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结仇

作者:最后的烟屁股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杀神永生末日岩帝神道丹尊雪鹰领主寒门状元茅山遗孤明士绝世邪神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徐宝山被萧震雷一番话骂得几欲吐血,正要有所动作,这时他的师弟张仁魁带着保镖走过来刚好听见了萧震雷的话,萧震雷这番话不仅骂了徐宝山,也将张仁魁给骂了,张仁魁还不待徐宝山有所动作,也立即走过来指着萧震雷大怒道:“好小子,好一张伶牙俐齿,当众辱骂朝廷命官,对朝廷不满,我看你小子十有*是革命党!徐老大,咱兄弟纵横天下十数年,什么时候被人这么糟践过?今天忍得下这口恶气,我老张忍不下,来人,给把这乱党拿下!”

    话音落下,当即从他身后走出来几个壮汉拔出腰间腰刀冲向萧震雷,萧震雷面带怒容护着两个美女也不动作,只见一个巨大的身影突然从旁边闪身出来挡在了这几个壮汉面前。

    “嘿,伙计们,你们的对手是我!”奥皮音双手叉腰,用英语对几人戏谑道。

    正要去捉拿萧震雷的几个清廷狗腿子看见突然闪出一个洋人巨汉,顿时脸色一变,全都停了下来,几人还连退了几步看向身后的张仁魁和徐宝山。

    “洋人?”张仁魁脸色一变,不知道从哪儿突然冒出了一个洋人,这个情况让他有些不知所措,不由自主地将目光看向了徐宝山。

    徐宝山也有些目瞪口呆,这怎么半路杀出了一个洋大人?徐宝山和张仁魁两人可是清楚得很,朝廷对洋人畏之如虎,又怕又恨,可有什么办法呢?干不过人家,恨有什么用?只能把这份恨意藏在心里,对洋人摇尾乞怜,唯恐得罪了洋人招来大祸。

    上至皇帝、下到县官没有不怕洋人的,连皇帝、老佛爷都怕洋人,他徐宝山和张仁魁只不过是被招安的流寇头子而已,怎么不怕洋人?尽管怕惹上洋人,可刚才被萧震雷骂得狗血淋头,徐宝山实在咽不下这口恶气,他尽量堆起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向奥皮音拱手道:“这位洋大人,你身后那人是乱党,现在我们要捉拿他,麻烦您走到一边去,免得伤了您就不好了!”

    奥皮音纹丝不动,这让徐宝山和张仁魁两人的脸色更加难看,萧震雷见状绕过奥皮音走到前面大笑道:“哈哈哈,两个蠢猪,这洋人是我是手下,你们想叫他让开?这不是痴人说梦么?哈哈哈,真是比猪还蠢!”

    徐宝山和张仁魁闻言,两人脸色瞬间变得一变潮红,显然是被萧震雷这番话气得血气翻涌,徐宝山不管不顾了,他喝道:“他既然你这个乱党的手下,想来也不是很么好货,在洋人当中也不是很有身份的人!”

    言罢,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把左轮手枪指着萧震雷:“叫你身边这个洋人走开,你和你身后两个女人束手就擒,否则我开枪打死你!”

    “唰”萧震雷也突然从腰间拔出一把左轮手枪对准了徐宝山,冷笑道:“你开枪试试看,咱们俩同时开枪,看谁命不好先中枪!”

    “啊——”谁也没料到徐宝山和萧震雷突然会掏出枪来,这让周围的客人们顿时吓得连连后退,中间也让出了很大一块空地,刚才那几个狗腿子抽出腰刀时没有人害怕,可洋枪就不同了,洋枪的威力大,一颗子弹就能要人命,这些在上海滩混得还不错的名人们怎么会不知道手枪的威力?如果这手枪不小心走了火,伤到了自己怎么办?当然是退得越远越好。

    “住手!”突然一声大喝传了过来,原来是范高头正陪着湖.州帮老头子李徵五和严老九说话,等他得到消息的时候立即和李徵五以及严老九赶了过来,这个大喝声却是严老九发出来的。

    人群让开一条路,范高头、李徵五和严老九等人赶了过来,严老九见徐宝山还用枪指着对面的奥皮音和萧震雷,当即脸色难看道:“徐宝山,你这是干什么?有什么话好说,先把枪放下,这里可是租界,不是在你的地盘上”。

    范高头的脸色此时也是极为难看,虽然他还不清楚这件事情的起因,但这两人在自己的寿辰上当场把枪对峙,显然是没把自己这个主人放在眼里。家里摆酒,无论是办喜事还是办丧事,主人都不希望有人在自家闹事,即便事情最后平息下来,也是被认为极为不吉利的,最好是什么事都没有,宾主尽欢,一旦在这中间闹出什么事情出来,主人都是很没面子的,也难怪范高头的脸色难看至极了。

    他举手高声道:“所有人都安静,不要吵!”

