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5|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十六团购猪肉

    两人在院子里说着话呢,宋嘉祁就从屋里出来,还拿了一件外衣给薛白披上。

    刚才他俩在屋里“闹着玩儿”,一听见郑鑫儿的声音薛白着急忙慌地就跑出来了,生怕被堵在炕上可要丢大人。

    这一着急就光穿了棉袄没套外罩。

    虽说也不差这一层布,宋嘉祁还是贱兮兮地出来秀恩爱。

    郑鑫儿一只单身狗,眼都要被闪瞎了。

    薛白有点不好意思,连忙接过衣服披上了,对宋嘉祁道:“鑫儿家后天去镇上办年货,想借小毛一天。”

    借家里的牲口是大事儿,得跟当家的汇报,让当家的做主才是。

    宋嘉祁转头看向郑鑫儿,郑鑫儿亦向他点头打招呼:“宋大哥。”

    宋嘉祁想起来了:当初他们成亲前差个掌勺的,薛白请了郑鑫儿来做大厨——后来是莲娘说郑鑫儿是没成亲的小哥儿不合适,才请了徐婶过来帮忙。

    成亲那天郑鑫儿也来了,只是宋嘉祁并没注意。不过这名字宋嘉祁可听了不止一回,既然是薛白的好朋友,宋嘉祁也礼貌地点头还礼,对薛白道:“你的好朋友,你的小毛,你说了算。”

    郑鑫儿眼里闪过一丝惊讶:这哪有汉子让自己屋里的做主的?

    薛白竟也不扭捏:“那鑫儿你后天早上来牵小毛吧。”

    郑鑫儿点了点头,却还是下意识地向宋嘉祁询问:“宋大哥,不知道这钱咋算?”

    还是觉得这样大的事情,还是跟人家当家的商量更合适。

    薛白也没有觉得不妥,仰起头一起看向宋嘉祁。虽然他和郑鑫儿关系好,却也知道这钱不能不收:要是不收钱村里人会怎样有样学样蹬鼻子上脸,薛白再清楚不过了。宋大哥不喜欢那样。

    宋嘉祁沉吟一下,这借驴跟宋嘉祁载他们去城里又不一样。“你给三文钱吧。”

    这个价格不算贵:在镇上租一辆车回来,不说来回,就单程也得五文钱呢。

    郑鑫儿道:“我回去跟我爹说。”

    宋嘉祁道:“不过要有人问起来,你还是说我家要了五文钱吧——我这是看在你和小白关系好的份儿上,可别开了这个先河人人都上我家来借驴车。”

    郑鑫儿了然,向宋嘉祁递去一个感激的微笑。

    郑鑫儿回到家里,只有他娘和嫂子在屋里做针线。

    郑鑫儿把去薛白家的事儿跟他娘说了,他娘听了宋嘉祁开的价格,喏喏道:“三文啊……鑫儿,你不是和薛白关系挺好吗?这咋还要这么些钱?”

    “是挺好啊,但是他家汉子在呢,还能是他做主?”这么说着,郑鑫儿却想到了宋嘉祁对薛白说“你说了算”时的样子。“三文钱也不多,在镇上租一趟车就要五文钱呢。”

    “这又不是城里的车,这不是咱一个村子的吗?”郑鑫儿的娘手无意识地在炕上搓了搓,却也知道没有再转圜的余地了:“那等会儿你爹回来了跟他再说一声儿。”

    郑鑫儿左右看看:“爹呢?”

    郑鑫儿的娘喃喃不敢吭声。

    “……又去赌牌了?”郑鑫儿一见这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哪儿来的钱?要是这买年货的钱让他输完了,我看后天也不用借那驴车了。”

    “不能够,不能够。”郑鑫儿的娘说着,从怀里摸出来一小串用线绳串起来的铜钱,约么有十几个:“这是你爹让我给你的,后天去镇上,你想买啥自己买点儿。”

    郑鑫儿简直惊呆了,从他娘手里接过钱时还有些难以置信:“这真的是给我的?”

