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05|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回门

    很快到了三天回门的日子。

    天亮没多久,村里人就看见宋嘉祁拉着一辆驴车,上面坐着一身簇新的薛白,往薛家去了。

    成亲前宋嘉祁就买好了布,只是薛白这些天净跟他在床上滚了,哪有时间做衣服?眼瞅着就要回门,还是宋嘉祁忙不迭的骑着小毛驴去城里给他买了两身现成的。

    薛白这辈子就没穿过新衣服。哦,除了成亲那天的那件喜服。

    不止是他,一般村里孩子多的人家那都是没穿过新衣裳的——谁家不是老大的衣裳小了给老二穿,老二穿小了再给老三?一件衣服穿得破破烂烂的,倒跟个传家宝似的。

    薛白从小到大穿得都是薛中的旧衣服,而薛中的衣服也是从薛高和薛海穿剩下的。

    甚至有的时候衣服破得没法穿,莲娘就把几件破衣服拼成一件好的,给薛白和小妹穿。

    薛白也从不觉得委屈:这村里的孩子谁不是这样过来的?

    现在宋嘉祁给他买了新衣服,薛白倒觉得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摆了。又被宋嘉祁驾着驴车从村里转了一圈,那么些人看着呢,薛白更觉得不好意思了。

    虽说成亲那天也是这样,可那时候他盖着盖头什么不知道!

    宋嘉祁和薛白成亲时那顿丰盛的喜宴被村里人拿出来说了好些天,现在又见宋嘉祁驾着驴车载着薛白,驴车上还放了好些的东西,不禁又议论起来。

    有的人羡慕人家有驴车,有的人则嗤之以鼻:“就那几步路也要赶个车,又不是大姑娘出门子,浪什么浪!”

    薛白自己也很不安:“宋大哥,其实也没多远,不用赶车吧?”

    “咋不用?”宋嘉祁回过头来:“有车不坐不是浪费吗?每天给这驴子吃那些草料,不是白养活它了?”

    薛白被宋嘉祁的歪理说得无言以对,一时竟觉得还挺有道理的。

    宋嘉祁给薛白准备的回门礼是两条大鱼,一条肉,还有不少土豆和白菜:这在村子里已经算不轻的礼了。

    薛白看着那条肉,欲言又止的:“其实村里不咋讲究这回门礼,两条鱼也就够了。”白菜和土豆倒没什么,菜对村里人来说不值钱也不打眼。

    宋嘉祁乐了,这自己还没嫌多呢,薛白倒是嫌多了:“给你娘家多送点东西部好吗?给你涨脸呢。”

    薛白有点苦恼:他又担心村里人会惦记上自己家,又担心宋嘉祁这样大手大脚的以后日子难过。

    不过终究是把自己养了这么大的家人,宋大哥这也是给自己面子。薛白叹了一口气,不再说什么了。

    到了薛家,莲娘早就拉着小妹在院门口等着,薛贵和薛海也在屋檐下说着什么话,见薛白他们来了,连忙走到院门口。

    宋嘉祁拎着鱼和肉,却并没递出去——来时薛白交代了,一定要亲手给了薛老娘,不然谁接了这东西谁就得倒霉了。

    谁知这时从东屋探出个脑袋,往外瞧了瞧,看见宋嘉祁手里的东西立刻出来了:“这是小弟回门来了吧,这东西怪沉得,我来拿我来拿。”

    这是个高瘦的女人,长手大脚的,薛白没见过。就是薛高新娶得媳妇儿。

    今天薛白回门,按理说也是薛高的媳妇回门的日子。

    只不过她算是被自己爹娘“卖”到薛家当媳妇儿的,这能不能回门还要看薛家的脸色:这不薛老娘不给准备回门礼,又不乐意薛高往外跑耽误干家里的活不准他们回去,这才留下来一起招待薛白和宋嘉祁。

    这是薛白第一次见着他“大堂嫂”——他出门子的时候薛高刚出去迎亲,两相正巧岔开了。

    这女人个儿挺高,薛白怀疑甚至比薛高还高些——薛高的相貌身材随了他娘王桂花,生得很是魁梧,个儿却不高;薛中却是随了薛富,高高瘦瘦的。

    只是性情上,薛高却像薛富,薛中倒像王桂花。

    而这女人——薛白愣愣地看着她,倒觉得她不薛中真是可惜了。

    连薛贵和莲娘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莲娘道:“薛高家的,你手也伸得太长了吧。”

    那薛高家的面不改色,径直拎着鱼和肉往东屋走,边走嘴上边回着莲娘的话:“婶子这话说得,进门是客,哪能让客人拎着东西呢,我这不是帮着接过来,您老二位好和客人好好说说话嘛。”

    作为在这个家里生活了近十八年,现在不过是嫁出去三天却被称为客人的薛白,心里五味杂陈的。

    其实薛高家的话要真论起来也没错:在古代在农村那就是这样。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哥儿也一样。

    只是薛白心里还是怪不舒服的。

    莲娘气得不行,“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什么玩意。。”

    “说什么话呢!”薛贵训斥道:“咱们都是一家人,还都那样了?”

