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藏锋

作者:浅绿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十二章藏锋

    楼辰心下一怔,立刻起身往外走,正好遇上急冲冲跑进来的药童,他神色慌乱,气喘吁吁,声音里还带着颤抖,“楼姑娘,不好了,那个中毒的男人醒来,他、他抓住了我家少爷!”

    “让我走。”楼辰跨出小院的时候,正好听到一声低沉压抑的男声响起,楼辰抬眼看去,只见里间通道上,一名男子拿着把剑架在方如辉脖子上,眼中满是戒备和不安地盯着曲凝双,两人堵在通道里对峙着。

    天色已晚,病人和几名坐诊大夫都已经走了,外室只剩下一个药童和一个药房先生,两人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不敢上前,焦急地看着堵在里间通道的几人。

    楼辰静静地站在通道的最后,暗暗观察着男子。这人应该已经喝过一次药了,不然现在也醒不过来挟持方如辉。

    青黑色稍稍退去之后,男子脸色依然苍白泛灰,不过好歹也能看清楚长相,此人剑眉星目,眉宇间自有一股英气,看得出是个俊朗的男子。但是吸引楼辰目光的,并非男子的样貌,而是他手中的长剑。

    中午的时候,楼辰就见过男子腰间别着一把剑,剑鞘普通,剑柄粗糙,没想到,它的剑身竟是这般特别。长剑通体墨黑,刃长两尺七,刃宽两寸,比一般的剑笨重很多,剑锋都像未开刃似的,但是那把剑离方如辉脖子还有几厘距离,他的脖子上却布满了一道道血痕,可见这把剑并非看起来这般钝。

    曲凝双急红了眼,怒道:“现在没人不让你走啊,你先放开如辉哥哥再说!”

    通道太窄,小安跟在楼辰身后,也不敢上前添乱,但看到自己少爷被那人拿剑逼着,脖子都出血了,心里又急又怒,骂道:“你这个人怎么这样不知好歹,若不是我家少爷好心救你,你早死了,现在居然还拿剑挟持救命恩人!”

    男子听到小安的话,寻声望去,目光落在楼辰身上,浑身一僵,他记得之前他模糊中好像醒过一次,只看到一抹青衣在眼前划过,他的后颈剧痛,之后便晕了过去。

    架在方如辉脖子上的剑逼近了几分,男子的神色更为紧张了,低呵一声,“退后。”

    看着方如辉的脖子上又添了几条血痕,曲凝双连忙后退几步,叫道:“好好,我们退,你别伤害如辉哥哥。”

    男子抓着方如辉一路往外走,方如辉虽然没有武功,好在一直都很镇定,配合着男子步伐,脖子倒是没再吃苦头。

    两人慢慢退到千草堂外面,曲凝双怕男子对方如辉不利,不敢让他走远,追上前几步,叫道:“现在你已经走出千草堂了,快放了如辉哥哥。”

    男子看着围过来的几人,迟疑了片刻,最后长剑仍是没从方如辉脖子上移开,拉着他退了几步,说道:“不许跟过来,不然我杀了他。”

    楼辰在男子眼中并未看到杀意,他看起来也不像奸恶之徒,楼辰拉住已经按耐不住,想要冲上去的曲大小姐,冷声说道:“你身上的毒只有他能解,现在把他抓走,不能及时用药,走不出这个洛水镇,你就会毒发身亡。”

    清浅冰冷的声音听在耳朵里,让人有一种神智清明的感觉,男子忍不住再次看向楼辰,目光在她身上打量,当看到楼辰腰间如丝带般缠绕的软剑时,男子双眼猛地瞪圆,心头一震,激动地手里的剑都快握不住,低叫了一声,“藏锋!”

    周围的人都莫名其妙,楼辰看向男子的眼神多了几分探究。众人不明白,她自己却清楚这句话的意思,“藏锋”,正是她腰间这把软剑的名字。

    她五岁开始在小姨身边习剑,一眼便看中兵器房里少有人使用的软剑。小时候,小姨让夙家的铸剑师给她打造了一把适合她使用的小软剑,等她身形抽高之后,父亲将这把剑送给了她,只说这剑名唤“藏锋”。

    父亲并未细说剑的由来,她之后也只听说这把剑是父亲特意为她寻的,至于其他的,她还真的不知道。她非常喜欢这把剑,从她十三岁开始,这把剑便常伴身侧,从不离身。想不到今日会在这里遇到一个能一眼便叫出它名字的人。

    想必这把剑还另有故事,她倒是很感兴趣。

    男子终于将炙热的目光从软剑上移开,转向楼辰,盯着她看了好一会,目光很是复杂,久久才磕磕巴巴地问道:“你、你是谁?”

    楼辰余光看到两道人影极快地朝这边跑来,不动声色地回问道:“你又是谁?”

