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薛高家的早产了

作者:蔻红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九十薛高家的早产了

    薛白对宋嘉祁拿出了好吃的却不给他吃个够一事非常怨念。

    “要不你就别拿出来啊,等我生完了再拿出来……”薛白碎碎念。宋嘉祁哭笑不得:“这是垃圾食品,生完也不能多吃。”

    “垃圾食品你还拿来给我吃。qaq”

    ……这不是好吃嘛,宋嘉祁抓了抓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好吧反正都是自己错了。

    好在薯条被宋嘉祁定时定量了,但番茄酱事实上并没有收到限制。虽然说番茄酱和薯条才是官配,但配别的也好吃。在吃了一次蛋包饭之后,薛白勉强同意了好几天才能吃到一次小薯,不再闹了。

    “宋大哥你真厉害,会做这么多好吃的。”薛白眼睛亮亮的看着宋嘉祁,神仙就是神仙,这种吃法换别人想都想不到!宋大哥却还会在蛋皮上画一个可爱的笑脸!

    “叫声夫君来听听。”宋嘉祁凑近了薛白笑道。

    薛白到现在也不太适应管宋嘉祁叫夫君,总觉得这个称呼格外的羞人,不过宋嘉祁的要求他多半还是会照做的,便环住宋嘉祁的脖子,脸红红道:“夫君你真厉害。”

    ……靠,犯规!

    宋嘉祁忍耐了三秒,没忍住,把人扑倒在了床上。

    “唔……别!小心碰到孩子!”

    “还不是都怪你……诱惑我……”

    “……谁诱惑你啦!”

    屋里正在升温,气氛正好,宋嘉祁正打算白日宣一把淫呢,忽然一阵拍门声响了起来。“小白!小白在家不!”

    宋嘉祁脸黑了,这种时候来打扰,就算是老丈人都不能忍,真想让小毛一脚踢过去……不知道打扰别人会被驴踢吗!

    “我爹咋来了?”薛白愣了愣。自他出门子后薛贵就来了一次,还是宋嘉祁请薛贵照顾家里地那回请了薛贵来吃饭。平常有啥事儿都是莲娘来跟他说的。

    宋嘉祁把一旁的被子扯过来给薛白盖好,自己起身整了整衣裳:“我先出去看看。”

    其实薛贵一点儿都不想来,不过自己娘发话了,他也没办法。再说也是人命关天的事儿,薛贵就来了。

    话还要从莲娘给了薛高家的一锅肉说起。薛高家的端着那锅肉往自己屋里走,迎面就遇上了妯娌刘玉娥。

    就像王桂花和莲娘不对付一样,薛高家的和刘玉娥也不对付:倒不是这二人真有什么大矛盾,说起来还是王桂花和薛老娘处处说刘玉娥比薛高家的强,虽然是事实,但薛高家的心里能痛快吗?

    后来刘玉娥进门满半年了还没身孕,薛高家的就抖起来了:她可是进门半年就怀孕了,刘玉娥再比她强不也还没身孕?

    两妯娌就这么较上了劲。

    这时刘玉娥见薛高家的从二房端了一锅肉,还以为是薛高家的又没脸没皮的“要”来的,完全没想到是莲娘主动给的,便出言讽刺了几句。薛高家的是会站着让人骂的吗?那必然不是,两人就在院子里拌起了嘴。吵到后来刘玉娥把锅子打翻了,恰好两人站的是一块石板路,锅子里的油落在石板上,薛高家的就摔倒了。

    然后薛高家的就发动了。稳婆请过来,说要不好,赶紧的上镇上请个大夫开点儿催产药吧。薛老娘再不喜欢薛高家的也惦记着她肚子里的重孙子呢,便叫薛贵来宋家借车去城里。

    确实是人命关天的事儿,不管薛高家的平日如何,甚至今日这事儿也是她自己和刘玉娥拌嘴惹的,起码要负百分之四十五的责任,但该救的还得救。宋嘉祁立刻把小毛牵了出来给薛贵。

    送走薛贵,宋嘉祁回到屋里,薛白也已经穿好衣服了:“什么事儿?我爹呢?”

    “是咱爹。”宋嘉祁刮了薛白的鼻子一下,搂着薛白又回到了床上。刚才被打断现在也没做下去的*了,特别是又听了薛高家的事儿,宋嘉祁心里有点儿不舒服。

    古代医疗设施这么差,都说古代女人生孩子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哥儿生孩子肯定比女人还要凶险。宋嘉祁把薛白搂得更紧了:“小白,咱们就生这一个,不管是男孩儿女孩儿还是哥儿,都不生了。”

    薛白的心一下跌到谷底。宋大哥什么意思?不想……不想自己给他生孩子?

