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流言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十七流言

    还是那句话,没有不透风的墙。

    宋嘉祁和薛白私会的事儿,也不知道是被谁看见了还是怎么地,总之又在村里范围不大不小的传了一番。

    听说瞧见这事儿的是宋嘉祁的邻居——那户姓李的、对宋嘉祁不甚友好的人家瞧见了宋嘉祁和薛白在院子里行那“苟且之事”。

    薛白的名声这回算是坏了。

    说是不检点还是轻的,不少人连放浪、不要脸这样的话都说出来了。毕竟事情发生在宋嘉祁的院子里,明显是薛白送上门去的。

    其中尤以李二狗家的传得最欢。

    或者是一种吃不到葡萄便说葡萄酸的微妙心理吧,李二狗家的现在恨不得薛白就是一滩烂泥,这才能体现出他们家没聘到薛白是一件多么值得庆幸的事情。

    宋嘉祁和村子里的人并无往来,也不会特意有人跑到他面前说八卦,这事儿还是他某一天去村中的井里打水的时候,听到几个长舌妇在他背后指指点点。

    其中就有那李二狗家的在。

    要说也是巧了,宋嘉祁作为一个外来人口对村里不知根不知底,对李二狗家的久闻大名不曾见面,也就不知道他身后站着的几个长舌妇中就有和他有“夺妻之恨”李二狗家的。

    可是也不见得他就乐意别的陌生人说薛白不好啊。

    再说这个不好究竟是哪儿推理出来的?宋嘉祁就不明白了,他不就是和自己的未婚妻见了一面儿嘛,又没做什么坏事儿,怎么就千夫所指了?

    还有那苟且之事——和自己媳妇怎么着也不算是苟且之事吧?再说他就亲到了脸颊就被薛白推得十万八千里远了,连小嘴都没亲上好嘛!

    有本事倒是指他啊,光指他媳妇是几个意思

    只是宋嘉祁一转身,那些说话的人便纷纷闭嘴了,搞得宋嘉祁一肚子的火儿没地儿发。

    而与此同时,薛白在薛家也不好过。

    在薛家众人眼里,包括薛白自己的心里,这事儿就是薛白错了。

    好在薛贵在家,薛老娘倒是没动手。只是仍少不了一顿数落:“我们家咋就生出你这么个没脸没皮的,这上赶着往爷们儿跟前凑,你不要脸我们还要呢!”

    薛白跪在院子中间,低着头不敢说话。

    薛海心里也憋气:要说他阻挠薛白和宋嘉祁见面那没有十回也有八回了。自己在这里千防万防,薛白倒好,稍微有个漏儿自己就偷跑去跟人见面了。

    这姓宋的就那么好?他怎么觉得就是个普通的傻小子呢!

    薛海简直疑惑了,自己也这么久没见那潘小姐了,咋就没有那种非见不可的冲动呢!

    ……想到那潘小姐,薛海的脸色有点不自然。

    薛贵和薛海都没为薛白说情。莲娘瞧瞧自己丈夫,没敢吭声,转而拉了拉自己大儿子的袖子。

    薛海却叹了一口气,安慰自己娘道:“奶奶罚的没错,让他长点记性吧,哪家的小哥儿像他这样。”

    薛老娘虽罚了薛白,不过也没太往心里去。这事儿听着挺不合规矩,等薛白嫁过去了,两人成了真夫妻,那别人的嘴自然就被堵上了。

    这个家里只有王桂花最郁闷这事。

    薛白的事儿确实影响到了薛家的名声——可是名声这东西,薛老娘却不是很在乎:用她的话说,她要是在乎名声,她连着薛富薛贵根本活不到现在。

    而名声这东西平时也就算了,唯有说亲的时候最为重要:薛高已经到了适婚年纪了,王桂花自以为薛老娘心里只有薛海,自己这个做娘的自然要为儿子筹谋。

    她好容易相中了邻村一户人家的闺女,那户人家也听说了薛白的聘礼足有三两——不然薛家这个在村子里算得上是中等偏穷的人家,媳妇可不容易娶。

    王桂花本想着先和那家人定下来,到了再让薛富磨得薛老娘同意了,或者干脆先斩后奏——谁知薛白的事儿就这么传了出去。

    那户人家立刻就变了口风,说自己姑娘还小,想再多留半年。

    把王桂花气了个倒仰。对着薛白更没好气儿。中午轮到她做饭,特特的少做了一点,盛饭的时候就少了一碗。

    果然,薛老娘瞧了瞧还跪在院子里的薛白,嘴里骂了一句:“不要脸的小王八犊子,今天中午不准吃饭,下午去把全家的衣服给洗了!”

    薛白偷偷揉了揉自己的腿,没敢吭声。

    莲娘瞧了瞧自己婆婆,偷偷拿了个空碗,把自己的饭倒了半碗偷偷留在屋里。

    而此刻薛白的心里却没半点因为吃不了饭而沮丧的心情,心里甚至还有一点庆幸:这次奶奶没打他,不然婚期将近,他可不想鼻青脸肿的嫁给宋大哥……

    想到宋嘉祁,薛白偷偷摸了摸自己的脸颊:那天被宋嘉祁亲过的地方好像热度还没有消失。

    真是羞死人了!薛白连忙甩甩脑袋把那天的场景甩出去,这,这宋大哥明明是个神仙,怎么可以,可以犯……犯天条呢?

