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17

作者:少地瓜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几天后,拍摄安德森和萨琳娜的戏份。

    为了节省成本,剧组并没有租用城市里的房子,而是用活动板材临时搭建了一所小屋,里面很多看上去货真价实的布置其实就是一块厚纸板。

    譬如说墙角那个看上去颇具复古气质的巨大花瓶,其实就是用几个纸筒捆扎起来,完了之后由道具组的眼镜男花了两个小时彩绘了下。

    再譬如那个精美绝伦的复古风布艺沙发,完全就是木条加硬壳纸糊成的,然后工作人员等到浆糊干掉之后,在上面贴了几块布片……

    那天还闹了个笑话:一个演员刚拍完熬夜的戏,实在是累的不行,他晕头转向的就闯进了尚未投入使用的“房间”,然后在睡眼惺忪中,猛地朝着“沙发”扑去!

    啊哈,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的,伴随着一声巨响,那个演员在压碎了道具沙发之后,径直砸到了地上,四仰八叉!随即而来的便是整个剧组的肆意嘲笑,以及红眼睛道具师们堪比利刃的目光……

    搭建的时候刚好温唐的戏份告一段落,她闲的难受,就跑前跑后的跟着帮忙,道具组的工作人员也缺人手,就不跟她客气,最后大家就经常会听到这样的声音。

    “唐,帮我拿一箱花瓶!”

    “唐,来帮忙扛一下天花板!”

    “唐,帮我把烟囱放上去,什么?没有梯子?哦,你完全可以用你的华国功夫飞上来嘛!”

    对此,安东尼情真意切的表示,这个演员找的真是合算极了。

    而温唐则表示,她已经不止一次的郑重宣告,即便她会点儿华国功夫,但是,拔地飞行什么的,真的不包含在内!

    可是为什么大家都不信呢!嘿,不要以为我没看见你们那迁就和“我们懂得”的眼神,你们根本就不懂!

    【无奈!】

    大家的拍摄进度都不大一样,而且现场经常会有很多等戏的演员,于是每隔几个小时就会有负责后勤的年轻小伙子托着巨大的餐盘出来,上面密密麻麻的摆满了各种简易的三明治,或者是小汉堡、糖果、饮品什么的。

    温唐的戏份消耗体力尤其大,所以几个演员里面数她吃得多。

    而且刚开始的时候因为要拍摄数年前mey的镜头,所以温唐必须保持极度瘦削的身材,不过后来随着故事情节的发展,安东尼告诉她,她需要根据剧组列出的大致时间表来一点点增肥了。

    当然,说这事儿的时候,安东尼很善解人意的补充道,“如果一时半会儿增不了肥,我们可以借助于万能的造型师。”

    但是温唐很严肃的拒绝了他,并保证,一定会顺利增肥~!

    只能看不能吃什么的,最讨厌了!

    于是温唐就很欢乐地进入了开心拍戏开心吃的环节……

    安德森正在跟萨琳娜彪戏,温唐含着一个牛肉小汉堡,安静的缩在摄像机后面。

    她发现自己欠缺的太多了,需要不断的取经、学习。

    可以这么说,此刻的温唐就如同一块干涸的海绵,疯狂的汲取着周围所能汲取到的任何知识和经验。

    场上正在拍摄的,是影片中间的部分:

    顺利接触到了mey,并且取得了她的信任,但是怀孕期间的妻子尤其敏感,她直觉惊人的发现了某些不合常理的地方,于是夫妻二人爆发了一次小规模的,几乎称不上争吵的争吵。而也就是这一次,妻子无意识中喊出来的某些话,碰触到了kon心中某些一直被他自己刻意回避的问题。

    说真的,这场戏的难度很大。

    此刻的内心是挣扎的,但是他自己尚未有足够清醒的认识,所以演员在表现这份挣扎的时候就必须含蓄。

    含蓄的挣扎什么的,一听就觉得难度好大,而温唐还在思考如果换做是自己,这种情绪该如何表达的时候,安德森和萨琳娜已经顺利进入角色。

    也许就是眨一下眼睛的工夫,安德森忽然从刚还哈哈大笑的演员安德森,猛地转变为了kon,一个为了升官发财可以不择手段,却在最后的最后良心发现的警/察。

    爱自己的妻子,所以他安慰她;

    想要端掉那个窝点,所以他还必须随时随地思考计划;

    可以为了胜利出卖灵魂,所以他对mey大肆利用……

    哪怕是跟妻子交谈的时候,kon的脑海中也都一直在盘旋着这些念头,于是他矛盾,于是他挣扎。

    而所有的这些情绪,都被安德森表达在了眼睛里,在背对妻子的瞬间,所有的人都能通过镜头读出来这些!