    “生孩子真是太受罪了,我不想你再受罪了,不管生的是男孩女孩还是哥儿都是咱们的宝贝,生男生女都一样……要想富少生孩子多种树……”

    听了宋嘉祁的胡言乱语,薛白一边放了心,一边又哭笑不得:“什么歪理?我咋没听说过什么少生孩子多种树呢?”

    古代人讲究个人丁兴旺,再穷也要生生生,不管业大不大反正家大。薛白还是第一次听说想要富得“少生孩子”的。

    “这可是流行全国的农村标语……”宋嘉祁嘀咕了一句。

    “孩子的事儿咋是咱们说的算的呢?再说了我是个哥儿,也不知道还能不能生了。”薛白有点儿低落,不过还是宽慰着宋嘉祁:“咱们就顺其自然吧。”

    说的也是,不顺其自然还能咋样?宋嘉祁想了一会儿,古代也没套套,也没毓婷,孩子还真不是你想买就能买想来就能来的……

    薛高家的已经怀孕九个月了,但离生产到底还有段儿时间,算得上早产。嚎了一个下午,催产药灌下去两碗,也没生出来。薛高蹲在房门门口,听着自己媳妇在里面鬼哭狼嚎,脸黑的都快赶上锅底了。

    王桂花过来劝了劝:“老大,先上屋坐会儿吧,你在这儿蹲着也帮不上忙啊。”

    薛高连个眼神儿都没给他娘。

    他知道自家媳妇出身不好教养也不好,和二弟的媳妇没法比,可这也是家里人给他娶的。当初欺负他给娶个这样的女人,现在还要欺负自己一家子吗?

    想起平日里王桂花对待自己媳妇和刘玉娥两样的态度,薛高脸更黑了。

    王桂花碰了一鼻子灰,也气,但这时候她也不能跟薛高置气,只能把气撒在刘玉娥身上。

    今天的事儿王桂花是真生气啊!要是说别人害得薛高家的摔倒,比如说莲娘、小妹,她早要闹起来了!偏偏这个害得自己大儿媳妇摔倒的人是自己小儿媳妇,手心手背都是肉啊,况且大儿媳妇肚子里还有自己的孙子呢!

    王桂花心里那个气啊,转身去了薛中屋里,噼里啪啦给了刘玉娥一顿。

    刘玉娥在娘家日子过得不错,到了薛家,薛家人也是对她比对薛高家的好些,这么被打还是第一次,就有些受不了这个委屈了,哭哭啼啼地要回娘家。

    “你回!走了就别回来!”卧病在床的薛老娘都被闹了起来,姜到底还是老的辣,三两下就把刘玉娥给治住了:“害怀孕的大嫂,害大嫂早产,这样恶毒的媳妇我们薛家要不起,恐怕十里八乡的乡亲们也没哪家要得起的。你觉得这顿打委屈,那行,咱去找村长去给你主持公道去,再跟你们村村长也说说这事儿!”

    刘玉娥脸一白,她要回娘家也只是说说,顺便让娘家人给自己撑撑腰,可不是真想被休回家。再说薛老娘话里意思都是要把这是推她头上再公布于众,那她就算真被薛家休了,也休想再嫁出去了。

    刘玉娥张了张嘴,不说话了。

    “不回去了?去给我跪到院子里去!你大嫂啥时候生出来了你啥时候再起来!我重孙子要有个三长两短,看我不打死你这个搅家精!”

    刘玉娥偷偷看了看自己丈夫——薛中就蹲在墙根,眼睛看着别处,看都不看她一眼。刘玉娥心里又委屈又害怕,最终磨磨蹭蹭地去院子里跪着了。

    “娘,您消消气,别气坏了身子——”王桂花顿了顿,凑上去扶住薛老娘。薛老娘病了挺久,她也好久没见自己婆婆发威了,一时都被震慑住了。

    薛老娘由她扶着往前走了两步,忽地嘴角流出一条血线。

    可能是被气的,也可能是本身就病着,又挣扎着下床,总之薛老娘的病更重了。而薛高家的,则终于在第二日凌晨生下了一个男婴,母子平安。

    被刘玉娥打翻的那锅肉,自然不会扔掉了。王桂花捡起来洗干净了,加上点儿盐重新炖了炖,给薛高家的端去了。

    薛高家的这回受了大罪了,虽说平安生下了孩子,却不知是因为早产还是别的原因,她几乎没有奶水了————

    没有奶水,就意味着不能帮薛白奶孩子,就难以搭上宋嘉祁这条线,甚至凭着王桂花多年对薛白的苛待,自己的孩子也不会在薛白和宋嘉祁面前讨喜。

    好好的一条计划好了的路子就这么泡了汤,薛高家的算是恨死了刘玉娥了。而在院子里跪了一宿的刘玉娥,也在心里把薛高家的诅咒了几千遍,两人这算是彻底结下梁子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