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作者:幽己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助理听从丁总的吩咐,把先前偷拍者发给他的几张照片都拿给丁宓之看。已经刊登见报的那两张照片助理没放入其中。

    看到照片后,素来杀伐决断的丁宓之先生遭遇了前所未有的选择恐惧症。他认为每一张照片都很漂亮。

    实在不知道选哪个了,他只好抬头看了看等候在旁边的助理,问他:“你觉得哪个好?”

    助理迅速将自己的大脑调整到精神高度集中的状态,认真地看着照片,深思熟虑后回答:“都很好。”

    “你和我感觉一样。”

    虽然没得到什么有价值的推荐,丁宓之觉得自己人也是蛮公正的。犹豫不决中,他只能采用最古老的方法来选出一张。他把手中的五张照片胡乱混了混,然后盖在桌面上,伸手随即摸出一张,递给助理,道:“就这张吧。”

    接过照片的助理转身准备离开,却又被丁宓之叫住。

    丁宓之道:“算了,都拿过去,让他们选。”反正他鉴别过了,这几张都还算符合真相的,没必要非要自己纠结于哪一张。

    事实证明,那些拿到消息的编辑们更加知道如何让照片和文字相得映彰。

    作为当事人之一,丁宓之对这个结果还算满意。

    对于另一位当事人,尚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公开宣布为丁太太的程亦嘉还在网上和一帮人混战。混战的起因是她注册了一个微博小号,以知情者的身份在那条热门话题下留言,指责那些污蔑她是坐台出身的网友大放厥词,顺便加了一句:她可比姚菀儿漂亮多了,不服来战。

    程亦嘉扬起嘴角,反正别人也不知道真是她本人留言,就是要这么自信!

    很快,她的留言被无数条回复淹没。

    有人讽刺她是坐台小姐请来的五毛水军,睁眼说瞎话;也有人请她去看眼科。程亦嘉气得都忘了和父亲分析丁宓之的人品问题,一直低头哼哧哼哧地和这些人争辩,忙得手指都要抽筋了。

    怪就怪她不该加上最后那句。

    网友当然不服了,首先照片在那儿,这张照片程亦嘉看着面孔都有些扭曲,而姚菀儿则是带着一股惹人怜爱的落寞之美,正常人只要不是瞎了眼都会觉得姚菀儿更漂亮;另外,程亦嘉又不是什么大咖,微博一个关注一个粉丝都没有,还在这儿嘚瑟,网友最见不惯这种嘚瑟的人了。不喷你喷谁?

    而且程亦嘉势单力薄,得罪的可是拥有一票粉丝的女明星,而且这女明星的工作室也是有人驻守的。很快,她便感到力不从心,这些留言连看都看不过来,更别提挨个挨个回复,而且她还得注意措辞,不能让大家怀疑她就是本人,要是说漏嘴了,那就真要被网友群嘲。尽管如此,还是有网友质疑:你不会就是小嫩模本人的小号吧?

    吓得程亦嘉差点把手机给摔了。

    有个网友说:像丁宓之这种身份的人,要钱有钱,要脸有脸,要身材有身材,估计也就是玩玩而已,不管是姚菀儿还是小嫩模,别做嫁入豪门的美梦了。姚菀儿你安心拍你的三流戏,小嫩模你安心坐你的台,谁也别撕谁。

    程亦嘉回:你知道个屁。

    回复完还是不高兴,她就追回一句:作为知情者,我友好提醒你,话别说太满,小心人家让丁宓之告你们诽谤。

    网友道:我知道的就算是屁也比你的屁香。话就撂这儿,丁宓之要娶也是娶门当户对的,不是这俩。如果不是我直播吃翔。

    程亦嘉本来想说那你吃吧,但是自己现在也没办法证明什么。

    争强好胜的程亦嘉不肯认输,她开始思索如何才能让这帮人闭嘴。

    想了二十分钟,没想出方法。

    这个世界上最难的就是让别人闭嘴。

    想来想去,她觉得好像只能控制自己闭嘴,让别人闭嘴还不如直接杀了他们来得简单。她傲娇地在小号微博上写了一句话:“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

    本来她想就此结束这段网络小插曲,结果刚发出去,就有人跑过来给她留言:“煞笔!”

    这帮人还有完没完了!

    程亦嘉想了想,把这条微博先删掉。刚删掉还没来得及编辑新内如,就有人在她之前的留言上回复,煞笔你怎么删微博了?

    程亦嘉没搭理这人,再次更新一条微博,内如如下:

    致一群煞笔:流丸止于瓯臾,流言止于智者。

    十分钟后,她发现有人不停地有人艾特她,说着什么知情人厉害之类的话。

    新的新闻出来。

    标题是:丁宓之先生携太太程亦嘉低调出席a市慈善拍卖会。

    内容也十分简单,三言两语简单介绍丁宓之在a市的主要活动,然后又附以两张配图。

    一张是程亦嘉挽着丁宓之上的手腕,面带微笑,看着前面;另一张是程亦嘉微微抬头,和丁宓之的视线在空中交汇。

    哪怕是没有谈过恋爱的人,都能从这张照片里看到蕴藏在两个人眼神中的深情。

    程亦嘉自己看到都觉得怪不好意思的,偷笑着摸了摸发热的耳根。

    程父看她一副谈了恋爱的模样,痛心疾首,却无能为力,因为他知道自己无论说多少句,程亦嘉都不会理睬的。他气得猛按报警器。

    很快,心情不怎么好的宋安丞出现在病房里。他冰着脸,穿着白大褂,给人一种难以靠近的感觉。

    宋安丞直接问程父:“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程父道:“有点喘不过气。”

    宋安丞忙上前给他检查。

    等宋安丞检查完,程父道:“我是被气的。”