    等到耳边响起熟悉的“cut”温唐才如梦初醒,她嘴巴里甚至还含着一开始要进去的汉堡!

    安德森是个真正的演员!当他的演技全力迸发出来的时候,连同样有实力的萨琳娜也不得不暂避锋芒。

    不,不不,也许应该说,在那一刻,萨琳娜的光芒完全被安德森掩盖住了。

    场景转换,kon再次变回了微笑的安德森。

    温唐缓缓咽下去口中的汉堡,对安德森认真称赞并小声请求道,“你真是个特别棒的演员,可以帮我签个名儿吗?”

    安德森盯着她的眼睛看了会儿,突然一笑,“好。”

    “砰砰砰!”

    对于一个在凌晨两点多才睡下的人来讲,早上六点多的砸门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

    顾苏死死地皱着眉头,翻了一个身之后,用被子把自己的脑袋狠狠捂住,试图抵挡外面传来的敲门声。

    然而来者显然具有十足的坚忍不拔精神,惊天动地的砸门声持之以恒的回荡着。

    “安宁啊,顾苏?顾小三儿?!开门,开门!老子知道你在里面!”

    忍无可忍的将被子踢到地上,顾苏顶着一头乱发,咬牙切齿的下了床,然后一边去开门一边恶狠狠道,“顾钧,如果你没有充分的理由,我一定会把你切碎了,然后丢进海里喂鱼!”

    “hello!”听到门锁响起,顾钧飞快的推开门挤进来,笑容满面的打招呼,“早上好~!”

    黑云压顶的顾苏一脸杀气,“理由!”

    “哈?”衣衫不整的顾钧眨眨眼,然后嗖的窜进浴室,并且反锁了门,“我房间的浴室坏掉了,这个理由够充分吧?”

    一阵令人心悸的超低气压盘旋过后,被子、枕头、书本、衣服等等,统统被怒气冲天的顾苏抄起来,狠狠的砸到了浴室门上。

    “顾钧你给我去死啊啊啊!”

    顾钧在里面欢乐的开了热水器,放肆大笑,“哎呀你起床气越来越大了哦,还有啊,什么喂鱼,别老跟着大哥学坏了。”

    眼中微微泛着血丝的顾苏气急败坏的冲空气挥了挥拳头,然后又对着浴室门猛踹几脚,这才气鼓鼓的重新从柜子里搬出一床新被子,又把自己摔回到床/上。

    不过顾钧显然不打算让他睡回笼觉的计谋得逞,于是不遗余力的制造噪音。

    “看你脸色不好哦,没睡好么?”

    “闭嘴!”

    “皮肤都槽了,小心虎妞儿甩了你哦!”

    “去死去死去死啊啊啊!”

    闭着眼睛的顾苏深吸一口气,刚准备再诅咒点儿什么,手机又响了。

    他烦躁的抓抓头发,艰难的抬起头,左看右看,然后终于将声音来源确认在墙角的一堆“垃圾”中。

    弯腰将手机扒拉出来,顾苏瞥一眼来电人,脸上的烦躁顿时消失不见。

    “喂,又出了什么问题吗?”