    男子皱了皱眉,不知在想些什么。就在男子的注意力都在楼辰身上,精神恍惚的时候,两柄长剑忽然从一左一右袭来,男子大惊,连忙挥剑隔开,方如辉终于脱离了他的掌控。

    曲凝双立刻冲上前去,扶着方如辉退到墙边,急道:“如辉哥哥,你没事吧?”

    方如辉只是脖子被剑锋擦伤,破了点皮流了些血,并不严重,看到男子与阿痕和牧岩缠斗,还吐了一口血,连忙叫道:“你们快制住他,莫再让他妄动内力,不然毒气冲入心脉,神仙也难救。”

    曲凝双拉着方如辉坐下,从怀里掏出一块帕子,没好气地说道:“他伤了你,你还想着他的毒,这种人有什么好救的。你别乱动,我帮你包一下伤口。”

    曲凝双眼睛微红,语气虽然不好,动作却很是温柔的给他包扎,方如辉连忙接过帕子捂在伤口上,有些尴尬地说道:“我没事,多谢曲姑娘,我自己来就好。”

    曲凝双难得凶狠地瞪了他一眼,把帕子重新抢了回来,小心地给他包上,这次方如辉倒是没乱动。

    男子原本就中了毒,身上又有内伤,虽然有利器在手,也没能抵挡住靳衍痕和牧岩连手。不一会儿,长剑就被打落在地,男子也被两人摁倒在地。

    男子趴在地上,又呕了一口黑血,看到男子奄奄一息,方如辉赶紧说道:“你们快把他扶进里间。”

    牧岩和靳衍痕一左一右架着男子,正要走进千草堂,忽然两道黑影从对面的房檐上急冲而下,手中长剑直指男子。

    “小心。”楼辰低叫一声。

    靳衍痕反应迅速,左手用力一甩,将男子推到地上,险险地躲过这满含杀气的一剑。

    两名刺客见状,目光狠戾地看向靳衍痕和牧岩,剑锋一转,直指二人咽喉,完全无视二人身上穿的官差服,出手便是杀招。

    靳衍痕急退两步,避过刺客迎面一剑,牧岩却抬剑挡了回去,可是他没有想到,那刺客另一只手中,还藏着一把匕首,就在牧岩挥剑的时候,匕首便朝着他的胸口刺去。

    靳衍痕急忙抬剑阻隔那快要刺入好友胸膛的匕首,另一名刺客趁机偷袭他,靳衍痕只能侧身躲避,虽然避过要害,手臂还是被剑尖划伤。

    楼辰此刻也已经赶到两人身侧,一脚踢在一名刺客手上,刺客后退了两步。

    “阿痕!”这时一道暗红的身影也冲了过来,女子气势汹汹,同时抬脚踢在刺客肩膀上,她出脚很重,那刺客差点被踢倒在地。

    楼辰认出了这个女子,下午的时候在医馆见过一面,原来她认识靳衍痕……

    靳衍痕提剑准备再次迎上去,楼辰忽然抓住他的手臂,眯眼看去,手臂上的伤口并不深,伤口的颜色却已呈现暗红色。楼辰冷声说道:“剑上有毒。”

    众人脸色皆变,尤其是靳茹,脸都黑了,反手从靳衍痕手中抓过佩剑,一边朝着黑衣刺客冲了过去,一边对着方如辉叫道,“如辉,你照顾好阿痕。”

    靳衍痕看着月色下剑法犀利,气势如虹的靳茹,无奈地摇了摇头,是谁说自己剑术奇差,没办法教他剑法,给他找了个半吊子的师傅,现在这样神勇,他要怎么继续装不知道?

    楼辰也有些惊讶,女子的剑法很是精妙,一招一式都颇有来路,攻守兼备,自成一脉,一把官府配给衙役的普通长剑,也能被她使的行云流水,与那黑衣刺客对招,隐隐还有凌驾之势。楼辰不敢说阅尽天下武学剑谱,但对剑术也算颇有研究,女子的剑法,必定系出名门。

    靳茹这边隐隐占了上风,牧岩那边却苦不堪言,听说剑上有毒,他完全不敢与之硬碰,身为官差,他又不能出狠招杀人。黑衣刺客却完全没有顾忌,招招要命。牧岩渐渐招架不住,额头上布满了汗珠。

    靳衍痕眉峰微皱,弯腰捡起男子之前被打落在地的墨色长剑,楼辰按住他的手背,冷声说道:“这毒非比寻常,方家的雪参有限。”

    搭在他手背上的手指微凉,力道却显得有些霸道,靳衍痕愣了一下,敢情她是想让他一边待着,别浪费药材?

    就在牧岩又一次惊险万分地躲过黑衣刺客的长剑时,楼辰终于动了。只见她右手搭在腰间,手腕微扬,长剑出鞘的低吟之声入耳,原本柔软如丝的白绸瞬间在内力的催动下,化作一柄三尺莹白长剑……

    ------题外话------

    啥也不说了,审核君,要爱我啊!给我过给我过给我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