    他娘点点头,没有多的话,低下头继续做活儿。郑鑫儿的大嫂羡慕地瞧了那钱一眼,也快速地收回目光低头做活儿。

    郑鑫儿没有注意到这些。他摸着手里的十几个铜板,心里渐渐也暖了:他爹虽然喜欢赌牌,却并不赌大的,这方面还知道点分寸。

    其实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他爹虽然懒,只知道自己享福,可是他和大哥、小弟都长大了,以后只要他们都勤快点儿,把地里照顾好,爹不干活也就不干活儿了。

    日子照样能过起来。

    小白的日子都好过了,自己家以后也不会太差。对以后的生活,郑鑫儿还是充满了希望。

    不止是郑家在计划着买年货,整个村子都进入了过年的氛围。

    碧溪村是个穷村,在这年根底下也难免“奢侈”一把,要割点肉吃。

    这个时代的肉宋嘉祁买过几次,和薛白成亲时的喜宴,薛白回门时也买了三斤做礼,其实并不贵,一斤五花肉八文钱,瘦肉更便宜点儿,只要七文,卖一只苹果就回来了。

    不过这个时代的斤两和现代社会的不同,若要按克算,这里的一斤大概就只有300g。

    穿到这儿之后宋嘉祁没吃过几次肉,自认为已经够入乡随俗很勤俭节约了,但是村里人明显比他更会过日子。

    半下午的时候村长拿着他的大锣:就是他给宋嘉祁和薛白主持婚礼时用的那张锣,在村口“duangduangduang”地敲了起来。

    宋嘉祁正在院子里练习用农具:薛白说想在院子里再开一块儿菜地,春天就可以种点儿菜来吃,虽说空间里的菜够他们吃了,但院子空着也是空着,种了菜拿出去卖也是好的。

    薛白发话了,宋嘉祁自然照办:再说春耕在即,他还不会种地呢,正好练习练习。

    这一阵锣声把宋嘉祁吓了一跳,差点没锄到自己的脚。

    “小心!”薛白连忙跑过来,蹲下仔细查看:“还好没有锄到——还是我来吧,我看你锄地看得我心惊肉跳的。”

    宋嘉祁有点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在种地这件事儿上他确实没什么天分……

    不过再没天分也不能自己在家坐着让老婆去种地啊。宋嘉祁开始狡辩:“这怎么能怪我?都是那锣声吓到我了,不然我肯定锄得好好的!——也不知道是谁,好好的敲什么锣?”

    “是村长,一般村里有事儿的时候,村长都会敲锣来召集大家。”薛白算了下日子:“快过年了,今天应该是召集大家问要不要一起买肉,宋大哥我们要去看看嘛?”

    “……买肉?怎么买?”

    “就是大家一起出钱买两头猪杀了分肉。谁家要多少肉得先跟村长说了,好算买多重的猪。想要猪血下水也可以,这样算下来要比去镇上买肉便宜不少呢。”

    以前在薛家,就是薛老娘每年也会在这时候买上二三十文钱的肉包一顿饺子。薛白想起饺子,就觉得自己的嘴巴里分泌出了不少口水,拉拉宋嘉祁的袖子:“宋大哥我们也去看看吧。”

    看到薛白明显馋了的小模样,宋嘉祁挺高兴的。薛白刚嫁过来两天吃米饭都会诚惶诚恐,炖了土豆红烧肉就只敢夹土豆,一副小可怜模样,哪像现在都知道跟自己要肉吃了。

    宋嘉祁不想薛白太省,也不需要薛白省。他们家现在也算“有车有房”,虽说不是父母双亡,宋嘉祁的父母远在另一个世界也不需要他们供养,暂时也不需要攒奶粉钱,吃点儿肉还吃不起吗?

    宋嘉祁永远忘不掉新婚之夜自己看到的那具身体:那么瘦,那么小,抱起来那么轻,说是皮包骨头都不为过。

    跟自己过了半个月,虽说胖了一点,也没有多少。

    他们揣上钱过去的时候,村长已经在村口的大树后头捡了个背风的地方坐了,前面排了长长的队。

    宋嘉祁在队伍里瞧见了不少认识的人:薛老娘是早早的就排在了前头,王桂花跟在她的身后;队伍中还有上次办喜事儿来帮忙的徐婶,邻居猎户大叔,还有李小叔。

    当然还有好多和李小叔一样,曾经蹭过他家车,后来堵过他家门的人。

    宋嘉祁领着薛白跟村长、薛老娘、徐婶、猎户大叔打了招呼,看也不看其他人,直接排到了队伍后头。

    队伍最末的人回头瞧了他们一眼,有些惊怕地往前挤了挤。

    ……真是莫名其妙。

    宋嘉祁懒得感受周围人对他们的态度,薛白却有些不自在,连话都不怎么说了。

    宋嘉祁最见不得他小可怜的模样,引着他说话:“咱们买多少肉?——往年什么价格?”

