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5|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四十五红金鱼

    薛白靠在炕上,一边晒太阳,一边缝着什么东西。

    缝一会儿他还要把宋嘉祁的龙猫零钱包拿出来比一比,看看自己缝得像不像。

    越比,薛白的眉头就皱得越紧。

    他叹了一口气,把小零钱包和自己缝得那个远远地丢在炕尾,赌气不弄了。

    那日宋嘉祁说想到了个赚钱的法子,回来就跟薛白说了。薛白也不耽搁,回家拿了布就开始做——他还不舍得用宋嘉祁新买的布头,就拿之前做嫁衣剩下的红布布头缝了起来。

    红色嘛,就不适合缝龙猫了。薛白左看右看,看见了邻居家院子里雄赳赳气昂昂的大公鸡。

    薛白喜欢小动物,要不是现在季节不对不好养活,他还想在自己家院子里养上几只鸡呢,回头下了蛋还能给宋大哥改善伙食。

    过了两天,薛白把成品拿给宋嘉祁看。

    宋嘉祁:“(⊙o⊙)不错嘛!”

    薛白有点小得意。

    宋嘉祁又把大公鸡拿来仔细看:“小白这红金鱼缝得真不错,放进水里都能游啦!”

    薛白:“……”

    什,什么红金鱼他见都没见过!qaq

    又过了两天,莲娘过来串门,问起以后二人的打算,宋嘉祁不知道从哪里“嗖”的一下就把薛白的大作拿了出来:“娘你看,小白这红金鱼做得活灵活现的,小孩子肯定喜欢;不说小孩子,就是大人,大过年的这红金鱼挂在家里也喜庆:这叫年年有余,我想着让小白多做几个,回头拿去镇上卖卖试试。”

    莲娘接过来眯着眼仔细一看:“红金鱼?”

    宋嘉祁大致一比划,莲娘就明白了:“哦!我知道,前年村长弄回来的年画上,就画了有金鱼!”再低头看看手里薛白做得:“像啊,真像的!”

    莲娘欢喜极了,高兴地拉着薛白的手:“想不到我儿还有这本事!”那模样就像一个现代的妈妈看着奥数得了冠军的儿子。

    薛白:“……”

    这两个人要是嘲笑他就算了,竟然是真心实意地夸奖他做得像红金鱼啊!

    ……谁没事儿记得前年的年画什么样啊?我是没见过红金鱼的啊o(>_<)o

    回去之后薛白就把那“红金鱼”偷偷藏了起来,压在箱子的最底层,并且决定把这其实是只大公鸡的事实瞒宋大哥一辈子!!

    之后也不怕浪费布了,拿着宋嘉祁新买的软软的白棉布,薛白打算照着宋嘉祁的零钱包做个一模一样的。

    之前是把活物转换成布偶,做不好是正常!照着布偶做布偶是不会有错的了!

    结果……

    炕尾的龙猫零钱包旁边丢着的那一只,怎么看起来有点像小兔子?

    薛白郁闷坏了——以前他没嫁过来就累得宋大哥花了好些银子,又是聘礼又是摆酒的,现在好不容易宋大哥都找到了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了,他却根本帮不上忙。

    薛白陷入了深深的自我厌恶中。

    宋嘉祁从外头回来,就瞧见自家小媳妇坐在炕上瘪着嘴。

    “怎么啦,谁惹我们家小白不高兴啦?”

    宋嘉祁跑到炕边儿,把笨重的棉鞋甩掉,爬上床用被子把自己和薛白裹在一起。

    ……不要想歪,他真的就是上来暖和暖和。

    这古代的冬天真冷啊,还是晴冷晴冷的,你瞧着外头有太阳,出去转一圈儿照样要冻掉半条命。

    关键这个世界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没有羽绒服啊!棉花倒是也暖和,到底没羽绒服又暖和又轻薄不是?

    “这大白天的怎么就把被子抖开了。”薛白之前虽然在炕上歪着,确实穿戴整齐的,谁像宋嘉祁,一回来就跟进了解放区似的,又是脱衣服又是脱鞋的。只是见宋嘉祁上来了,薛白还是赶紧的把针线收拾了起来,以免不小心扎到他;又把宋嘉祁冻得通红的爪子放到自己的肚皮上暖着。

    “反正也没人上咱家来,管我呢——我在自己家呢爱干啥干啥。”宋嘉祁一时没反应过来,顺手还摸了两把——啊,好像是长了点肉了……

    手下的皮肤被他冰凉的爪子一摸不受控制地抖了两抖,宋嘉祁这才回过神,连忙把手抽回来了:“你干嘛,故意撩拨我是不是!”宋嘉祁指指外头,“这大白天的,你想干什么不害臊的事情?”

    “谁……谁撩拨你了。”薛白又是害羞又是好笑地嘀咕了一句:“这不是心疼你嘛,不识好赖。”

    宋嘉祁把手在炕头好好烤了烤,烤暖了才往薛白跟前凑:“不是你撩拨我是谁撩拨我?别人也撩拨不动我……嘿嘿,过来给我摸摸?”

    “手都不凉了还往里头摸啥!”

    “就是不凉了才摸呢,手冰凉我还怕冻着你呢!”

