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者:巫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认识程博衍这么长时间,项西还是第一次看到正在睡觉的程博衍,就算是自己住在这里的那几天,也从来没见过程博衍在这个时间睡觉的,这会儿正是他转着笔边看书边做笔记的时间。

    程博衍一直很注意形象,上班时,下班时,陪他猫在路边摊上吃东西时,看起来永远都很帅气,就连现在窝在沙发里睡觉,也同样帅气,一看就跟他这种赵家窑出品的不一样。

    项西看着他被胳膊遮掉一半的脸,只能看到直挺的半个鼻子,和抿紧的了双唇,还有刮得很干净的下巴。

    就是这个男人,每次都在他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做着那些他想都想不到的事……

    这次项西没有再去想“何德何能”这种中能永远也想不明白的东西。

    他就一直盯着程博衍的脸,想着,你他妈是不是瞎了?

    一次,项西会问为什么。

    两次,他会迷茫。

    三次,他会不知所措。

    四次,五次,一次又一次,他不可能还不明白。

    虽然依旧有想不通的东西,依旧会有不确定的地方,依旧没有去细想的底气,但现在这些他都不打算琢磨。

    只想看着程博衍安静的脸,脑子里因为温暖和感动还有些别的什么烧得开了锅,不知道是弯腰时间太长还是烧得过头了,他脸上有点儿发热。

    不过还不想动。

    一直到闻到厨房里传来的略微的糊味儿了,他才猛地回过神来。

    我操!

    巧克力!

    未来白案大师傅的第一次尝试!

    “完了完了完了完了……”他一连串地小声嘀咕着,弯腰垫脚地一溜小跑进了厨房。

    听着项西在厨房里手忙脚乱地把化巧克力的平底锅拿下来,又哐地一声扔在案板上,程博衍轻轻地叹了口气,把胳膊从眼睛上拿了下来,又揉了揉眼睛。

    听到项西又往外跑出来,他赶紧把胳膊又搭回眼睛上继续保持之前的姿势。

    “程大夫,”项西扒着厨房门,声音跟悄悄话似的,“程博衍……喂……怎么办啊,好像糊了……”

    程博衍没动,他停了一会儿又转身回了厨房。

    厨房里的抽油烟机被打开了,嗡嗡地响着,糊味儿渐渐淡了下去。

    程博衍一直等到糊味儿完全消失了,才坐了起来,打了个呵欠起来走到了厨房门口。

    “怎么样了?”他问了一句。

    “别过来!”正聚精会神弯个腰把脸都快放到案板上了的项西弹起来转过身,“别过来!好了我会叫你!”

    “我不过,”程博衍笑了笑,“我就站这儿瞅一会儿。”

    “你睡醒了啊?”项西又回过头继续弯个腰,“我还第一次看到你这个时间睡觉呢。”

    “今天跟主任做了个大手术,有点儿累,”程博衍笑着说,“你偷看我睡觉了?”

    “没!”项西马上提高声音,“我又没病,你睡觉有什么好看的!”

    “哦,”程博衍说,“什么时候能吃?”

    “一会儿的,你刚吃了一盒还没撑着啊?”项西扭头瞅了他一眼。

    “我的胃比较随性,”程博衍转身回了客厅,在客厅里唱了一句,“想吃就吃,吃得嚣张……”

    项西找了个平底儿大盘子,按程博衍的要求把三中小三个心形排着放了上去,想了想又从那盒模具里拿了几个小猫小狗小耗子的也一块儿放上了。

    牛奶到底要加多少他最后也没弄明白,就估计着加了小半盒,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出牛奶味儿来,反正他之前舔了一下,没舔出个所以然。

    把巧克力糊糊都倒进了模具里,倒完了之后才想起来核桃碎什么都没放,于是又把这些碎都撒了上去。

    如果不吃一口,这些东西看上去还有点儿大功差不多告成的意思了,项西把盘子放进冰箱,站在冰箱面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项西走出厨房的时候,程博衍正在客厅里泡茶,一屋子茶香。

    “做好了?”看他走了出来,程博衍问了一句。

    “等冻硬了就可以吃了,”项西走到桌边,程博衍泡茶就用的玻璃杯,他拿起来看了一眼,又闻了闻,“这茶好啊。”

    “闻一下就知道?”程博衍看着他。

    “看一眼就知道了啊,”项西喝了一小口,举着杯子用手指在杯壁上敲了敲,“祁红毛峰,你这也没洗茶,不够香。”

    “你……”程博衍愣了愣,“还能喝出是什么茶啊?”

