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与怪盗基德的殊死搏斗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七十一收麦,郑鑫儿,小白吐了

    农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原本说好了开出荒地来就佃给村里人,可这会儿真见着满山的地,薛白又反悔了。

    原本他不是爱跟宋嘉祁打别的人,这回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留出几亩给自己种。宋嘉祁又不肯同意:这自家种要是雇人照看,那还不如佃出去划算;要是不雇人,薛白难道还想留在村里照看地?

    早说了异地恋很影响感情的!绝对不行!

    “要不这样,咱们去镇上周边买一亩地,给你种可好?”薛白一向是自己说啥就听啥的,现在好不容易有个自己的主意,宋嘉祁也不想拒绝。

    “咱家地还不够多?还买啥?”薛白瞪大了眼睛,“再说了,镇上的地也没多好,跟咱村里的地一样一样的,就因为靠近镇子却要贵出许多——才不花那冤枉钱呢!”

    “可是你要种地岂不是要留在这里?那咱俩还是得分开啊。”宋嘉祁道。薛白顿时犹豫了,他也不想和宋大哥分开,可是他也不喜欢镇上——就总是感觉镇上不是他们的家,不踏实。

    再说庄稼人,不种地更不踏实了。

    “要不,咱种点儿耐旱好活的,隔三差五的回来一趟?”薛白犹豫道,也不知道咋了,他就是觉得不种点东西这心里慌慌的。

    宋嘉祁想说何必呢,这一山头的地佃出去,收回来的粮食要是不卖够他们吃几年了,这开荒的头两年又不用交税。可是看着薛白亮闪闪的小眼神,宋嘉祁还是松了口风:“……那行吧,那要不然咱们种点红薯土豆?”

    红薯土豆高产稳产,适应性强耐旱耐瘠,又不容易生虫子,只要种下了就不用怎么管,顶多也就是拔拔草,连浇水都不太需要。

    薛白倒是没什么意见,土豆红薯也不难吃,况且产量还高,薛白很满意。

    宋嘉祁只在自己和薛白成亲的时候跟村里人介绍过土豆,红薯却一直是藏着掖着的。一来他现在在镇上的生意就是红薯面儿馒头,不想断了自己财路,二来他还惦记着做红薯粉条呢。

    宋嘉祁把红薯粉条的事儿跟薛白一说,薛白果然高兴:“那就种红薯,多种点儿,粉条我会做呢,到时候我来做!”

    到时候又能给家里填上一份收益了。

    不过种红薯也不用急,现在先把苗育起来,过两个月再种也不迟。

    现在当务之急的倒是春耕时种下的那三亩麦子,和李二狗家地里本来种的两亩麦子。宋嘉祁舍不得让薛白下地,可他自己又不会,只好跟在薛白身后一边学一边收割,薛白还得时不时的操心他有没有剌到手。

    就算镰刀没有剌到手,麦芒也跟针似的穿过衣服扎在人身上,真是不舒服急了。

    宋嘉祁帮着薛白把身上的麦芒都摘了,又帮他揉了揉腰。薛白一语不发的推开宋嘉祁的手,转过身去替宋嘉祁摘身上的麦芒。

    两人都累得说不出话来,宋嘉祁是个生手自然不必说,薛白算是个老庄稼把式了,大概因为在镇上过惯了舒坦日子,猛一干活也有点受不了。

    宋嘉祁就趁机劝啊:“你看着干活多累,要不咱之后还是把地佃出去吧,要是自己种又得来这么一出。”

    薛白难得的白了宋嘉祁一眼:“干啥不累啊?咱就是卖个馒头还得起早贪黑呢,庄稼人谁不是这样啊。”

    宋嘉祁委屈道:“我这不是心疼你吗。”

    薛白的心顿时又软了。“宋大哥你回去歇着吧,这些农活你干不惯的,这才三亩地,我一个人收拾得了。”

    “那可不行。”宋嘉祁是绝对不肯走的。不说他舍得不舍得薛白一个人干这么多活儿,这会儿薛白的脸色就不大好了。“要不咱俩一块儿回去,我回头雇俩人来帮咱把地收了得了。”

    “你雇谁?这时候谁家不是忙着收自己的地呢,能有空来给你干活。”薛白叹道。过几天忙过这阵儿了倒是行,可谁知道这期间会不会下雨呢?要是下雨,这地里可就要减产了。

    “况且咱俩干完了,把麦子往空间一放也方便,要让别人来干,这离下山还有段距离呢,你要给人家多少钱啊?”

    给少了人家未必干,给多了自家又不划算。

    宋嘉祁被好一顿教育,看起来是低头认错,其实大部分话左耳朵进右耳朵就出去了。倒不是他存心敷衍薛白,只是最近薛白不知道拧着哪根筋了,脾气倔得很,他是说不过薛白了,薛白说啥就是啥吧。

    好不容易一天的活干完,两人收了一亩多点儿地,明天还得继续。两人互相拍着身上的灰、麦芒、干草,一路挨挨蹭蹭的往家走。

    谁知道到家门口一看,院子前蹲了个人,看见薛白跟见了救命稻草似的:“小白你救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宋嘉祁冷不丁的看见一个灰头土脸的人要往薛白身上扑,下意识地把人隔开。那人吓了一跳,也不敢去拉薛白了,只站在跟前不住的哭。

    “鑫儿?”薛白也吓了一跳,郑鑫儿瘦多了,头发也乱着,脸上也沾了土:“你这是咋了?”

