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秘方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六十二秘方

    宋嘉祁卖掉最后一个馒头,在屋檐下挂上打烊的木牌,这就关了店门。

    忙碌了一天,总算可以歇歇了。

    平常这个时候薛白早就端来热水让他洗脸洗脚了,今天却没动静。不仅如此,连屋里的油灯好像都没平常那么亮了。

    “小白?”宋嘉祁轻声唤道,没人答应他。

    别是睡着了吧。这样想着,宋嘉祁也不喊了,反而是放轻了手脚,自己打了水洗漱罢,就往他和薛白住的小隔间走去。

    薛白都快紧张死了,刚才宋嘉祁去洗漱的时候他就偷偷点上了柳哥儿友情赞助的“香料”,此时一股甜甜的香味净往他鼻子里钻,只让他觉得浑身软绵绵、轻飘飘的。

    不过为了生猴子,拼了!

    宋嘉祁进了隔间,惊讶地发现薛白不禁没睡,反而目光炯炯地瞧着自己。

    “你没睡啊?”直觉觉得薛白今天有点儿不对头,但又说不上来哪儿不对,宋嘉祁心道一定是自己太累了,出现错觉了。“快睡吧,明天还得早起呢。”

    薛白气馁,怎么宋大哥今天这么不配合啊?平常都……都……

    薛白愤愤地背过身去躺着,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香料的缘故,半天也睡不着,只觉得身上不舒坦。

    那头宋嘉祁也不好过。

    宋嘉祁今天是真累了,没有半点儿邪念就想早点睡,谁知道躺在床上半天也没睡着不说,自己下面的小兄弟还抬了头。

    什么情况?!

    宋嘉祁郁闷坏了,转过身瞧着薛白的裸背,又觉得内里那把火烧得更旺了……

    “小白?睡了吗……”宋嘉祁听见自己咽口水的声音了。

    薛白还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呢,刚转了个头,就被宋嘉祁一下抱住猛亲…………

    …………

    第二天早上只有宋嘉祁一个人在前头招呼生意。

    到了上午太阳出来了,柳哥儿便搬了张小椅子到门口,一边晒太阳一边儿缝玩具。

    平常薛白总要围过来跟他聊聊天学学手艺,今天待了半天也没见人影,柳哥儿瞧着宋嘉祁在自己眼前晃悠着,终于忍不住开口问道:“薛白家当家的,你家薛白呢?”

    宋嘉祁耳根有点儿红,手握成拳在最前面遮掩着咳了一声:“……他今儿个有些不得劲,我让他在屋里歇着呢。”

    柳哥儿都是要当阿姆的人了,这些话纵然宋嘉祁说得再隐晦,他还能听不懂?只愣了一愣,柳哥儿便转过头继续缝着手上的一只带围巾的企鹅。只是嘴里念叨了一句:“小白也真够心急的……”

    宋嘉祁忙活了一早上,请柳哥儿帮忙看着点儿店,自己则急匆匆往早市那边赶。

    那边儿有一家卖豆腐脑的,昨天薛白累着了,得吃点儿好的补补,都说豆腐养人,早上先吃点儿豆腐脑,到中午再给薛白炖鸡汤。

    柳哥儿也不客气,宋嘉祁一走就直接进了店里,直奔宋嘉祁和薛白住的小隔间。

    那屋里合欢香、□□之后的味道都还没散呢。

    薛白早醒了,只是腰软腿软不想下床,只用被子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百无聊赖地在床上打滚,滚着滚着冷不丁的就瞧见了柳哥儿。

    薛白见到柳哥儿还有些不好意思,把半张脸藏进被子里:“小云……”

    柳哥儿有些好笑:“给了你是让你慢慢用的,怎么一下子用去那么多?”

    薛白小声嘟囔道:“我这不是心急嘛……”

    却说郑鑫儿,自得了他爹的保证,很是松了一口气。他心中感念薛白的好,时常到镇上来找薛白玩儿。

    薛白也挺乐意郑鑫儿来陪他的。

    “这么说,你爹同意啦?”薛白两手一拍:“太好了,你爹到底还是顾及你的。”

    郑鑫儿几乎想冷笑了,他现在是对那个家失望透顶了。不过这话也不必与薛白说,省得再让薛白跟着一块儿不痛快。

    郑鑫儿转脸换了个话题:“小白,我不想在村里了,我来你家这店里帮工可好?——我不要工钱,你管我吃住就行。我欠了你那么多钱,让我还上可难了,做工抵消行吗?”

    薛白有些为难了。他下意识转头去看了眼自己和宋嘉祁住的小屋,想了一想,自己这铺子里除了这间屋子,还真没什么地方能住人了。

    ……要是在店里打地铺,他晚上还能和宋嘉祁放下心来翻云覆雨吗?!