    “瞎猜的,平叔爱喝红茶,装文化人儿呢,”项西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笑,“祁红三剑客,他最喜欢的就是毛峰。”

    “喜欢茶么?”程博衍是真没有想到项西还能对茶说上几句来。

    “谈不上喜不喜欢,”项西看着他,“怎么了?”

    “改天我想去买点儿茶叶,顺便看看茶道表演,”程博衍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只是想先看看项西有没有兴趣,“你要愿意,咱俩一块儿去?”

    “……哦,”项西想了想,“行啊,不过别指望我能帮你挑啊,我不懂。”

    “嗯,”程博衍笑了笑,“巧克力能吃了吗?”

    项西跑进了厨房,打开冰箱,用手指往盘子里的巧克力上戳了几下,都已经硬了,又想起自己没有专门洗过手……管他呢,反正程博衍没看见。

    他把巧克力从模具里磕出来,在盘子上一个个码好了,把三个心形的放在了最中间。

    拿出来的时候,程博衍看都没细看,直接把放在中间的三块心形里最小的那个拿了过去啃了一口。

    “怎么样?”项西盯着他,“能吃出是什么口味的吗?”

    “挺……好的!”程博衍竖了竖拇指,又咬了一口。

    “别一问就说好,你烦不烦啊,太不真诚了,”项西乐了,“到底好不好吃,你说实话,什么口味的能吃出来吗?”

    程博衍把小的那块吃完了,然后往沙发上一靠,笑了半天:“好不好吃……不好说,不过口味嘛……大概是锅巴味儿的吧。”

    “我靠!”项西喊了一声,笑得停不下来,他也拿了一块儿咬了一口,含糊不清地乐着,“还真是锅巴味儿的……我跟你说,这东西得一直搅着,刚我就走开了一会儿,它就糊了。”

    “你走哪儿去了?”程博衍笑笑。

    “我……”项西拿起一块儿巧克力,我看你睡觉去了呗,当然他不敢这么说,嘿嘿笑了两声没说话。

    “那个是我的,”程博衍指了指他手上的巧克力,“你吃别的。”

    “啊?”项西低头,看到了手上的巧克力是心形的,他突然有些不好意思,不想放回去,又不知道该说什么,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没头没脑的,“你的……心啊?那……我吃……不正好……么?”

    “嗯?”程博衍愣了愣。

    “啊!你要吃啊!你要吃这个啊!”项西紧跟着喊了一嗓子,这话说出来之后才猛地发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顿时原地蹦了一下,举着巧克力就往程博衍跟前儿冲了过去,尴尬得走路都顺拐了,“给你!你吃吧!给!”

    项西脆亮的声音把程博衍震得都不知道要不要笑了,伸手接过巧克力的时候一脸严肃,就跟进行传递火把的神圣仪式似的,就差喊一句点燃激情传递梦想了……

    “你什么时候去买茶叶啊?”项西拿起桌上的杯子喝了口茶,又呸呸呸地把喝到嘴里的茶叶吐回了杯子里。

    “哎哟……”程博衍叼着半块儿巧克力很无奈地叹了口气。

    “不好意思,喝太大口了,”项西又呸了一下,“好了,吐完了。”

    “你成心的吧!”程博衍看着他。

    “真不是,”项西笑了起来,“真的!真不是成心的,我就顺嘴,你这么泡茶肯定会喝着茶叶啊!”

    “那我该怎么泡?”程博衍问,因为项西对茶的知识超出了他的预判,他有些期待项西对于泡茶的回答。

    “用茶壶泡啊大哥。”项西说。

    “……这样啊。”程博衍听到这个简单直白又非常有道理的回答时,差点儿有些没反应过来。

    再想想又笑了起来,笑了好一会儿才停。

    “你今儿是不是累傻了,老笑啊,”项西皱着眉,“到底有什么可乐的你跟个弥勒似的笑不完了啊?”

    “没,”程博衍搓了搓脸,“就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嘲笑我呢吧,”项西斜眼儿瞅着他,“拿壶泡哪儿不对么!”

