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翻脸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十八翻脸

    “……也不是不可以。”宋嘉祁犹豫了一下,答应下来。本来还想着今年收成若是好明年钱攒够了可以考虑提前开粮行,现在倒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被人逼到家门口了。

    不过有钱不赚王八蛋,宋嘉祁很快调整好了心态。没有红薯面还有玉米面,还有粉条,他想开粮行还是可以开的,现下的钱能赚当然也要赚。

    这般说着,宋嘉祁就拿来纸笔:“今早和钱家签订的契书这不还在这里呢,市价八成的价格,明年的红薯面钱家和葛家一家一半。”

    葛老板的眉毛挑了挑:“宋老板,同是八成价格,今年钱家可是独占了呢。”

    “是啊。”宋嘉祁回看过去。

    葛老板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蠢,宋嘉祁虽然没说话,他自己却悟了:若说还是八成的价格,他为何要卖给葛家而不继续卖给钱家,葛家的脸比钱家的大吗?

    若是葛家也想独占,自然要拿出比钱家更多的“诚意”来才是。

    宋嘉祁瞧着葛老板一脸“我自己蠢死得了”的表情,也不催他,手下确实不紧不慢地开始写契书了。

    “且慢、且慢。”葛老板终于是撑不住了,红薯面的利润他看在眼里,独有和两家都有意味着什么他也很明白,况且钱家比他们先一年引进红薯面,必然是比葛家更有优势的。除非降价,否则老百姓大多还是会先入为主去钱家买粮。

    既然势必要亏损一些钱,何不把这些钱给了宋嘉祁,也能和宋嘉祁搞好关系,说不定以后都可以只卖给葛家。

    葛老板拦住宋嘉祁写了一半契书的笔,“不若这样,我们葛家出八成半的价格,明年只卖我家怎样?”

    八成半其实已经不少了,再让就是九成,那粮行就赚不了多少了。宋嘉祁明知这个价格已经到头,却还装作有些犹豫的样子。

    葛老板有些急了:“从镇上到碧溪村虽不甚远,到底也要费写车马,路上再有折损……实在不能再高了。”

    宋嘉祁这才做出勉强同意的样子:“好吧……不过葛老板可否先付一部分定金?”

    说实话葛老板不是很乐意。做生意都讲究个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货明年才能交,就让自己先交钱?不过谁让现在自己是有求于人呢?也没办法,最后和宋嘉祁讨价还价交了五十两银子的定金。

    五十两银子宋嘉祁也不嫌少,乐呵呵的收下了,心里盘算着现在自己手里的银子买下一个铺子已是绰绰有余了。

    宋嘉祁也当面在契纸上签下大名并摁了手印以示郑重,葛老板心里这才好受了些,捧着一张纸高高兴兴的走了。

    转眼到了夏收,二十万斤的红薯磨成面,钱记粮行派人派车来日夜不停拉了十天才拉完。看着多,实际上红薯出份率不算高,五六斤红薯才出一斤粉,二十万斤红薯也才出了三四万红薯面粉,也才赚了一百三十两银子。

    另有在宋家佃地的那些人家,宋嘉祁早就说好了,今年的红薯面要卖只能卖给宋嘉祁,大家也都同意了,按照市价七成的价格卖给了宋嘉祁,宋嘉祁从中也赚了十几两银子。

    不过那些佃户也乐意,他们要把红薯面卖给粮行或者村里、邻村的人,也是市价的七成,要去镇上卖的还得自己担去镇上自己找人家,卖给村里人又少不得饶一些送一些,不如一起卖给宋嘉祁,宋嘉祁待人厚道,都是凑了整数给他们。

    十几家佃户每家都得了七八两银子得收益,再加上他们自家地里每季的二三两银子,十两银子原本一年都赚不到,纷纷万分感激宋嘉祁。

    对于普通农家来看一百多两银子够花一辈子了,对宋嘉祁来说也不算少,但也不多。这一百多两将将算把当初买山的钱赚了回来,这算才回了本钱,想要收益却还得等下一季。

    薛白却一本满足:“别人买一亩地,三五年能不能赚回来还不一定呢,但地又不会跑,迟早会赚回来。咱家这一年多就赚回来了,以后就擎等着赚钱了,别人可要羡慕死了,你还不满意?”

    宋嘉祁倒不是不满意,只是大概是在快节奏的现代社会生活太久了,想要来钱快点快点儿再快点……况且别人家地主买了地就等着收钱了,除了土地不必出本,他们家还得出红薯秧。

    夏收完了就得紧接着再种,红薯就是这点好,不怕重茬。收割是不需要宋嘉祁动手的,但是因为是佃的地,按照规矩是要宋嘉祁亲自盯着收地的,就算宋嘉祁表示自己很信任那些佃户们,为了自己的清白着想佃户们还是坚持要宋嘉祁来地头上看着。

    大夏天的,就算不用亲自下地,宋嘉祁也不乐意站在大太阳地底下看别人收割。但偏偏收割的时候还得留出来下一季栽种的红薯秧,又不得不来,宋嘉祁很郁闷。

    就在这个郁闷的时刻,村长又找上他的。

    本来就因为天热晒了半日烦的不行的宋嘉祁一看见村长更烦了。

    村长来干啥?肯定还是村里人要买红薯秧。平日里还好,宋家一边收割钱记粮行一边派人来拉粮食,这头磨房刚磨出来一车的面那头马上就拉走了,又有那嘴不严的粮行伙计随口说了“这一季少不得得百十两银子”更是让村里人都红了眼。