    莲娘不敢吭声了。

    “先进屋,咱进屋说。”薛贵虎着一张脸,带头往堂屋走。他嘴上训斥莲娘,心里也厌恶那薛高家的。

    宋嘉祁跟在后头,把小毛驴牵进院子里,薛海便来帮着把板车上的土豆和白菜搬下来。

    土豆这东西,薛家就只有薛海去参加喜宴,在那儿吃过;薛贵倒也在宋嘉祁的小院儿里见过。此事见了那么多黑糊糊的沾着泥土的土蛋,薛贵围着瞧了一会儿:“这东西真能吃?”

    “能吃,不但能吃,还顶饿呢。”薛白道:“配上肉炖更好吃啦……”

    说完,他想起来那肉已经让薛高的媳妇给拿走了。

    不过不用担心,只要把这事儿告诉薛老娘,那肉和鱼还得回来。

    薛白露出了一点办了坏事偷乐的小笑容。

    “小妹,咱奶呢?”

    左看右看薛白也没见着薛老娘。按理说不该啊,这么大动静薛老娘在屋里肯定是听见了啊,难道不在家?

    薛小妹正围着那毛驴想要去揪毛驴的尾巴,被薛白一喊,吓了一跳,以为自己被发现了。

    “奶奶不得劲,在屋里歇着呢。”

    薛白有些惊讶,薛老娘的身体挺硬朗,再说自己出门子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这才了两天就病了?

    薛老娘是气病的。

    要说把这薛高家的迎进门,那真是薛老娘这辈子做得最错的一件事儿。这新媳妇那跟王桂花真是亲婆媳,俩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脾气——可是好歹王桂花是媳妇熬成婆了,当初刚进门的时候也是做小伏低大声说话都不敢。这个才进门就这样,以后那还了得?

    进门两天,薛老娘愣是把自己郁闷病了。

    这也真是老了老了——薛老娘还在心里自嘲,自己是啥人,不说见过大风大浪,要是气能把人气死气病,自己坟头都长草了。现在倒好,一个小蹄子都能把自己气病。

    王桂花也不高兴。这极品碰上极品,可不是惺惺相惜的节奏,而是——这有个人来跟老娘抢资源了!

    薛高家的进门才两天,王桂花都有一种儿子要跟自己离心的错觉!

    再说了,自己刚进门当媳妇的时候,那真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一件错事也不敢做,即便现在,她都苦媳妇熬成婆了,也不敢真跟薛老娘对着干,顶多在薛老娘顾不上的地方偷偷给自己扒拉点好处。

    现在可好,儿子新娶的媳妇倒敢当面跟自己顶嘴了。

    两人都不喜欢这新媳妇,却没有站到同一方阵找共鸣,而是互相埋怨怨恨:王桂花恨薛老娘给自己儿子找了这么个搅家精,薛老娘则是觉得上梁不正下梁歪,有王桂花这也得婆婆才会家门不幸娶进来个这样的媳妇。

    这不今天薛白回门,薛老娘就放了二房的假,家里挑水洗菜的活都被安排给了王桂花,薛富则带着两个儿子上山去砍柴。

    自从莲娘进门,王桂花哪儿还担过水?薛富拿了砍刀,拍拍屁股上山了——想到薛贵三不五时的帮莲娘担水,王桂花心里更不是滋味了。

    王桂花只能自己去担水。她的那个儿媳妇真是牵着不走打着还倒退,让她干活,她就说昨晚上累着了什么什么,地都下不了。弄得薛高倒红了脸,还向王桂花求情让她歇着。

    好像谁没打大姑娘时候来过一样!王桂花真是恨死了,不禁回想起二十多年前自己刚进门时,那可是第二天就被薛老娘支使着干活,自己就不知道疼不知道累?!

    还有薛高那个没良心的!你媳妇倒是要休息,你娘就不用啊!

    王桂花憋着一肚子气担水回来的时候,就看见薛贵一家子正其乐融融呢:莲娘拉着薛白,正在瞧他那一身新衣服;薛贵和薛海则围在土豆旁边研究着这没见过的吃食;宋嘉祁陪着薛小妹,在跟小毛驴一起玩耍——宋嘉祁到底是发现了小妹的眼睛一直盯着小毛驴的尾巴,可也不敢让她真去揪:要是被驴踢了那可不是玩的。好在这头小毛驴年纪还小,性格也还算温顺。宋嘉祁把小妹抱到驴背上,看(第一声)着她跟小毛驴玩儿。

    王桂花觉得自己也要跟薛老娘一样,给活活气病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