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6|灾年(三)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八十六灾年(三)

    宋嘉祁在镇上左转转、右转转。今天他跟薛白说好了,特意来镇上找解决办法的,因此倒不急着回家。

    “呦!这位公子,我们老板前几日又进了一批好货,您要不要来看看?”

    宋嘉祁顿住脚步,面前正是之前他买玉米、辣椒、西红柿的盆景店,店里的伙计显然是记住他这个出手阔绰的客户了,见宋嘉祁路过门口便招呼道。

    “啊……”宋嘉祁刚想拒绝,却转念一想,这些盆景店为了让一些花四季常开,通常都会设有花房,花房……也算是个小型的大棚吧?反正原理、作用都是相通的。

    虽然没有再买盆景的打算,可抱着学习的态度,宋嘉祁还是跟着那伙计进去了。

    宋嘉祁其实来过这家店的花房,当初他来挑了一颗玉米穗最多的玉米。不过那时候他一心扑在玉米上,没有太注意花房是个什么样子。

    而这一次宋嘉祁则着重看花房。

    四面是青砖墙面,没有屋顶,上面是一层明纸。倒是和宋嘉祁的设想差不多,只是这明纸这样放,就不怕下雨吗?

    这么想着,宋嘉祁就问了出来。

    “不怕啊,”那小二笑道,“怎么,公子家里没有花房吗?这明纸是刷了桐油的,并不怕淋雨。只是若是风大了,还是得堆些稻草在上面挡着,不然那明纸太脆,容易被吹坏了。”

    Σ(⊙▽⊙”a宋嘉祁觉得,自己悟了。

    虽说明纸和桐油的价格都不便宜,但是宋嘉祁却觉得,这些东西保存好了是能重复利用的,今年用了明年还能用,每年都能多种一季粮食,总归还是赚的。

    之前开梯田时,山里许多树木都被砍了,堆在一处,现在正好可以用上了。

    田地四角安置了木桩,宋嘉祁还乐观的想,到了春夏改装改装还能当稻草人用吓唬鸟雀。而此时则是用来搭放明纸的架子。

    明纸盖在上面,再刷上透明的桐油,等天再冷一些,还可以在大棚里拢火盆来调节温度。本着上次的教训,宋嘉祁也没有买太多,只把一般种了红薯的土地安装了大棚:现在他也不敢肯定大棚百分之百能行。

    有了莲娘送来的十五两银子,徐婶给自己当家的和儿子去镇上找了个好大夫,又给两人买了药吃,两人身子总算好起来了。

    徐婶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去找莲娘,只说今后自己一家子的命都是莲娘的了,当牛做马在所不辞。

    把莲娘给吓一大跳:“你可千万不敢这么说,以前你也没少帮我,咋就说得上当牛做马了。再说了,那钱也不是白给你的,牛俺们不也牵走了吗?”

    徐婶抹了一把眼泪,“那能一样吗?我帮你也顶多帮你干干活,你这是救了俺家人的命啊。”

    “那也不是我救的,那是人大夫救的。别再说这话了,咱俩还用说这吗?生分不生分。”莲娘拉着徐婶的手给她擦眼泪。“况且你也知道,我哪有那钱,还不是俺家小白跟他家那口子说了,他家那口子是个面冷心热的,这是记得他们成亲的时候你来帮过忙呢,记着你的好呢。”莲娘顺便在徐婶面前给宋嘉祁说好话。在莲娘看来自己这个儿婿不错是不错,就是刚开始办的那几件事儿在村里口碑不太好。他们小两口以后总是要一直住在村里的,这名声总是好点比差点儿强。

    这话徐婶信,她跟莲娘多少年的朋友,莲娘口袋里有多少钱她能不知道吗,莲娘就不是买得起牛的人。再想到薛白和宋嘉祁,心里也只有感激的。

    “不过这也是看你的面子。我要不是跟你俩好,你女婿也不能帮俺们家。”

    莲娘这次没再说啥,心里其实也是有几分受用的。自己的儿婿有能耐给自己长脸总是件令人高兴的事儿。

    莲娘以为徐婶说当牛做马只是说说,没想到等徐婶当家的和儿子病一好,就主动到宋家地里干活了。但其实宋家的地并不是宋嘉祁在种,而是佃了出去,徐家人那么勤快,弄得几个佃户都不好意思了。

    “他们还真来啊?”宋嘉祁听薛白说了来龙去脉,也有些哭笑不得。“行,来就来吧。不过咱们也不让他们白干活,还是按日子给工钱吧。”这段时间地里正在搭建大棚,确实也需要人手。

    “他们恐怕不能要呢。”薛白有点儿为难,徐婶家都是实诚人,肯定不会打着当牛做马的名头来赚宋家的钱的。

    “不要还不好说?不要就不让他们干活,就把他们撵走,反正咱家不能让人白干活。”宋嘉祁道:“或者他们不要钱,你瞧着每天给点粮食给点儿菜的也行。”今年这年景,怕是给粮食给菜比给钱更让人高兴。

    “或者……你可以问问,徐婶愿不愿意来咱家帮忙做粉条?”