    郑鑫儿哭道:“现在来不及说了,我爹就要找过来了,你救救我……”

    薛白转头看了看宋嘉祁,“宋大哥?”

    宋嘉祁瞧着郑鑫儿也是可怜,便道:“要不然先去镇上吧——你要躲你爹,这在村里是早晚要被找到的。”

    薛白又看了看郑鑫儿,郑鑫儿一边哭一边点了点头。

    宋嘉祁也不耽误,立刻就上后院把小毛牵了出来。薛白在家里翻出来一间自己的衣裳给郑鑫儿披在身上,重点是把人给遮住点儿。三人直奔镇上而去。

    路上,郑鑫儿才把话断断续续的把事情说了。

    原来他上次跟薛白借了钱之后,就跟他爹达成了协议:只要他爹把李二狗家的婚退了,这跟薛白借来的两贯半钱就归他爹了。谁知道郑宝根嘴上答应得好好的,实际上完全是哄郑鑫儿的。之后郑鑫儿帮着薛白缝一些布偶也赚了几十文钱,郑宝根就翻了脸,把郑鑫儿打了一顿关在家里,把钱全抢了去。

    薛白听说郑鑫儿被打了,又是一阵焦急:“打哪儿了?好了没有?”

    郑鑫儿抹了把脸:“好了……打得不重,就是让我不能逃罢了。之后我爹就把我关在家里,听我娘说李二狗家的亲也没退,想来是到了日子就要逼我嫁过去了。”

    不说两个哥儿心里多难受,就是前头赶车的宋嘉祁听了,也要骂上郑宝根一顿:这是人吗?这人配当爹?!

    驴车急忙忙赶到了镇上,付婆在门口坐着卖馒头呢,看见宋嘉祁也是诧异:“东家咋这时候回来了?”宋嘉祁跟她说的可是明天上午才能回来。

    “家里有点儿事儿。”宋嘉祁把驴车停到门口,伸出一只手扶薛白下车,薛白又伸出一只手扶郑鑫儿下车。

    郑鑫儿瞧了瞧付婆,又瞧了瞧薛白,低下头来没说话。

    薛白带着郑鑫儿进了内室,打水帮他洗涮。现在天热,早上一直又燃着火,随便温温就能洗了。

    郑鑫儿往外室的方向瞅了眼,慢吞吞道:“小白,刚才那位……我听他叫你家宋大哥东家?是你们铺子里的帮工吗?”

    薛白一时间没绕过弯儿来,随口答道:“是啊!”

    屋外,宋嘉祁跟付婆一起看摊子,宋嘉祁正好趁此机会跟付婆商量事儿。

    把郑鑫儿的事情大致说了说,付婆也是唏嘘:“这世上咋又这狠心的爹娘?”不禁又想起来自己在外当兵没了音讯的儿子:“要是我家大山能平安回来,就是要了我的老命我也肯啊!”

    宋嘉祁安慰了付婆一阵,见人情绪稳定了,这才说出自己的想法:“他现在想在镇上避一避,我寻思着,这村里人都知道他跟我家小白关系好,要是找到店里来反倒不美了,所以想来求付婆一求:我上次见你家也有空房子呢,不知道能不能让他去你那儿躲两天?你要是觉得不方便可以住店里来,放心,他的一应吃住该多少钱的亏不了你。”

    “这有啥不行的?”付婆道:“我有啥不方便的,我半截身子都埋土里的人了,再说这还是个哥儿,就上我家住去!”

    这也总算是把郑鑫儿给安排好了。宋嘉祁在外头喊了薛白一声,待薛白出来便跟薛白说了,又拿出几十文钱让薛白交给郑鑫儿平日花用。

    “我这儿有呢,宋大哥放着吧。”薛白别别扭扭的从自己怀里拿出来一个荷包,从里头拿了二十文钱进屋给了郑鑫儿。

    ……虽然鑫儿跟我挺好,但宋大哥只能给我一个人零花钱。薛白摸了摸自己怀里装满钱的小荷包,嘴角扬起一点儿笑。

    安置好了郑鑫儿,两人又连忙往村里赶。要是他们和郑鑫儿一块不见了,那用脑子稍微想想也知道是他们帮着郑鑫儿跑了。

    所以现在得赶紧回村给人营造一种我们一直在村里的错觉,把这事儿跟自家撇得干干净呢。

    宋嘉祁急着回村里,车赶得难免就快了一些,没顾得上回头看,薛白此刻的小脸儿已经惨白了。

    今天在地里累了一天,末了又折腾了半晌,现在好不容易可以放松了,薛白却觉得自己手脚发软,浑身不舒服。

    “宋大哥……慢一点……”

    薛白的手还扒着车板呢,晚饭没吃,下午在地里混了个水饱,这会儿却觉得肚子里的水跟着车晃晃悠悠、翻江倒海似的。薛白终于一个没忍住,头往车外一歪,“哇”地一声吐了出来。

    不过他今天也没吃什么,吐了半点只有酸水。

    宋嘉祁连忙把车停下来,整个人都愣住了:这是……坐驴车也会晕车??

    晕车怎么办?吃橘子?……闻橘子皮?!

    宋嘉祁赶紧过去搂住薛白,让薛白靠在自己的身上:“你怎么样?要不要看大夫?要不……要不我进去给你摘个橘子?”

    薛白往宋嘉祁身上一靠,抬头看了宋嘉祁一眼,接着两眼一翻……

    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