    钱记的伙计说的还是保守价。他们并不知根知底,就是随口胡诌罢了,觉得至少是这个价。实际上宋嘉祁自己的红薯面加上代佃户卖的,统共起来得有二百多两近三百两银子呢。

    本来宋嘉祁都放出话了今年肯定不会外售红薯秧,村长还是被村里人央着求着来找宋嘉祁,想着这回就算施点压也要让宋嘉祁卖一些红薯秧给村里人。

    ……就是如何施压,老村长走在路上都没想好。宋嘉祁这块骨头软硬不吃太难啃了,连薛家都没得着红薯秧,太不近人情了。

    宋嘉祁蹲在树荫底下监工,老村长就蹲在宋嘉祁旁边喋喋不休,把宋嘉祁烦的都想照他老脸来几下了。但这毕竟是村长,又是个老头,宋嘉祁也只能咬牙忍了,最后无法,只得松了口:“行行行,卖卖卖!”

    村长老脸一喜,刚要回村宣布这个喜讯,宋嘉祁又道:“但是没有那么多红薯秧了,我只卖给三户人家,不能超过十五亩地,村长自去选三户人家吧,选出来我还有话跟他们说,同意了我才卖。”

    三户!十五亩地倒不过分,碧溪村人多地少,每家也就那三五亩地,少有人家有超过五亩的。但三户人家?村里还不得因为这三个名额挣破头!

    “啊,”宋嘉祁又说,“我家这些佃户想种也可以参加,优先选择我家佃户。”

    村长老脸更是一黑。

    宋嘉祁脸也黑了:“我原说今年绝不会卖红薯秧子的,年初村长才来我家谈的话不会忘了吧?肯卖三家我都是卖村长您的面子,再多说我一根也不卖了。”

    村长都要被他这恶劣的语气和恶劣的内容给气炸了,指着宋嘉祁直哆嗦:“行,你……你等着!”

    村长走了,宋嘉祁立刻对自家的佃户道:“快,先别挖红薯了,先弄秧子——把咱这一季要种的红薯秧子留出来,多留十五亩地的,其他的都给我剁碎了大家带回家喂鸡喂猪!”

    佃户们忙着收地没听见宋嘉祁和村长的对话,此刻主家有吩咐做佃户的也没异议,匆匆忙忙的把要栽种的红薯秧子给拾掇出来。山上监工的不止宋嘉祁一个,钱记粮行也派了人来帮着装车运送,宋嘉祁麻烦钱记的人帮着监督佃户拔红薯秧,自己装作驾车运送回家的样子,到了半山腰就把红薯秧子都收进了空间,也顾不得空间被塞得满满当当的,转身再回去监督佃户们把剩下的红薯秧子全部剁碎。‘

    ……剁得稀碎。

    “有点糟蹋啊。”有佃户有点不忍心,这红薯秧做菜开汤也不是不行,何必一定要喂猪喂鸡呢?再说经过去年的年景,大部分人家的鸡猪都卖了,谁家有那么多鸡猪要喂呢?

    “那也没办法了。”宋嘉祁冷笑:“我就是便宜了鸡和猪也不想便宜了和我不对盘的人——我生平最讨厌别人威胁我了。再说了有本事威胁也就算了,我现在都没想清楚是凭的什么威胁我呢——好大的脸。”

    几个佃户面面相觐,都不知道自己主家在这儿咬牙切齿说什么疯话。钱记粮行的人也一头雾水,不过他们收到的命令是和红薯有关的,跟红薯秧可没关系,便也不再多问。

    不到半个时辰他们就懂了——村里有些个出了名浑的,拉了车上了山,表明了是要明抢红薯秧呢。

    宋嘉祁冷笑着指了指地上剁碎的那一摊:“家里有鸡有猪要喂的,随便拿,别客气。”

    宋嘉祁这一手弄得确实狠,不单狠,还很难看。简直是打全村的脸,村长和那几个浑子的脸尤其被打得啪啪作响。

    那些上山来打算抢红薯秧的人脸都绿了,几个佃户见了这样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村长刚怒气冲冲的下了山,纵然村长没亲自上山来抢红薯秧,村长下山之后说了什么?到底什么原因才会激得这些浑子上山来强?

    ——宋家的佃户里还有村长的两个小儿子呢,此刻脸色五彩缤纷煞是好看。

    宋嘉祁指了指地上被剁碎的红薯秧之后就不再多言了,自己装了一些带回家:他家里是有不少鸡要喂的。

    倒是不怕那些浑人抢红薯:抢红薯秧也就罢了,红薯已经不是他的了,今年地里的红薯都是钱记粮行的,明年是葛记粮行的,粮行也派了人来监工,宋嘉祁倒不信这些欺软怕硬的浑子敢和粮行的人硬碰硬:不说打不打得过那些正职伙计兼职打手的,粮行多多少少和官家有点来往,哪怕是和个小捕快有来往,村里人也是得罪不起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