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为帝4

作者:风浅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二天,娱乐圈与金融圈媒体话题被集体被引爆。江宁巨制《为帝》在最后一场戏出现意外,主演卫碧重伤住院生死不明,“衿爱”基金会项目却在这一天宣布正式成立,并且由环球影视追加后续基金七亿人民币,作为此次意外的赔偿与抚恤……

    卫碧将获得多少赔偿?

    秦家养女、衿爱基金的主人林衿也在本次意外中受伤。

    而这一切资金,不仅将从资方环球影视的运营资金中扣除,更有一大部分将直接从衿爱基金中出纳。赔偿数额无疑是天价。

    次日中午12时,集结了金融界、娱乐圈的媒体们集结一堂。

    然而就在秦伯远宣布基金会已所有资金项目确立完毕时,警方忽然破门而入,直奔主席台。

    “秦先生,警方怀疑您与一起杀人未遂、销赃案件有关,还请您跟我们走一趟。”

    “……周礼?”秦伯远老谋深算的眼里露出一点诧异。

    “是。”周礼身穿警服,眼神还略微青涩,“相信秦先生不会想看到明天的各大娱乐版面上看到什么不雅的报道,所以,奉劝秦先生还是配合我们警方。”

    现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迷失在这忽如其来的变故中,竟没有一家媒体反应过来。

    秦伯远脸上的笑意逐渐收敛,和蔼的目光一点一点僵化,到末了露出一丝阴霾狠厉。他骤然望向秦则宁,冷笑道:“你考虑过后果么?环球影视这一座大厦,恐怕从今天开始就要分崩离析,秦则宁,你可真是……秦家养不熟的一条狗啊。”

    秦则宁闻言,脸上并没有多少波澜。

    只是,灯秦伯远缓步走过他身边时,他忽然开了口。

    他说:“我知道你已经在着手调查卫碧,我想知道是,你的怀疑有没有带给你一丝犹豫?在你决心按照原计划,杀死林衿和卫碧之前,你有没有想过等待调查结果?”

    秦伯远停下脚步,目光森森。

    良久,他道:“机会原本就只有一次。”

    “所以,你并没有查访到底,你根本就不想知道……”秦则宁低笑起来,笑到后来,眼圈红了,“人算不如天算,林衿只是轻伤,卫碧她……你知道,是谁输血给她的么?”

    秦伯远面无表情,到最终却终究移开了视线。

    “是林衿。”秦则宁的声音轻缓,“我很好奇,昨天晚上,你是否睡得着呢?”

    秦伯远终于变了脸色,汗珠从他的发迹缓缓流下。

    “她……她还好吗?”

    好久之后,秦伯远从喉咙底挤出了破碎的词汇。

    秦则宁冷笑:“你永远不会知道。”

    *

    卫碧醒来时,身上暖融融的。

    房间里有微风,她闻见了一点点叶子的芬芳,像是从很远的地方被吹进房间里的。一起呗吹进来的还有远处孩童嬉闹的声音。

    她摸到自己的额头上裹了一层薄薄的纱布,呆呆坐了一会儿,她轻而易举地解下了纱布,可是笼盖在眼前的黑幕却并没有被撩开。她的视野里依旧是黑暗一片,什么都没有。

    卫碧闭上了眼睛,把自己缩近了被窝里。

    房间里响起很轻的脚步声,过了好久,也没有人出声。卫碧早就习惯了。这几日,病房偶有访客,每一个都似乎有天大的难言之隐,坐在床边好久,才会小心地说上一两句话儿,再之后,就是长久的沉默与焦灼。

    卫碧朝着声音的地方懵懂地张着眼睛,僵持了一会儿,她感觉到床边轻轻塌陷了一点点。

    安静好久。

    终于,微凉的指尖触碰到了她的额头。

    秦则宁低哑的声音轻轻响起。他说:“别害怕。”

    害怕么?

    其实似乎也并没有。人真是一种神奇的动物,当惧怕了很久很久的事情终于降临的时候,就好像忘记了恐惧的感觉。如同在期末考完毕之后,终于拿到了不合格的成绩单。

    她只是有的一点点的疲乏,有什么东西把激烈的情绪一点一点抽干了,只剩下迷茫。

    “环球影视……因为这一次涉案,股价已经连续五天跌停盘。可能董事会面临重组,我……刚刚递交辞呈。”

    ……

    “秦伯远,已经被警察扣押。”

    ……

    “你……想去看看么?”

    ……

    想去看看么?