    他习惯性地一扭头,却发现顾钧正顶着满头的泡沫,探头探脑的偷听,于是顾苏顺手抄起一旁的笔记本,作势要砸过去。

    顾钧的眼睛刷的瞪圆了,留下一句“小兔崽子!”之后又缩回去。

    “嗯,上半身的钻石就用一开始说好的3号,裙摆的话,对,就是五号,嗯,可以,你们看着办就好,到时候把账单寄过来就可以。”

    说着,还光着上半身的顾苏赤着脚走到书桌边坐下,点开笔记本后扫了眼,“酒会礼服的话,我个人比较倾向蓝宝石,嗯,水晶?这样,你们把几个方案都总结一下,稍后发个邮件包给我。嗯,再见。”

    清晨的阳光一点点透过落地窗洒进来,落到顾苏因为还没来得及打理,而显得有些乱糟糟毛茸茸的脑袋上,出奇的温柔。

    “呦,这么快就定结婚礼服哦~”

    刚挂了电话,就见顾钧松垮垮的包着条浴巾出来,也不知听见了多少,正满脸的戏谑。

    顾苏厌恶的瞅了他一眼,再瞅瞅那一路的水痕,不满道,“擦赶紧再出来啊,水都滴到地毯上了!这个月第三次了!”

    顾钧充耳不闻,熟门熟路的来到顾苏衣帽间,随手拿了件没拆封的浴袍穿上,听见顾苏又在外面吼,只得道,“ok,ok,回头重买一打赔给你啊!”

    臭小子,你小时候还把口水抹我身上呢,现在竟敢嫌弃起老子来了,哼!

    顾苏这才算是勉强同意了,然后又对着笔记本敲敲打打,眉头一会儿松开一会儿紧皱。

    顾钧溜溜达达过来,手里还端着一杯红酒,另一手拿着一只空杯子和半瓶酒,“来点儿?”

    “没空!”

    顾钧轻笑,“还认真上了呢,礼服全都是自己设计的呀。”

    顾苏哼一声,捏捏眉心,没搭理他。

    其实他从好几个月之前就已经准备了,礼服的设计由他自己来,然后找相识的裁缝们手工缝制。

    他和温唐两个人最少就得六套礼服,十几个裁缝一起动手,选面料、定宝石,裁剪缝制,光这一项就得七八个月,真是忙的焦头烂额。

    看着伏案工作的顾苏,顾钧的神情微微游离了会儿,然后轻笑一声,“小屁孩儿也长大啦。”

    背对着他的顾苏身体突然僵硬了下,片刻之后,小声嘟囔道,“那你也赶紧找个人结婚啊。”

    顾钧探过身去,飞快的在顾苏脸上捏了下,笑,“写你的吧!”

    顾苏哼哼几声,又开始打电话,叽里呱啦的说鸟语。

    半个多小时之后,顾苏气呼呼的挂了电话,然后就冲到浴室洗了个战斗澡,完了之后一边换衣服一边对外面嚷嚷道,“哥!帮我订票!”

    一听叫哥就准没好事儿,顾钧无奈,问了目的地之后一愣,“你这会儿飞过去干嘛啊?”

    里面一阵叮呤当啷,夹杂着顾苏不满的声音,“租的古堡竟然不让改格局!哼,我自己买一个去!”

    《heart》的拍摄进程每天都很紧密,哪怕是下雨也不能阻挡。

    mey终于发现了kon的不对劲,跟踪之后亲眼目睹他与人接头,在听到kon亲口承认了自己的身份之后,心底残存的侥幸被彻底击碎,绝望的mey既愤怒又疯狂的冲他嘶吼,“no!”

    说真的,当你不得不冲着一位身份地位明显高出自己不止一个层次的前辈怒吼,难度真不是一星半点儿。

    第一遍的时候,温唐看到安德森那张历经岁月,却愈发有魅力的面孔,一下子就卡壳了。

    不是被美色迷惑,而是被对方的气场压制住了。

    在那一瞬间,温唐知道自己肯定会ng,因为她的气场完完全全被压制住了。

    也许听上去没什么,毕竟一个主角一个配角,但实际情况完全不是这么回事。

    在同一个镜头中,温唐的存在感十分微弱,明明就是两个同样活生生的人站在那里,但是绝大部分的人绝对会把温唐忽视掉。

    她清楚,自己的实力还没来得及发挥出来,就提前夭折了。

    温唐懊恼的挥了下拳头,连连摇头,这可不太妙。

    “对不起!”

