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与加勒比海盗的殊死搏斗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不过最后薛白到底是没养成猪。毕竟是有了身子的人,薛白害喜虽然不是很严重,也不能故意往那有气味的地方站。本来都说好了去村里另一户人家家里抓猪崽儿,结果薛白还没走到猪圈呢就一阵反胃。

    宋嘉祁连忙给敲边鼓:“你瞧,这还没走到呢就不行了,要是家里养了猪,嘿,咱家院子又没人家这个大,那还不得满院子都是猪味儿啊?”

    薛白一想,更想吐了。到底让宋嘉祁劝的打算生完孩子再说养猪的事儿。

    日子转眼到了处暑。自从到了处暑就常下雨,倒也不大,绵绵密密的小雨下不多时就停了,过几个时辰又是一场。宋嘉祁还挺高兴的,这夏日里下雨总是格外的凉爽,况且也不是一整日都在下,也不耽误干点儿正事儿。这时候粮食都在灌浆,下点儿雨还挺滋润的。再说他种的是红薯土豆,下了雨地上不那么干,收起地来想必也容易点儿,就是会弄得满脚泥了。

    但是薛白却每日都望着外头的雨皱着眉,满脸担忧的样子,也没心思烦恼不能养猪了。几个小鸡仔儿也不能再院子里散养了,怕被冻着,被薛白赶进厨房。厨房一天生三回火,自然比别处要暖一些。

    宋嘉祁过了几日,也觉出不对了:这村里的大部分人都跟薛白似的,一见下雨就愁眉不展。

    “这是怎么了?”这日宋嘉祁终于忍不住在吃饭的时候问薛白,就算是天气影响心情也与至于这样啊?“这两天老见你愁眉苦脸的,有啥事跟我说说呗?”

    薛白拿筷子戳着碗里的面条,“我这是担心今年的粮食呢。”

    老话说,立秋下雨万物收,处暑下雨万物丢。处暑这时候下雨,秋收的时候就容易多雨水,地里可不就得减收了?

    “还有这样的说法?”宋嘉祁以前也没种过地,是没听说过这种说法的,闻言也有些犯愁:他们家还好,种的红薯土豆就是提前挖了也没事,就是个头小一点。倒是地里的庄稼,现在还没长成,到秋收又下雨,可要坏在地里了。他作为一个地主,地里收成不好,给的租子自然也不会多,因此虽然他家没种粮食,也得跟佃户一起操着心。

    “可不是,”薛白心情越发不好了:“咱家的红薯土豆也早点收了吧,万一这雨一直不停,连红薯也要沤在地里了。”

    只是这下雨天挖回来的红薯上头还带着雨水,根本不能直接存到地窖里:沾了水的不多时就得坏。宋嘉祁倒是陆陆续续地收了一些红薯回来,可堆在家里也吃不完,就是磨成红薯面儿供镇上的店也是绰绰有余。

    这怀了身子的人就是爱乱想,薛白瞅着那么多红薯堆在家里就又难免担心要坏。继而又想起地里还有那么多红薯呢,要是以后一直是这么个天气,那不是收不上来不沾雨水的红薯了吗?不能收进地窖只能在屋子里堆着这不是迟早都要坏吗?

    宋嘉祁可见不得薛白发愁,虽然心疼薛白不想让他累着,可也怕他心思太重憋出病来,赶忙把做粉条的事儿跟薛白说了。

    “红薯也能做粉条?”薛白眼睛都瞪大了,以前这村里只有拿绿豆做粉条、粉皮儿的,到了冬天这熬菜里多放点粉条也是能抵粮食的,造价并不便宜,绿豆的亩产也不高——若是再和红薯比起来,那绿豆的产量简直是太低了。

    “能做,就是做出来没绿豆粉条透亮。”宋嘉祁道,他倒是见过这个时代的绿豆粉条,其实就宋嘉祁看来更像粉丝,就是比粉丝粗一些。而红薯粉条则是褐色发红的。

    “能吃饱就行,谁还管它长相咋样啊!”薛白一拍大腿,这就缠着宋嘉祁要赶紧去做粉条:“我会做我会做,以前在家里奶奶做粉条都是我在旁边打下手呢!”

    终于给薛白找了个活儿,可算让薛白不整日胡思乱想了,宋嘉祁又多了个新任务:看着薛白不让他累着。

    连日下雨不停,村里的气氛也开始紧张起来,就在这时候,薛家又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薛老娘病了。

    作为已经出嫁的哥儿,薛白可以不伺候,但不上门瞧瞧也有点说不过去。

    “你自己去行吗?”宋嘉祁牵着小毛一步三回头,小毛身上还挂了两个空框,宋嘉祁把红薯面儿和玉米面儿都放在空间里了,只等着到了镇上再放去框里,要不然这一路上一来是说不准就会被淋湿,二来也给小毛减轻点儿负担。

    下来好几天的雨小毛也被困在家里,现在能出去跑跑了也是高兴得不行。

    “有啥不行的?”薛白笑了笑:“那是我娘家,还能吃了我不成?”

    宋嘉祁在心里嘀咕了一句“吃不了你能让你心塞”,到底是往镇上去了。

    这头薛白在家里翻翻找找,拿了一小捆自家做出来的红薯粉条,又拿了一篮子鸡蛋:他们家的鸡还小不能下蛋,这鸡蛋还是宋嘉祁从别人家收来的,给薛白补身子的。

    薛白想了想,又拿了个布袋,拣出来好几个鸡蛋放在布袋里揣进自己怀里。

    薛家院子里弥漫着一股药味儿,小妹蹲在正房的门口,低头盯着一个药罐子,手里还拿了把扇子扇着火。

    薛富也在屋檐下坐着,见薛白过来,便站起身道:“小白来瞧你奶来啦?”

