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7章:韬光养晦1

作者:一路向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张清扬心软了,反握着她的手说:“楠姐,你也别这么说,我相信你能行的,你很适合这份工作,会越干越好的!”

    “不,清扬!”郝楠楠像喝醉了酒似的大叫一声,目光逼视着张清扬说:“我知道你瞧不起我,你一直在躲着我,可是我的心……你是知道的,你一定知道!”郝楠楠的眼神很可怕,像抽风了似的,手指甲仿佛捏进了张清扬的肉里,总之他觉得很疼,心中也很凉。

    “我……知道……”张清扬漠然地回答,“但是我并没有瞧不起你,你误会我了,我……我只是不想造成风言风语!”

    “清扬!”郝楠楠又大叫一声,两片红唇都在颤抖着:“清扬,你替我想过没有,我……我这辈子完了,我还没有恋爱过,我还没有爱上过谁,你那么冷冷地对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我……对不起,我……我不知道说什么……”张清扬没想到她会如此激动。

    “清扬,你知道我爱你爱得发狂的时候有多寂莫吗?”

    “我……”就在张清扬大脑有些乱的时候,郝楠楠勇敢地扑了上来。

    就在两人水深火熱的时候,张清扬怀中的手机发出尖锐的声音,打乱了两人的意乱情迷。张清扬心中稍安,看来多亏自己提前做好安排,要不然今天晚上还真没法离开。不是他对郝楠楠不动情,也不是因为她不光彩的过去,而是他担心被她利用,这个女人心机实在是太深,张清扬还真有些怕她。既使真的喜欢她,要把她收入宫中,那也要通过长时间的观察,毕竟她与梅子婷、刘梦婷等人不同。

    电话自然是刘梦婷打来的,张清扬提前安排她今晚给自己打电话。他收好电话后对郝楠楠苦笑道:“我有事,要离开了。”

    郝楠楠不依不饶地搂着他的脖子说:“就借给我一个小时也不行吗?”说完,又要强行索吻。张清扬推开她的脸,搂着她的肩膀说:“是我女朋友打来的……”

    郝楠楠的脸立刻就变冷了,双眼无助地盯着张清扬看,欲说还休的样子。张清扬长叹一声,接着说:“别怪我。”

    “你走吧,我明白。”郝楠楠松开了手。

    张清扬了临离开前,又回头说:“楠姐,无论我在哪里,也不会忘了你。”

    郝楠楠的眼神又是一亮,她听懂了张清扬深层的意思,她需要的只有时间…“婷婷,你这个电话打的太急时了!”张清扬在回家的路上,给刘梦婷打电话。

    “清扬,你没失去贞操吧?哈哈……”刘梦婷没心没肺地笑着。

    “死丫头,你再胡说八道,看我下次看到你时如何收拾你!”

    “哼,你要感谢我才对呢!好了,你安全了就好,我不说了。”

    “好,你早些睡吧。”张清扬就要挂手机了。

    “喂,清扬你先别挂,我还有一句话没说完……那个郝县长其实长得挺漂亮的,要不然你就……哈哈……”刘梦婷大笑着挂上了电话。

    张清扬捏着手机一阵摇头,刘梦婷现在对自己是越来越有信心了,而且有什么说什么,这让他很欣慰。

    坐在车里的张清扬远远就看到自己家里好像有灯光,他隐隐预感到了什么,心里有些发愁。下车后打開房门,果然看见陈雅孤单地坐在沙发上,双眼盯着电视看,她见到张清扬回来了也无动于衷。张清扬挂好外衣后就走过来,陪着她坐下了,打着招呼说:“你什么时候来的?”

    “下午。”陈雅仍然盯着电视。

    张清扬也向电视投去目光,发现电视上演的是部美国碟战电影,就笑着说:“原来你也喜欢看美国大片。”

    “不喜欢看,没意思才看。”陈雅淡淡地说,有些无聊地撅起了嘴巴。

    张清扬这时候才想起来人家等自己了一个下午,所以不好意思地说:“以后来了,我不在你就打我电话,我回来陪你。”

    陈雅手捂着小肚子,颦眉撅嘴地说:“你在上班,让你回来不好。”语声淡淡柔柔的。

    张清扬更加内疚了,眼看着时钟指上九点,让她一个人坐在这里等这么久,他有些同情她了,便说:“没关系,我是县长呢,呵呵,要知道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就要回来陪你。”

    陈雅的表情不为所动,却点头道:“好吧。”

    “这才对了嘛,呵呵……”张清扬笑得很开心,他正在试着接受面前的清丽少女,因为事实以定,这辈子将要与她永远生活在一起了。

    “你喝酒了,不好。”陈雅皱着眉头说。

    张清扬有些小郁闷,心说好像在她的心中除了好事就是不好的事情,不过他还是说:“以后我会注意的。”

    “很好。”陈雅的手还捂着她的小肚子。

    张清扬自觉身上的酒味有些大,所以起身道:“你坐会儿吧,我怕身上酒味熏到你,我去洗个澡,一会儿我们再聊。”

    “嗯,去吧。”陈雅的脸上似有笑意,可却如水中的涟漪一样渐渐消失。

    张清扬扭头望着她那似有似无的笑容,心中畅快无比,美女的笑也是这么令人记忆深刻,想来一定是刚才说怕酒味熏到她,所以她心里才高兴的。

    张清扬洗完澡出来后,一边擦着头发一边看着陈雅还是那样的姿势坐在沙发上,不禁感觉好笑。坐下后问道:“你过来找我,有事吧?”