    虽说天冷,宋嘉祁也得往外跑。本来薛白是要跟他一起出去的,被宋嘉祁按在家里。

    这眼看就剩个十几天就过年了,过罢年就要开始春耕了。他们既然打算开荒,就要趁早选地才是。

    不过上次因为驴车的事儿,村长近来对宋嘉祁颇有些不冷不热的,这看地、量地、登记都得村长经手,现在村长不说不上心吧,反正也没上多少心。

    宋嘉祁摸了摸鼻子,却也没后悔自己的决定。

    不是说大多数人都这么干,这事儿就是对的,就该这么干。宋嘉祁不敢说自己是百分百对的,但他也不屑于加入那大多数的人,为了点可笑、毫无意义的“邻里和睦”拉低自己的逼格。

    后来宋嘉祁干脆不用村长领着他转了,没得看人白眼。直接和村长说他先看着,看好了地再去找村长。

    村长也就同意了。

    只是这荒地既然是荒地,那确实是不大好。宋嘉祁虽然对土地不懂,也知道石头多的、水分少的地不好。

    想了想,宋嘉祁决定先回家来跟薛白商量一下,种梯田的可能性。

    “梯田?”薛白疑惑地看宋嘉祁一眼,“那是啥?”

    “那……”这光用嘴也形容不来,宋嘉祁连比划带说的,就差从炕洞里掏出把灰堆成小山跟薛白讲解了。

    “这,这能行吗?”薛白不敢相信,这个世界有没有种梯田的不知道,反正这方圆……他去过的最远的地方都没见过有啥梯田的!

    “试试吧,要是可行,弄下来的石头和土还能再盖间房。”宋嘉祁握着薛白的手在唇边亲了一下:“总觉得让你住这小破屋委屈你了。”

    薛白任他握着自己的手,成亲时间不长,薛白却已经习惯了宋嘉祁的亲密。“哪儿委屈了,够住就行……其实小家也有小家的好处,一抬头就瞧见你了。要是大房子,找人都得多费劲?”

    宋嘉祁嘴都要咧到后耳根了:这么朴实的情话是谁教他家薛小白说的?

    “嘿嘿,不过现在是够住,以后呢?”宋嘉祁圈住薛白:“以后你不给我生一三五七九个胖娃娃,我是不会放过你的!到时候房子不够大,这屋子里站都站不下!”

    薛白被他描述的场景逗乐了,乐着乐着,又有点难过。

    “怎么了?”宋嘉祁低下头,拿自己的鼻子尖去拱怀里的人。

    “……没事儿。”薛白扭了扭身子,“宋大哥,咱还是少盖点房子吧,我怕我生不了那么多qaq”

    ……明明薛白说这话的时候是真伤心,宋嘉祁却十分想笑。

    为了不让自家小媳妇更难过,宋嘉祁努力板起脸:“我说笑呢,你还当真了,生一个三个就算了,生七个九个那是人还是母猪?”

    宋嘉祁把薛白抱在怀里,小心哄着:“要是生一个,咱家所有的东西都是他的,要把他宠得无法无天,将来谁要敢欺负我儿子我就去打他爸,你说好不好?”

    “好好好!”

    薛白在担心什么,宋嘉祁很清楚。

    他们成亲不久,但宋嘉祁已经发现了,薛白简直“心机”到不行!每次完事都拒绝马上洗澡,还要往自己腰下垫枕头,宋嘉祁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吗?

    哥儿怀孕是不容易,大多数终其一生只有一两个孩子,生下的孩子还是哥儿的概率起码占一半。有的一辈子也没个孩子,像那个李小叔——宋嘉祁也是后来才听薛白说的,李小叔一辈子没有孩子,年轻的时候做了人家的后阿姆,现在跟继子关系也一般般,老伴儿也走了,其实日子并不好过。

    不过孩子的问题上,宋嘉祁并不着急。

    他早就知道自己是个gay,要是没来这个世界,没遇上薛白,无论他在现代找个怎样的男朋友,都注定了是要断子绝孙的。

    无论薛白生男孩也好女孩儿也好哥儿也好,都是上天对他额外的恩赐——就算生不出来,宋嘉祁也做好心理准备不知道多少年了。

    郑鑫儿走到宋家院子外头,朝院子里探探头——静悄悄。

    郑鑫儿抬手敲了敲开着的院门:“小白——诶不对,宋家的!在家不?!”

    屋里一阵叮呤咣啷鸡飞狗跳。

    好半天薛白才从屋里跑出来,头发都有点儿乱了:“你咋来了?”

    “咋?我来的不是时候?”郑鑫儿促狭地瞧着他笑。

    “哪儿啊——”薛白有点心虚:“你啥时候来都是时候!”

    “哦,那我可要进去坐坐了……”郑鑫儿抬腿就往院子里走。薛白连忙拦住他:“行了行了,我的好鑫儿,你到底啥事儿?”

    郑鑫儿也只是吓吓他,到底不是真要去屋里坐,现在薛白问了,他也就直说了“是这样,俺家后天想去镇上买点年货,俺爹让我来借你家驴使使——放心,俺家给钱,不让你难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