个队伍的后面是一个36人的火枪排。

    陈琪美很清楚,这次伏击最重要的是首先要打垮清军押送队的火枪排,只有把火枪排打垮了才有可能打垮整个押送队伍。

    整个押送队伍走过了一大半,在陈琪美焦急地等待中,走在后面压阵的火枪排终于出现了,陈琪美端着盒子炮对准其中一个背着步枪的清兵开了一枪,“砰”的一声响打破了树林的沉寂。

    “兄弟们,给我打!”

    “砰”、“砰”“砰”??????

    随着陈琪美开了一枪,大喊一声,两侧树林内先后响起了枪声,火药燃烧产生的烟雾在树林内散发开来,一股浓浓的硝烟味儿。

    枪声连绵不绝,遭到埋伏的清兵们立刻乱了套,所有人都趴在地上,除了最开始被一阵乱枪打死的几个倒霉鬼之外,其他人像兔子一样机灵地趴在地上,火枪兵在刚才的一阵突然袭击中损失了七八个人,但好像清兵的指挥官早就预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似得,在最初的一阵慌乱之后,在前面骑马的清军队官立即滚落下马趴在地上向后面大喊:“火枪兵开火还击,开火还击,给本官顶住,其他人看住犯人,有谁敢乱动,一律砍了!”

    “打,给我打,先打火枪兵!”陈琪美一边开枪一边大喊着。

    似乎他的喊声被兄弟们听到了,有枪的兄弟全部向后面那些火枪兵招呼,但经过最初的一轮射击造成了清军火枪兵一些损失之后,清军的火枪兵也很快反应过来,他们有的蹲着向树林里开枪,有的趴在地上开枪,伤亡也少了很多。

    陈琪美看着火枪对火枪这边干起来了,那么拿冷兵器的兄弟们也不能闲着,不能让士气低落,于是扯起嗓子大喊:“弟兄们,拿起刀枪冲出去营救我们的兄弟,杀啊!”

    于是乎,埋伏在树林里的七十个吃大刀长矛的壮汉在刘福彪的带领下从树林内冲出来,他们冲到土路上与清兵混战在起来。

    “杀,杀呀!”

    喊杀声、长矛刺穿人体的“噗嗤”声、惨叫声,哀嚎声纷纷响起,那清军队官看见两侧树林内杀出这么多人,倒也没有慌张,抽出佩刀就带着一些清军与刘福彪等人对砍起来。

    在距离这里向西的方向二三里处,一身官袍的鄂那海骑在一头健壮的战马上,身后跟着十几个背着步枪的士兵,萧震雷等人派人找了他一夜,却没想到他出现在这里。

    听到东面树林里传来隐隐约约的连续不断的枪声,知道那边已经开打了,鄂那海拿起胸前望远镜观察着前方,开口道:“传令,传令第一队从左侧进入树林,第三队从右侧进入树林,快速向中间前进,突袭革命党人的后背!”

    “是,大人!”士兵从腰间抽出一支手枪指向天空开了一枪,只见一道彩色的信号弹冲上天空发出一声爆响,炸开之后现出五光十色光芒,很快消失不见了,但此时两支军队出现在了鄂那海的望远镜中。(未完待续)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