    “你要保持心情愉悦。”宋安丞提醒他,“不管多大事都没必要气坏自己身子。”

    程亦嘉心虚地看着手机,心想,这明天的报纸该不会也刊登自己这个消息吧,到时候他看见了岂不是气得……她决定明天自己一早要先看报纸,如果有相关报道就把报纸截下扔掉。

    宋安丞和程父聊完,依旧是冰着一张脸,对程亦嘉道:“程小姐,麻烦你跟我出来一下。”

    程亦嘉狐疑地跟着他走出去,心想:宋医生是和他的准女朋友闹矛盾了吗?前两天还亦嘉亦嘉的直呼她的名字,这眨眼就变成程小姐了。可够生疏的。

    她还真的猜对了。

    昨天晚上,宋安丞确实在柏瑾那儿吃了瘪,以至于一晚上心情都非常郁闷,然后早上来上班就接到柏瑾弱弱的求他别生气的电话,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确实立即就心情愉悦起来,结果这愉悦感还没持续几秒,就听柏瑾说有事求他帮忙。

    他心情顿时又跌落下去。

    敢情没事求他,柏瑾也不会主动打这通电话了?

    “什么事?”他语气冷漠地问。

    “你……是不是认识丁宓之和程亦嘉啊?”

    “嗯?”

    “那个……”柏瑾简单地在电话里讲了讲原委,原来杂志社主编想采访丁宓之,不过谁都知道丁宓之鲜少接受采访,一般人根本连他助理的面都见不到。但是也不知道这主编从哪儿得知的消息,说宋安丞医生和丁宓之应该幼年就认识,便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柏瑾,毕竟柏瑾也算是采访过宋安丞。柏瑾早上看新闻也正好看到了那些照片,自然也看到了程亦嘉。她和程亦嘉见过一面,所以隐约有点儿印象,于是赶紧放下姿态,给宋安丞打电话注定表达歉意并请求他给出一点帮助。

    宋安丞听后,闷声闷气地挂了电话。这还不算完,这一上午他光听小护士们叽叽喳喳讨论丁宓之和就听得腻烦了。好不容易闲下来想看个新闻吧,他还看到他们两个人秀恩爱的照片。

    心里真是没办法平衡。

    郁闷,他也想和柏瑾秀秀恩爱呢,问题想秀得先让柏瑾意识到她是自己女朋友这个事实。柏瑾怎么就意识不到呢?

    宋安丞心情不悦归不悦,柏瑾的忙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帮的。

    他对程亦嘉开门见山道:“我朋友想采访你……和丁宓之。”

    “采访?”程亦嘉戒备地盯着他,“我从来不接受采访。”

    “果然是一家人,做事风格要不要这么接近?从来不会可以改成偶尔啊。”宋安丞挑眉,“咱来都这么熟了,你就算帮我一个忙呗。”

    “咱俩熟?”程亦嘉有些怀疑宋安丞对熟的定义。他明明是和丁宓之更熟啊,干嘛不直接去找丁宓之。

    其实不是宋安丞不想去找丁宓之,他实在是有些气愤,今天早上柏瑾居然在电话里说照片上的丁宓之看着好帅。

    “还不够熟?我和丁宓之小时候就认识,和你爸两年前就见过,你说这关系,这关系……”宋安丞似乎有点意识到自己的理由太牵强了,便换了一个,“你看着办吧,你爸爸手术还得我来主刀。”

    程亦嘉心想这真是赤.裸.裸的威胁。他的医德哪儿去了?

    她思考几秒钟,问道:“是你那准女朋友请你帮忙的?”

    宋安丞骄傲地抬起头,没否认。

    如果是这样,程亦嘉勉强还愿意帮忙:“等我爸手术完的,我就想办法劝劝丁宓之,不过不一定有用。”

    “那行吧。”宋安丞转身离开。

    转眼到了中午,程亦嘉伺候完父亲吃饭,有点不想吃医院食堂的饭菜,因为她发现总有护士回头看自己,弄得她有种自己成了名人的感觉。

    她还挺不习惯这样的。

    她走到医院外,选了一家人不太多的快餐店,点了店里的招牌番茄牛腩面。等面的时候,她听到后面两个女生在聊天。她没有偷听别人的聊天的习惯,但是这一次真的没办法控制,因为他们聊的话题居然也是姚菀儿丁宓之和丁宓之的太太。

    其中一个女生好像认识姚菀儿,但是不知道谁是丁宓之,便问:“丁宓之是干什么的?”

    另一个女生十分惊讶:“丁宓之你不认识?丁氏集团你总知道吧!丁氏集团就是他的啊!他是我人生偶像!”

    那个不认识丁宓之的女生似乎正在恶补网上的知识,边看边问:“你偶像的老婆是嫩模啊?”

    “男人天上都是喜欢年轻漂亮的嘛。”

    “哇,留言还说她是坐台的,你看你看……有照片!有她坐台的照片!”

    程亦嘉气愤地扭过头,她觉得自己想找人打架了。

    不过丁宓之的电话及时遏制了她的冲动。

    “你看到新闻了?”程亦嘉很生气地说,“我上午跟他们对骂了半天。不过第二个新闻还算公正,至少没故意抹黑我的长相。”

    丁宓之嗯了一声,心里颇为得意:那是,我眼光能差?

    “你跟网友有什么好计较的。”

    程亦嘉想也对啊,她又不靠名声吃饭,认识她的人都知道她什么样的,应该不会受到网络一面之词的影响。

    “第二天新闻会不会是那个胖胖的透露出去的?我们,要不要澄清一下?”

    丁宓之不悦的声音传来:“澄清什么?”

    澄清她不是丁太太?那昨晚上算怎么回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