    薛白点了点头,挎着篮子进了正房。薛老娘脸色很不好,瞧见薛白来了也没什么精神,完全看不出以前掐着腰骂人的精神劲儿。薛白把篮子里的鸡蛋给薛老娘看了,这才出了屋子。

    莲娘已经听说薛白来了,在正屋门口等着他呢。

    “这是咋回事儿啊?奶奶身体一向挺硬朗,咋就病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最近老下雨的缘故,薛家院里的气氛也挺差的,人人都板着一张脸。薛白偷偷问了问莲娘,莲娘脸上露出了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

    “你大哥,没消息了。”

    薛白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莲娘的意思。

    其实薛海没了消息,已经不是这一月两月的事儿了,只是这事儿一直被薛贵瞒着。

    薛海自走后就一直往家里寄钱,这笔钱都是由薛贵从相熟的人那儿拿回来的,其实薛贵在里头动了不少手脚。

    薛海一个月的薪俸九钱银子,其中八钱都寄回了家里,而薛贵却只上交给薛老娘五钱。这也是薛贵为何那么大胆子敢说出来分家两个字:他已经偷偷攒下来不少钱了。

    在薛海没了消息之后,薛贵最是知道自己娘的脾气,把薛海当眼珠子疼啊。只能一边祈祷这薛海这边是耽误了,自己拿了银子出来说是薛海给的,这么瞒了两个月,薛海还是没消息,薛贵手里也没钱了,只得把真相告诉薛老娘。

    薛老娘听说后一下子就病倒了。

    薛老娘得了病,薛贵也说不出什么分家的话来了,莲娘就是大着肚子也得到正屋里去伺候,就连小妹也得跟着干点儿端水喂药的事儿。

    这吃药要花钱,请大夫上门也得给人家诊金;少了薛海每月寄回来的钱,今年年景又眼瞧着要不好了,薛家的日子过得实在是紧巴巴的。

    薛白上门时提了一篮子鸡蛋,此时又偷偷从怀里拿出来布袋子,把私藏的几个塞给莲娘:“娘,家里现在恐怕啥好东西都得先供着奶奶,你肚子里还有弟弟呢,也不能亏着自己。”

    “你留着吃吧。”莲娘连忙推道:“你今儿拿了那些鸡蛋来了,你当家的知道不?你可别自己做主拿了。”

    薛白如今和宋嘉祁日子过久了,也知道宋嘉祁的脾气,几贯钱都随自己花,别说一篮子鸡蛋了。“家里还有呢,这些娘你留着吃。”

    莲娘这才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哥儿过得好,她也就放心了。

    “不过……这鸡蛋还是给你奶送去吧。”莲娘瞧着那几个鸡蛋,在这村里孝字顶天大,她实在做不出来婆婆病着自己这个当儿媳妇的偷偷吃鸡蛋的事情,可刚才听薛白提到自己肚子里这个,又有些犹豫。

    薛海的事情,莲娘心里也不好过,那毕竟是她唯一的儿子,薛白和小妹虽然好,到底将来也都是别人家的人了。

    薛海要是平安回来了还好,要是……莲娘抹了抹眼泪,还是收下了一半的鸡蛋,把另一半拿去了正屋:“小妹,去跟你奶奶说,你哥拿了鸡蛋回来,问你奶奶想吃啥?娘给你奶奶做去。”

    薛白回到家里,心情更不好了。薛老娘对他不好,可是除了薛海,薛老娘对别人也都算不上好。他怕薛老娘,却没有、也不敢讨厌她。

    现在薛老娘病了,毕竟那是亲奶奶,薛白的心里还是一阵不好受。

    而更令薛白担忧的还是薛海。薛海是个顾家的人,但凡有一点儿可能,都不会不往家寄钱——就是不寄钱也会捎个信儿来报平安。现在就这么一声不响的没了音讯,也难怪薛老娘会听了消息就病倒了。

    宋嘉祁穿着蓑衣戴着斗笠好不容易挤进家门,就看见自家小夫郎又闷闷不乐的样子。

    “噗!”薛白一抬头,瞧见宋嘉祁脑袋上顶着偌大的斗笠被卡在院门处,忍不住给逗乐了,撑着伞过去帮宋嘉祁把头上的斗笠拿下来。

    “冷不冷?”两人到了檐下,薛白帮着宋嘉祁把身上的蓑衣给脱下来,又去摸宋嘉祁的手。

    “唉,别动,我手上都是泥。”宋嘉祁连忙躲开。他本想趁着雨小赶着去镇上一趟看看铺子,谁知道回来的路上雨又大了起来,溅了他一身一脸的泥点子,小毛也给淋了个透,毛毛都一缕一缕地粘在身上。

    “今天回去看了,奶奶咋样?”宋嘉祁把自己捯饬干净了,这才往薛白身边蹭。

    “不是很好。”一提到薛家,薛白心里更烦了。宋嘉祁也是无奈,本来带薛白回来养胎是为了让他心情好,谁知道回到村里就开始下雨,现在薛家又有事儿了,就没过上几天舒坦日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