    在场之人闻言顿时都闭了口,看热闹的宾客们也都自觉了闭上了嘴巴,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了,范高头问道:“谁来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要问是怎么回事,当然是只有当事人最清楚不过了,这会儿王亚男立即反应过来,当先就将事情的起因详细说了一遍。

    众人听了都看向徐宝山,心里直嘀咕着这徐宝山胆子也太大了一些,光天化日之下竟敢在范高头的寿辰上调.戏女宾客,说出去他也不怕别人笑话,真正是不要面皮的人啊!

    徐宝山被众人用这样鄙视、耻笑的眼光看着,顿时有些尴尬,也有些恼怒,心急之下立即矢口否认:“简直是一派胡言,本官身为一营管带,什么女人没见过,怎会看上你这等庸脂俗粉?简直可笑之极,你这女娃怎的胡乱污蔑他人,是谁给你这个胆子?是不是这个乱党?”

    “好了!”范高头不能不发话了,虽然他与徐宝山接触不多,但大家好歹都是同一辈份的大佬,互相之间多少有些了解,徐宝山是什么秉性他很清楚,这件事情显然就是如那女娃娃说的一样,是徐宝山见色起意,被打了一巴掌。

    事情闹到这个地步,范高头也不管这件事情谁对谁错了,现在的情况是双方都都在他的寿宴上把了枪,都没有给他这个主人留半分面子,他也就不需要再给别人面子,他冷声道:“老夫不管你们谁是谁非,今天是老夫摆寿酒,你们给面子就来喝一杯,不给面子大可以不来,既然来了就好好的吃酒看,可你们却在老夫的家里动刀动枪,怎么着,你们把这儿当什么地方了?你徐宝山好歹是江湖上成名的大佬,现在虽然投了清廷,也是官儿,怎么就不收收性子,还跟一个姑娘一般见识?好了,都给老夫把枪放下!”

    萧震雷脑筋一转,当即将甩了一个枪花将手枪收了,说道:“好,今天是范老爷子的寿辰,我给范老太爷面子,爷不跟你这个狗贼计较,换了地方、换个日子再让老子看见你这狗贼,老子定要将你大卸八块,老子连东洋人都敢杀,更何况是你这样的狗贼?”

    “你…..!”徐宝山气得如牛喘一般,大怒道:“好好好,你要杀本官,本官就让你先死!”

    言罢就要扣动扳机,范高头眼睛一瞪,突然举手一挥,之间周围十几支枪对准了徐宝山等人,围观的宾客们见状立刻逃散,转眼之间就只剩下三方人马了。

    范高头冷冷道:“徐宝山,你敢开枪试试看?人家小萧都知道今天是我这老头子寿辰,动枪动刀不好,把枪给收起来,你难道连一个小辈都不如?今天你要是敢开枪,我老头子就让你们死在这里!”

    徐宝山愤怒地看着萧震雷等人,又看了看周围用枪指着他和张仁魁的范府枪手们,心里权衡了一下现在的局势,咬了咬牙道:“好,范高头,算你狠,本来今天我一是来给你拜寿的,二是代表朝廷向你传达一句话的,上面有招安你的意思,就看你本人的意愿了,上面给你的条件是封你为苏松道巡防营标统,如果你答应,就率手下人马就接受朝廷改编,改编之后的人马依旧由你统领驻防此地,这可是一个肥差,还请你仔细考虑,过了这个村就没有下一个店了!”

    范高头想了没想就拒绝道:“不必了,麻烦你回去告诉你的顶头上司,就说我老头子年事已高,老了老了不想晚节不保,老夫身是青帮之人、死是青帮鬼!朝廷如果想要对付老头子,就尽管派人来好了!”

    徐宝山盯着范高头看了几眼,狠狠道:“我话已经带到,就不在此多做停留了,咱们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日后江湖上总有再见的一天,告辞!”

    一直将徐宝山、张仁魁等人送到门口,看着他们远去之后,范高头的土地李超五就囔囔道:“呸,我就说这两个老小子这次来没安好心,明着是来祝寿,实则想招安师傅,简直痴心妄想,也不想想师傅怎么会与他们一样!”

    “少他吗废话,走,回去!”范高头瞪了李超五一眼,转身走进了大门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