    薛白为难地看了郑鑫儿一眼,艰涩道:“这恐怕……唉,我到时候领着你转一圈你就知道了,这店里用不用得着人手另说,是真再住不下人了。”

    郑鑫儿有些失望,不过也没有多说什么。

    “你放心,你想来镇上做工的话,我会让宋大哥帮你打听着的,我家不成,这镇上总有人家招工。”薛白见郑鑫儿神色恹恹,连忙补充道。

    “我看不必了……”郑鑫儿道,“这就是人家招工,我一个哥儿,谁会招我呢?”

    薛白一想也是,这要招也是招汉子啊,未出阁的哥儿招来也是麻烦,便诺诺不语了。

    晚上歇下的时候,薛白靠在宋嘉祁怀里,跟宋嘉祁大致说了下郑鑫儿的想法。

    宋嘉祁头皮一麻:“你不会真想让他来咱家帮工吧?”

    难道在他不清楚的情况下他家小白什么时候添了个圣母属性?

    “哪儿能?”薛白微微蹙起眉:“来咱家实在是不合适……我想着,你教给柳哥儿缝的哪些东西,现在都供不应销了,鑫儿手艺活儿也不错,你看能不能让他也做点儿玩具拿到柳哥儿家铺子里卖,让鑫儿也得几个钱润润手?”

    “这倒是个主意,”宋嘉祁沉吟道,“就是不知道柳哥儿家愿不愿意了……罢了,我明天上他家问问去。”

    宋嘉祁低下头在薛白额上亲了一口:“我家小白就是聪明。”

    薛白脸上一红,默默地缩进被子里。

    柳哥儿家并没有同意宋嘉祁的提议,或者说只答应了一半。

    原因无它,他家也和宋嘉祁家的铺子一样只有一个小隔间呢,再来个人住哪儿?都是年轻小夫夫,小沈老板和柳哥儿也不希望家里随时亮着一盏电灯泡。

    不过让郑鑫儿做活的事儿,两人倒都没有意见。柳哥儿还怀着身孕呢,小沈老板可不舍得让他一直操劳,有个人分担也是好的。

    宋嘉祁把这话学给薛白听,薛白虽然遗憾,却也没有别的法子。

    “就让鑫儿先赚些钱再说吧。”薛白起身在家里收拾了一些布头,又拿上几个样品、图纸,一起捆进一个小包袱里。

    “我明天回趟村子找鑫儿去。”

    宋嘉祁不舍得让薛白多走山路,便道:“我送你。”

    “不用不用,”薛白连忙摆手:“家里的生意可别因为我耽误了,宋大哥好好在家看铺子。”

    宋嘉祁有点儿郁闷,心道什么时候教会薛白驾驴车才好,这样他去镇上找郑鑫儿也方便许多。

    郑家正一副拔剑弩张的气氛。

    郑宝根要郑鑫儿先把钱拿出来,郑鑫儿偏不肯,要郑宝根把亲退成功了才给钱。

    郑鑫儿谨慎些也无可厚非,只是有一事:李家没拿到当时的聘礼,又怎么可退亲呢?两父子就这么僵持不下了。

    听见薛白来找他,郑鑫儿心中一喜,以为薛白改了主意愿意让他去镇上帮忙了;郑宝根却面色一愣,心想不会是郑鑫儿跟自己打了幌子,这头却要把那钱还给薛白了吧?

    他使了个眼色,他媳妇儿、郑鑫儿的娘就不得不挪到外头,偷偷的听薛白和郑鑫儿的对话。

    听说不是让自己去镇上,郑鑫儿有些失望,但转念又好了:毕竟薛白心里还是想着他的,给他带来了其他的生财门路。

    就是不能去镇上住,无法和这一家子剥离开来有些可惜了。

    “……你别小看这个东西,现在在镇上也算有些火啦,好多有孩子的人家都会买来给孩子玩儿。你好好做,每个给你五文钱可好?”

    一个玩具也就卖二三十文,布料、,棉花都是宋家出的,这个价格也是对得起郑鑫儿了。

    郑鑫儿心不在焉地摆弄着手里的玩具,轻轻点了点头。

    “啥!一个五文钱?”郑宝根眼睛瞪得老大,转头去看在院子里给菜地浇水的郑鑫儿,放低了声音:“他出来就没给你说这事儿?”

    郑鑫儿的娘轻轻摇了摇头。

    “妈个巴子!这混账是想独吞啊!”郑宝根烦躁地在屋里走来走去。“我说他咋有那么多钱,原来是背着家里闷声发大财……不行,我可不能让那小兔崽子给糊弄了!”

    郑鑫儿的娘苦了一张脸:“这事儿也是薛白刚告诉鑫儿的,哪能是鑫儿有心瞒咱们?”

    “那他现在咋不说?嗯?你是他亲娘他都没告诉你,这混账的良心是被狗吃了!”

    郑鑫儿的娘诺诺无言。

    郑宝根不耐地挥了挥手:“这事儿我心里有数,你就别管了!”转念又恶狠狠地道:“别上郑鑫儿跟前多嘴,不然我连你一块儿收拾!”

    郑鑫儿的娘缩了缩脖子,在自家当家的面前到底不敢再多说什么了。

    而郑鑫儿还对这些浑然不知,心里还在为着能赚到钱了对未来充满了希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