    薛白愣了愣:“……我也不知道qaq”以前都是薛老娘或者王桂花来买,薛白只知道比镇上卖的便宜,具体价格却不知道。

    “好吧,那咱们买多少?”

    薛白想了想,小心翼翼地问:“咱们买……五斤?”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也不算小,前面站着的人几个人听见了,下意识侧头看过来。

    薛白缩了缩脖子:“……要不,咱买三斤吧。”

    他们家里只有两个人,往常一大家子薛老娘也才买四五斤肉包饺子。

    宋嘉祁失笑,这两三斤肉也值得排队一回?不过他的余光看到周围的人,并没有多说什么。

    等到排到了他们两个,村长抬头,瞧见是宋嘉祁,有点不高兴,不过还是开口问了:“要多少?”

    宋嘉祁道:“二十斤,下水也要一副,要肠子。”

    村长:“……”

    身后的人也瞬间安静下来,连薛白都长大了嘴巴,半天合不上。

    “你知道多少钱一斤吗?”村长忍不住问了一句。

    “不知道。”宋嘉祁摇了摇头,不过不是说比镇上便宜吗?

    “……”不知道你还买这么多?村长几乎担心他到时候拿不出来钱了。“按往年的来算,一斤得五六文。”

    “哦,”宋嘉祁点了点头,“有排骨吗?”

    得,人家不在乎。村长也不多言语了,“有,论扇卖,按三文钱一斤,都是几家人商量好了要一扇,你有商量好的人家吗?”

    “……”宋嘉祁没有,于是宋嘉祁道:“那我们家自己要一扇吧。”

    这下他身后不安静了,整个炸开了锅。

    “宋,宋大哥咱要这么多干啥?”连薛白都忍不住拉拉他:“那排骨里克有骨头,不划算呢。”

    小傻瓜,排骨才好吃呢!宋嘉祁忍住舔嘴唇的冲动,摸摸薛白的脑袋:“没事儿,咱还有二十斤肉呢,你吃肉我啃骨头。”

    刚想问“肉还要吗”的村长默默把话咽了下去。

    村长其实不认识几个字,但他自有他的记账方式:写正字。

    宋嘉祁见他在一个符号前画了一个方块,后面写了四个正,又画了一扇排骨,一根绳——大概是肠子的意思吧。

    末了村长还是嘱咐他:“宋小子,这少说得三百个钱,你可得准备好啊。”

    宋嘉祁点点头,向村长道了谢,拉着还有点呆的薛白回家了。

    其实三百个钱也不算太多,搁在一般人家也不是拿不出来,只是真没人拿这么多钱来吃:于是宋家除了“小气,不帮衬村里人”之外,又多了个罪名:馋鬼。

    只是这背后有没有羡慕嫉妒恨,就不为人知了。

    宋嘉祁不得不承认,虽然他不是女人,却也该死的有着“看见打折的东西就忍不住要买买买”的病。

    ……所以他下午犯病了。

    不过宋嘉祁并不后悔,那是肉啊,放开肚子吃就好啦。到时候他可以给薛白清炖排骨红烧排骨糖醋排骨,把薛白养的白白胖胖的。

    宋嘉祁这么想着,手就环上了那明显过于纤细的腰。

    薛白还在认认真真的思考人生呢:宋大哥怎么可以买那么多肉?他们吃得完吗?吃不完坏了怎么办?让老鼠咬了怎么办?被……被人偷走了怎么办?

    要是有人上家里来借肉、蹭饭可怎么办啊啊啊啊啊。

    qaq

    还没有想出一个头绪,自己就落入了一个怀抱。

    “诶?……宋大哥?”

    “小白,你太瘦了。”宋嘉祁装模作样地摸了摸薛白身上的骨头。

    “……也没有很瘦啊。”饭都吃不饱,怎么可能不瘦?不过他并不是最瘦的一个,村里有好几个小哥儿和女娃娃比他还瘦呢。

    “等肉来了,你至少一天要吃一斤肉,中午半斤晚上半斤……嗯,如果超过一斤还有奖励。”

    薛白下意识地咽了咽口水,他这辈子都只听过薛老娘、王桂花跟他说“少吃两口”,还从来没有人跟他说“你每天得吃一斤肉”。

    “……有什么奖励呢?”

    薛白问。

    “就奖励……奖励你一个娃娃好不好?”

    薛白的脸红了。宋嘉祁的手也渐渐不老实起来。

    半晌,薛白轻声道:“……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