    现在家里的粉条,都是宋嘉祁和薛白做的,薛白主要负责在旁边教导指挥,宋嘉祁主要实际操作。即便如此,薛白有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要上手。宋嘉祁怕薛白累着,就像,要是徐婶科考的话,来帮忙做粉条也是不错的。

    瞧着徐家人进来的举动,应该是老实知道感恩的实诚人。

    这个提议倒得到了薛白的赞同,但薛白和宋嘉祁的侧重点不一样:宋嘉祁是心疼薛白不想让薛白干活,而薛白则是觉得宋嘉祁要管理镇上的铺子、要去镇上做馒头、要操心地里的红薯和大棚还要做粉条,实在太辛苦,他也心疼他的宋大哥呢。

    ……况且徐婶是个做粉条的好手,做起粉条来肯定也比宋大哥熟练、效率高。

    薛白才不承认每次指导宋嘉祁做粉条都觉得心好累呢,宋大哥作为一个前·神仙会做粉条已经很厉害了好吗!

    到了十一月份,宋嘉祁才发现薛白有多明智。

    今年村里显然是不会再组织买猪肉了,有那些钱村民宁可买些粗粮,甚至是麸子。肉什么的是富裕时才舍得割二斤的东西,现在饭都吃不上了,还吃肉呢?

    这就导致附近以养猪为生的几个村子更活不下去了。这些村子之所以以养牲畜为生,就是村里的地太少不足以养活一村的人才另谋他法,一年赚钱的日子也就是靠着这年底赚个一二两银子来年好生活。现在周边的村子都不来买猪了,也就没了明年的收益了。

    不但如此,猪砸手里卖不出去还要吃东西,更加愁人。村民也舍不得自己杀猪吃肉。

    不少人不得已在年前就把猪给杀了,零零碎碎的拿去别的村子换粮食。而此时也换不得什么好粮食,粗粗磨过一遍的粮食就算是好的了,就算是麸子、米糠也大有人肯换的。

    宋嘉祁第n此拿家里的麸子换了两斤肉回来,已经不觉得良心过不去了。第一次的时候宋嘉祁真心觉得良心不安:半袋子的麸子,平常也就是家里几只鸡一星期到半个月的口粮,就换了两斤肉回来!

    且跟他换肉的人还千恩万谢的,宋嘉祁于心不忍,还饶了对方几个土豆一把粉条。

    因宋嘉祁的出手“阔绰”,之后也没少有人找他换肉。家里的麸子很快见了底,宋嘉祁瞧瞧家里几只鸡,还真有点儿后悔当初自己拿麸子喂鸡的举动了,不得不再次感叹自家小白是多有先见之明。

    “这哪叫先见之明啊。”薛白摇了摇头,“我记得我小时候有一年年成就特别不好,那一年没少吃糠和麸子,吃得嗓子剌的生疼。可有什么办法呢?不吃就得饿死。”薛白顿了顿:“这还算好的,听说我爹小的时候遇上过大灾,那时候人都吃树皮、吃观音土,吃点儿麸子吃点儿糠算啥?”

    薛白说这话的时候,宋嘉祁正在厨房忙活。两斤肉,配点土豆、香葱一炖,够他俩吃上一两天的。薛白吸了吸口水,心想,自己要不是嫁给宋大哥了,就算没嫁去李二狗家,现在也是在薛家吃糠吃麸子。

    能遇上宋大哥,真好。薛白摸摸自己的肚子,幸福的想,自己上辈子一定是个大善人,积了很多很多德,这辈子才得以遇见宋大哥。

    现在猪也吃的不好,都掉膘了,换来的肉都偏瘦。也恰好薛白现在怀着身子不爱吃太肥太腻的,而宋嘉祁本身也不是那么爱肥肉:他纵然不像现代那些女孩子一样见不得肥的只吃瘦的,也不至于缺油水到像村里那些人三四指厚的肥膘眼不眨的往嘴里送。

    一指宽的肥肉配上两指宽的瘦肉,对宋嘉祁来说是最美味最合理的搭配了。

    ……而现在换来的猪肉,也基本都是这么个情况。

    不止是村里,□□里的粮价也一路飙升。宋嘉祁再三考量,给自己馒头铺里的馒头涨了一文钱,即便如此来买的人还是往来不绝,甚至有人还担心宋嘉祁这铺子馒头这么便宜,肯定、迟早会干不下去的,因此大量囤积馒头。

    这种现象导致宋嘉祁纵然没打算不干,铺子里也市场断货,闹得人心惶惶,来抢购、囤积的人更多了。恶性循环之下,导致店里开张不到一个时辰一天的馒头就全卖完了。

    宋嘉祁倒无所谓,付婆却觉得有点儿不安:自己拿的可是全天的工钱,每天只干一个时辰的活儿算怎么回事儿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