    薛白愣愣地想了一会:……也许只是亲一下,不算犯天条……吧。

    当你想一个人,他就出现在你面前的概率有多大?

    薛白愣愣地瞧着宋嘉祁出现在自家门口,惊愕地看着自己——而薛白的身后,薛家众人也惊愕了。

    “你怎么跪着?!”宋嘉祁的声音情不自禁地拔高了——他手上还拎着一条大鱼,此刻也顾不得鱼,随手扔在地上就跑进门来拉薛白。

    农家院子的院门白天里是不经常关,可也不代表别人可以随便进来。宋嘉祁的行为让薛老娘很不高兴。

    要说宋嘉祁,他自从听了那些风言风语之后,心里就不舒服。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该往薛家走一遭。

    连他都被人指指点点了,薛家那个样子,还不知道会把薛白怎么样呢。想到上次薛老娘把薛白打得浑身是伤,宋嘉祁脚下的步子更快了。

    他还特意到空间里抓了一条鱼,想着能安抚安抚薛家,不让薛白受委屈。

    谁知道刚走到门口就瞧见薛白跪在院子的正当中,而屋檐下,一家人正坐着吃饭呢。

    宋嘉祁真想冲着他们喊:你们要是对他不好,我现在就带他走!

    ……好在他已经过了中二会这么冲动的年纪了。他压下怒火,努力让自己的脸色看起来不是那么难看,伸手去扶薛白起来。

    谁知薛白瞧了瞧面色如锅底搬的薛老娘,硬是跪在那里动也不敢动。

    宋嘉祁无法,只得先跟薛老娘打招呼:“薛奶奶。”

    “这还没结亲呢,我当不起你一声奶奶。”薛老娘冷哼道。

    “也不差两天了。”宋嘉祁道:“您是薛白的奶奶,就是我的奶奶。”

    宋嘉祁回身找自己带来的那条鱼——那条鱼被他情急之中扔到一边,也不知是死透了没,尾巴还三不五时的甩一甩。

    “这是……这是我买的鱼,给您家送来一条。”宋嘉祁道。

    王桂花动了动,想去接过那鱼——这时临近过年却又不到过年,这鱼薛老娘铁定会让腌起来过年吃。这腌的时候,不就能偷拿一两块么。

    谁知薛老娘却道:“莲娘,去把那鱼拿去厨房腌了,等薛白出嫁的时候拿出来待客。”

    ……王桂花脚都迈出去半步,又生生缩了回来。

    莲娘答应了一声,拿着鱼去了厨房。

    宋嘉祁一颗心放下一半——不管怎么说,这鱼送出去了,求情的事儿也就好开口了。

    不过薛老娘说完话,就又坐下来吃饭,没有再搭理宋嘉祁的意思了。宋嘉祁只得自己开口:“薛奶奶,薛白跪在这里,是因为村里人说的那些话吗?”

    薛老娘瞧了他一眼。

    “这事儿怪我,不怪薛白。要不您让他起来,我跪着。”宋嘉祁道。

    这天底下也没有让女婿来自家跪着的道理。薛老娘以为宋嘉祁是故意拿话激她,脸拉得更长了:“他自己不知道一个做哥儿的本分,行事不检点让人说闲话,我不管教他,将来嫁到你那儿你也得怨上俺们家没教好孩子!”

    “我不怨啊——”宋嘉祁道:“外头那些人再怎么说,薛白也不是嫁去他们家。他既然嫁给我,只要我不嫌弃他,没什么闲话,您怕啥呢?”

    好嘛,人家夫家都这态度了,薛老娘也懒得当恶人。“你要嚷他起来就起来,以后有啥事儿别来俺家说。”

    宋嘉祁心想,好不容易把薛白救出火坑,他才不会自己再送上门呢。

    对于宋嘉祁,薛老娘的态度最近其实很见软化——毕竟是要做亲家了。

    第一次见到宋嘉祁那么过激,完全是因为宋嘉祁的出场时间、地点、状态都太离谱了……

    如果没错,以后薛家和宋嘉祁都少不了来往,薛老娘不想把事情弄得太僵。因此不但让薛白起来了,还留了宋嘉祁吃午饭。

    中午的饭少做了一口——此刻正好再做点,连薛白的那口也做了。

    薛老娘带着王桂花、莲娘、薛白和小妹在厨下吃,桌子让给了男人们。

    这算是宋嘉祁第一次见农村真正的男女分桌吃饭,竟连薛老娘自己都不上桌,宋嘉祁不禁心中称奇。

    晚上,莲娘对薛贵道:“以前总觉得小白给了那么个外乡人,我心里不踏实,今天见了那小宋维护小白的样子,这心里呀才安了。”

    薛贵没吭声,算是默认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