    “妈说,让我元旦和你一起回京城。”

    张清扬点头道:“我知道了,你是说今晚要住在这里?”

    “嗯,可以。”

    张清扬这才发现她的手一直摸着小肚子,就说:“肚子疼吗?”

    陈雅没有说话,摇了摇头。

    “怎么不开心了?”张清扬担心地问道,凭他对陈雅的了解,她是不会轻易就生病的。

    陈雅的一句话差点令张清扬载倒,只听她说:“饿的。”

    “你没吃饭?”

    “嗯,一直没吃。”

    “那你怎么不早点说,我好给你弄点吃的呀!”

    “我以为你会问我的。”

    “我……”张清扬一阵无语,又是气又是好笑。

    半个小时以后,张清扬把亲自下厨炒的两个菜端上了饭桌,当望着陈雅大口吃饭的时候,他真有些哭笑不得。他起身为她泡了杯茶,茶叶还是她上次留下的那种。

    “以后饿了就说,我……我有时候很粗心。”张清扬惭愧地说。

    “我想学做菜,你会教我吗?”也许是担心总这么饿着,所以陈雅想要靠自己了。

    “好啊,我有空就教教你。”

    “谢谢你。”陈雅不合时宜地表示着礼貌。

    张清扬一阵挠头,苦笑着说:“我是你男朋友,不用说谢谢。”

    陈雅点头不说话,一会儿就吃好了,把筷子一放,说:“我吃好了。”

    “饱了吗?”

    “嗯。”

    “对不起,今天是我大意了,忘记问你吃没吃饭了,是我不好。”一想到让人家饿了一下午,张清扬更加内疚了,主动低下了头。

    “你还可以……”陈雅瞥了他一眼说道。

    张清扬一阵心热,真没想到她也会对自己说出较中庸的评语。他认真地看着她靓丽的脸,突然觉得眼前的少女越来越可爱了。

    京郊某处,峰峦叠嶂,远远望去破旧的城墙盘旋曲折,延山而上,这正是有名的“野长城”。这些曾经是长城的旧址,但因没有被人工修缮,早已经破败了,可它的古色古香以及周围的青山绿树也吸引了不少游人。在苍松翠柏中,隐隐可见一处红砖青瓦的别墅群,任谁都知道这里非等闲之地,果不其然,当游客们好奇地走近时,在小路口就会被荷枪实弹的武警拦下,这让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这片别墅群所代表的是什么。原来这片别墅群就是最高决策层直属重要干部的休养所。

    张清扬与陈雅就坐在陈新刚面前,已经交谈近半个小时了。别墅群从外面看起来简朴无华,可别墅内红毯铺地,紫幕环墙,客厅正中央是一幅巨型山水画,画的内容是祖国内的万里河山,乃出自名人之手。由于门口站着两位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所以自然就有一种大气庄严的气氛扑面而来。陈雅静静地喝茶,一句话也不说,在父亲面前,陈雅的表现就有些耐人寻味了,张清扬总觉得陈雅好像有些害怕她的父亲。

    张清扬与陈新刚交谈甚欢,谈军队,谈国家,谈政治……陈新刚声音有力而威严,话语中处处流露出聪慧,外界都在传言陈新刚将来会成为军队中名义上的二号实际上的一号人物。而现在刘、陈两家结亲,陈新刚将在军中得到刘家的大力支持,此传言就有很多是真实的成份了。

    张清扬与陈雅一同来的京城,当这二位共同出现在陈家的时候,无人不称奇,大家都觉得他们才是天生的一对。陈新刚工作很忙,只好在这里接待了张清扬。与他坐在一起,就有一种随之而来的压抑感。他与张清扬谈话的时候,眼睛不停地在陈雅的身上扫来扫去,点头微笑道:“清扬啊,小雅认识你以后,她变了很多。”

    张清扬一阵纳闷,心说自己一共也没和她见过几面,这就让她的性格改变了吗?真是可笑至极,他可没发现陈雅有什么变化。可还是扭头望着陈雅笑,陈雅如玉脂一般的皮肤有些泛红,略显羞涩。张清扬心中就是一跳,还以为她是冷血动物呢,真没想到她也有红脸的时候。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