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呼土豆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十一呼土豆

    这不是一番小动作,加之村长的三儿子四儿子也参与了,所以村长也知道了这件事——本来宋嘉祁也没打算瞒着,碧溪村统共就村长算是个官儿,不打声招呼也不好。

    村长对宋嘉祁的感观更复杂了:虽说自己两个儿子跟着呢,这要真是好事儿自家少不了好处,到底觉得宋嘉祁是防着村里人呢,要不然怎么还拐弯抹角的折腾这半天?

    在村长看来,之前召集大家要求交租子就不是宋嘉祁的无奈之举了,而是下的一个套,擎等着那些不老实的往里头钻,他好筛选出来人呢。

    可知道是知道,村长也没话说:谁叫村里人自己不争气,要进套呢.

    得了,反正是个外人,村长也不是真心想插手。可他有心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村里却有不少人找上了门来。

    都是听说宋家要带擎着大家伙发财致富呢,咋就只找了那几家,就没找上自己家呢?

    特别是那些之前在宋家佃了地、又赖了租子的那些人家,说不后悔是假的。但要真让他们把三成租子交上去换个一起种红薯的资格,却还是不肯的:那三成租子是看得见、摸得着的,种红薯的事儿说到底还没个影儿呢。

    还有那压根也没在宋家佃过地的人家,此时也不禁有些眼热了。

    “堂叔啊,我这日子过的苦啊,你可不能看着不管啊……”堂屋里坐着一个干瘦的男人,一只袖子抹着眼泪哭哭啼啼。

    这人也不陌生,正是李小叔:他跟村长同族,他爹和村长就是堂兄弟,叫一声堂叔也不为过。村长这辈子最烦见人哭:他当村长的,平日里没少处理东家长西家短的事儿,那些个婆娘遇见事儿就喜欢撒泼哭嚎,他当了多少年村长就听了多少年的哭,现在都烦得不行了:“有啥事儿就说!没事回自己家哭去!”

    毕竟也是个哥儿,又不是个娘们,哭哭哭,哭啥哭?!

    李小叔被噎了一下,硬把眼泪憋回去了。

    “那啥,今年年成不好……”他和继子的关系一般,没人赡养供奉,自己种着一亩地。这一冬天勒紧裤腰带不知道能不能过过去,实在不行也只能腆着脸去继子家里讨一些了,他们总也不能看着自己这个做长辈的饿死。

    可是谁又愿意去看人脸色受人白眼呢?“我这也是不想拖累他们啊,他们拖家带口的顾着自己都不容易,哪还顾得上我,我不给自己找点儿活路,那不是擎等着死吗?”

    村长叹了口气:“今年年成是不好,全村都不好,俺家也不好!你想咋的?你把俺家粮食担走点儿?!”

    李小叔就是心里真愿意这么干面儿上也不能显出来:“俺不能干那没良心的事儿……就是三弟四弟现在找着活命的法儿了,也不能不顾家里人啊。”

    李小叔吞吞吐吐说了来意:村长家老三老四不是在宋家佃地种红薯吗?那么些红薯秧子,能不拿回家点儿给亲戚分分?

    有这主意的可不止李小叔一个。这是个脸大的仗着亲戚直接上村长家要来了,有那些个腼腆些的,便找上宋家门去,要买一些回来。

    好在宋嘉祁还没真让未降临的成功给冲昏头脑。他之所以只在自家地里种、只请自家佃户种,也是怕万一失败了,村里人会埋怨。因此倒是咬紧了不肯往外卖红薯秧,只说若是真种出来了,谁家实在困难,倒时候白送一些红薯也是可以的。

    有的人信了,有的人只觉得是宋嘉祁的搪塞之词,不过到底谁也不能上宋家抢秧子,到底还是把主意打到了宋家佃户的身上。

    不过这些事儿宋嘉祁就不操心了:他给每家的地、红薯秧都是有数的,反正他只管监督地里种满,他们有本事变出秧子来宋嘉祁也不拦着。

    宋嘉祁现在大半的心思都在薛白身上呢。

    转眼,薛白的肚子也有四五个月了。过了头三个月,按照大夫说的两人就能渐渐恢复夜间娱乐活动了。

    宋嘉祁挺激动,没想到薛白比宋嘉祁还激动:他老记得小沈老板的事儿,虽说宋嘉祁保证了不会有他之外的人,薛白也相信宋嘉祁,可是经过了郑鑫儿的事儿薛白又担心上别人瞧上他当家的了。

    自家宋大哥又英俊潇洒又温柔现在还有好多钱,真是怎么看都觉得很招人喜欢啊……

    “今儿个张叶来家里了,也说想要点儿红薯秧子,我没给。”薛白仰躺在床上,有一搭没一搭地和宋嘉祁说着话。

    宋嘉祁正趴在他肚子上专心致志的听着。

    “你说以往咱村里吧,要是有人头一回干个啥事儿,那全村巴不得眼看着干不成等着瞅笑话。这回真奇了怪了……”薛白伸手摸了摸宋嘉祁趴在自己肚子上的脑袋:“听见啥动静了没?”

    宋嘉祁抬起头看了薛白一会儿:“……你是不是饿了?我咋觉得你肚子在叫唤呢?”

    薛白也掌不住笑了:“……那你还不快给我整点吃的去,还听呢!”

    “这事儿啊,你也别操心了,啥事外头有我呢。他们再来跟你要红薯秧子,你就让他们回家种土豆去,土豆不也能种吗?大家也都吃过。”宋嘉祁打算去鸡窝里头摸两个鸡蛋,给薛白蒸个蛋,撒上点葱花滴上滴香油就香得不行。薛白近来爱吃这个。

    “土豆到底不是正经粮食啊。”薛白挺喜欢吃土豆,炒着吃炖肉吃都好丑,可是一般人家谁像他们家似的舍得放油炒菜,土豆要但跟着白菜萝卜一锅乱炖,吃起来也就那样,到底没粮食顶饿。

    宋嘉祁倒想着,红薯能做粉条,土豆是不是也能做土豆粉……可惜他只在现代吃过土豆粉没做过,也搞不清什么原理。“其实土豆也能做成呼土豆,再往北边冬天都拿这个当口粮。”

    把土豆大锅煮了,或者白水煮了拌酱油,或者直接用盐水、酱油水煮出来的土豆,记得在现代东三省那边有这样的吃法,还有呼茄子呼玉米什么的,其实就是水煮或蒸了之后拌点儿酱油或者大酱,就当粮食吃了。

    家里的鸡已经长大能下蛋了,薛白原先用麸子喂鸡,后来又觉得奢侈:嫁给宋嘉祁以前在薛家磨得面,都是面粉和麸子混在一起就直接蒸了馒头,哪像宋嘉祁这么奢侈非得要吃细粮这麸子都不要了。今年收成差,到年底还指不定啥样呢,就是麸子也得留着以防万一。

    于是原本吃麸子的鸡被迫改吃了鸡草,伙食质量的下降直接导致下的蛋小了一圈。

    “我看你明天还是用麸子喂*,咱家又不差这点。”宋嘉祁搅拌着蛋液,总觉得连蛋黄也不如以前的大,颜色也不如以前的橙黄了。

    薛白扭头去看院子里的母鸡,母鸡们“咕咕”地冲他叫着,好像在附和宋嘉祁的话似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