    好在这么长时间相处下来,大家都把温唐的努力和用心看在眼里,而且他们很清楚安德森的实力和气魄,甚至对温唐有点儿感同身受。

    要在一位从多少年前演技就炉火纯青的准影帝眼皮子底下存活下来,可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

    安德森第一个给予温唐鼓励,他温柔的拥抱了温唐,并不吝赐教。

    “放松,我的姑娘,”安德森拍拍她的肩膀,“没什么好怕的,别紧张,我知道你一直都做得很好,我们都知道你可以的。”

    温唐并未沮丧,她正在调整呼吸,一边听着安德森的指导点头,一边对自己的心理活动和情绪进行微调。

    她是有点儿紧张,但并不失望,因为早在知道跟自己合作的将是这种高度的大湾开始,她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至少自己的努力和演技得到了他们的部分肯定不是么?那么我就是成功的!

    “ok!”温唐用力拍拍自己的脸,对着摄像头伸出大拇指,“我没问题了!”

    “!”

    温唐缓慢的凝结着情绪:

    失望,是的,mey对kon是失望的,因为他骗了自己;

    绝望,当然,本以为他是自己黑暗生命中的一束光,结果却发现一切不过是自欺欺人,她本来就是,也只是对方往上爬的踏脚石!

    温唐猛地抬头,双手在身侧死死地捏成拳头,嘴唇微微颤抖。

    她在努力克制,但是失败了。

    苍白瘦弱的女孩儿不自觉的将眼睛睁的大大的,瞳孔急剧收缩,伴随着一声撕心裂肺的“no!”,泪水顺着面颊流下。

    她的声音里面,仿佛带着鲜血。

    似乎被她吓到了,在一瞬间的愧疚之后,身体微微前倾,双唇微张,好像是要说些什么,却始终都无法开口。

    “cut!”

    安东尼带头拍巴掌,示意场务打板,“好了伙计们,你们干的真是棒极了,今天完活儿了!明天早上五点半,准时集合,别忘了!”

    “oh!”

    所有的工作人员都大声欢呼,然后杂乱而有序的将各色道具撤掉,一时间整个片场都变得热闹非凡。

    重新变回安德森的kon走回来,看着依旧泪流不止的温唐,语带关切,“你没事儿吧?”

    温唐摇摇头,她飞快的笑了下,然后继续手忙脚乱的擦眼泪,“抱歉抱歉,好像有点儿止不住了。”

    一条手绢从旁边伸过来,温唐看也不看的就抓入手中,该死的她真是太需要了。

    手绢的主人发话了,“唐,你的表现真的很棒,乖宝贝儿~”

    这种诡异的语气,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萨琳娜,泪眼婆娑的温唐胡乱的摸一把脸,终于放弃了,任由来源不明的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

    “谢谢,不过我觉得我需要找个冰袋,不然明天就没法儿看了!”

    萨琳娜噗嗤笑出声,十分理解的点点头,“mey,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并不建议你到处跑,不然别人一定会以为你遭到了虐待!”

    是的,就是mey。

    尽管温唐已经出戏,但是刚才集聚起来的,那份属于mey的沉甸甸的感情,却并未消散。

    温唐能感觉到,有一种并不属于自己的,充沛的快要爆裂的情绪在胸口翻滚,它们不断的升腾,然后终于透过眼睛奔腾而出。

    她干脆左右开弓,一手抓着萨琳娜的手帕,一手接过小苏递上来的纸巾,一行哭一行擦,“见鬼,我觉得自己的眼睛都要肿了。”

    安德森的恶劣因子再次登场,他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浑身颤抖,“噗哈哈哈,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安东尼要把你的戏份移到后天了!”

    萨琳娜和温唐同时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后者抽抽鼻子,用混杂着泪水的扭曲微笑对他说,“谢谢,不过我个人的建议是,十二个小时之内,您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不然我无法保证自己会不会在您英俊的脸上,狠狠地来上那么几下!”

    安德森幸灾乐祸的表情猛地一滞,随即就变得很精彩。

    很明显,他一定是回忆起了,那日温唐轻轻松松将剧组中的动作演员踩在脚底的情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