    “不了。”卫碧想了想,低声回答。

    秦伯远,他抚养林衿十数年,到最后却想用她的死来洗清赃款,他早已怀疑她的身份,却仍然选择搏一把把握千载难逢的机会。就像周礼所说,如果没有林衿,如果他早就知道她与自己的血缘关系……结果并不会有多大的差别。只不过死得很可能是她这个更加名正言顺的女儿罢了。

    他就如同秦则宁所说,是一个天生的罪犯。

    卫碧把身体缩进温暖的被窝里,想象着自己正沐浴在阳光下。那天周礼来到病房,磕磕绊绊,把他知道的一切告诉了她。这巨大的一盘棋,从秦季仁回国时就已经铺设,到秦伯远出狱,从头到尾,她如同一枚棋子,在每一个环节里发挥着作用。

    只是她从来没有想过,到最后竟然是这样变成了别人人生里的不可或缺。

    “一切都会好起来,我会一直陪着你。”秦则宁轻道,“我们还有漫长的时光,去看很多美好的事物。”

    卫碧懒洋洋伸了个懒腰,悄悄阖上了双眼。

    这世上有太多美好的事物,可终归、并没有那么多完满的人生。

    *

    三年后。

    新一代导演牧之帆的新片斩获本年度最佳导演奖与最佳摄影奖。颁奖典礼由se主办,整个盛会热闹非凡。

    三年前凭借着《为帝》一举成名的陶可作为颁奖嘉宾,笑盈盈地把奖杯递给了牧之帆。镁光灯下,年轻俊朗的牧之帆与□□的陶可相得益彰,俨然是一对璧人。

    “牧导,恭喜啊。”陶可悄悄眨眼,接着摄像镜头贴近牧之帆,“真是江山代代有俊才,我可是喜欢牧导的片子很久啦!”

    谁知道牧之帆连连后退了好几步,压低声音道:“男女授受不亲,我可是名花有主的人!”

    陶可:……

    “牧导,听说您的新片将以手绘的形式推出人设宣传,请问是否已经找到了合作的画家呢?”

    牧之帆笑道:“项目已经启动,相信很快大家就会看到。”

    “牧导,方便透露下一部片子的计划吗?”媒体席上,有人高喊着出声。

    牧之帆惊魂未定,朝着观众席上的女性身影咧嘴笑道:“下一部片子已经有所计划,我有一位特别喜欢的作者,能为她拍一部片子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借今天场合我想对她说一句,大大您什么时候更新?您断更两个月了您知道吗!您的坑底冤魂尸骨累累啊大大!”

    陶可:…………

    这哪里来的神经病!

    观众席上,前任环球影视总裁助理mako面无表情,细长的指尖划过手机,抖了抖。

    “牧导,听说您和曲欣衡曲小姐私交甚好,请问您知道她的近况吗?这三年里,她一直销声匿迹,是否是眼伤未愈?”

    三年前的环球影视旧案至今所有人都历历在目。

    《为帝》最后一幕镜头用的是替身,主演卫碧重伤,临时宣布退出娱乐圈,去往国外治疗眼伤,至此就再也没有了消息。

    “老卫啊。”牧之帆笑起来,“老卫她……挺好的啊。”

    颁奖典礼结束,之后是圈内惯例的晚宴。

    牧之帆却没有多在晚宴上停留,他坐上了mako的车,急匆匆地驶向市郊的别墅区。

    晚上10点,车辆缓缓驶入车库,牧之帆裹紧了衣裳,推门开别墅虚掩的大门,穿过院落里整洁的花花草草,叩响屋门。

    屋门没有上锁,牧之帆熟门熟路穿过客厅,轻轻推开书房门。

    书房里散落着无数草稿,散落的纸张铺满了一地,暴露在温暖的灯光下。

    在草稿尽头,有一个身影手拿画笔,乌长的直发一泻而下,柔软地垂挂在身侧。

    牧之帆把草稿一张张捡起来,微笑着走近:“老天真是不公平,为什么你做所有事情都能那么快入门?我怀疑你过几年就要来抢我饭碗了。”

    卫碧搁下画笔,目光落在牧之帆手里的草稿上,淡道:“那是我用来做路标的。你等一下记得放回原处,不然我喊陶可咬你。”

    牧之帆:……

    卫碧支起下巴,露出光洁的额头:“毕竟,我现在不太方便。”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牧之帆启程告辞。

    他站在门外,看见屋子里另一个颀长的身影把他刚才捡起来的一叠纸又一张一张放回原处,最后轻轻上前拥抱住卫碧。

    哎呦,非礼勿视。

    牧之帆掩上门离开,调整状态,挂上大大的微笑走向mako的车。

    房间里的卫碧困得打哈欠,犹豫着要不要画完手上的那一幅画。

    “休息吧。”秦则宁轻声道,“时间还很长,慢慢来。”

    “……嗯。”

    卫碧懒洋洋应声,踏着地上的草稿纸走向房间。

    她穿着睡衣哈欠连天,一只眼睛里已经泛起雾气,另一只眼睛却是淡淡的灰,少了一点点光彩。

    秦则宁小心地在她的习作上盖上一层挡灰的轻纱,抬头凝望着她的背影。

    一只眼睛满目柔情,另一只温和而又朦胧。

    好一会儿,他才低头微笑起来,沿着地上铺就的痕迹,追上她的步伐。

    如果它能替我叩响通往你的心房,我很庆幸能够以这样的方式,永远地走进你的世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