    “对,非常对,很对!”程博衍冲他竖了竖拇指。

    项西啧了一声,喝了一口茶,往杯子里又呸了几下,放下杯子往椅子上一坐,胳膊肘撑在腿上,看着程博衍:“洗手,欣赏一下茶具。”

    “嗯?”程博衍看着他没反应过来。

    “烫杯温壶,取茶,洗茶,冲泡,封壶,分杯,回壶,分壶……”项西一连串地说着,最后眼睛一眯缝,冲程博衍抬了抬下巴,“每样都有讲究,什么龙马入宫春风抚面玉液回壶凤凰还是孔雀三点头的我也记不清,不过蒙你肯定一点儿问题都没有。”

    程博衍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别笑,”项西瞪着他,“是不是我说正经话你都想笑啊?”

    “不想笑,”程博衍很认真地看着他,“这会儿我是真的不想笑了。”

    项西打了个响指:“其实这些就平叔装逼的时候老说,我从小听到大就记了个大概,有时候拿来跟人吹牛逼用的。”

    “项西,”程博衍站了起来,走到桌子旁边,拿起最后一块心形的巧克力放到嘴里,“这些装逼的技能是可以赚钱的,而且赚得不少,当然,前提是得精通。”

    “那平叔挺精通的……”项西说到一半停下了,也站了起来看着程博衍,赚钱的事永远都能第一时间吸引到他的注意力,“怎么赚?”

    “到时你跟我去看看就知道了,”程博衍笑笑,“看看你有没有兴趣。”

    “嗯,”项西应了一声,低手用手指扒拉了一下盘子里的巧克力,半天才开口说了一句,“你养个儿子都不用这么操心吧。”

    “真有儿子就扔给他妈养了,我才不操这些心。”程博衍说。

    “渣渣,”项西瞟了他一眼,“还好没人嫁你。”

    “是啊,好险。”程博衍笑了起来。

    项西跟着他一块儿乐,突然有种说不上来的轻松感觉,就这么吃着聊着逗着嘴,永远都不要停下来就最好了,不用发愁,没有不安,什么事儿都可以先扔到一边不想。

    程博衍往他眼前凑了凑,项西看着他,两人对视的时候,项西有些吃惊自己居然没有避开程博衍的目光。

    程博衍微微停顿了一小会儿,然后靠过来,在他脑门儿上轻轻吻了一下。

    项西愣了愣,没有动,也没有躲开,只是定定地看着程博衍。

    一直到程博衍被他看得有些扛不住,轻轻咳了一声,他才把目光收拾好,放到了旁边的巧克力上。

    “牛奶味儿的。”程博衍说。

    “嗯?”项西扭脸看他。

    “口味,牛奶巧克力,”程博衍捏了一块放到嘴边,想了想又放下了,“哎实在是吃不下了。”

    “抢食儿的下场,”项西笑了起来,“你幼稚起来真是让人震惊,我五岁的时候就不这样了。”

    “那你是倒着长的。”程博衍点点头。

    “滚蛋。”项西愣了一下笑了。

    吃完巧克力……确切说并没有吃完,剩下的几块巧克力程博衍拿个小玻璃瓶装上了,说是第二天带到医院去吃。

    收拾完了之后,程博衍把项西送回了超市,自打晚上住到店里之后,项西每天晚上都得压着点儿回到超市,帮着同事关门,检查门窗什么的。

    “晚上能睡觉吗?不会老得起床吧?”程博衍问。

    “能睡,有动静就起来看看,顺便转一圈儿,我睡眠挺好的,随躺随睡,随睡随着,”项西跟说绕口令似的,“比你值班的时候强多了。”

    “嗯。”程博衍点点头,发动了车子却又没有开车。

    项西的手撑在车窗上,按说程博衍已经发动了车子,这时他应该退开一步,但他没有动,感觉应该再聊会儿,却又不知道该聊什么。

    一句晚安半天都不愿意说出口。

    “我……回去了,”程博衍敲了敲方向盘,“买茶叶的事儿,我要去的时候就叫你。”

    “好。”项西呲呲牙笑了笑。

    “那……”程博衍想了一会儿,伸手抓住了他撑在车窗上的手,捏着他的食指往车里拉了拉,然后低头在指尖上亲了一下,“晚安。”

    “晚安。”项西说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声音有点儿飘,要没撑着车门,他估计会腿一软直接跪倒在程博衍的运动裤下。

    站在路边目送程博衍的车一直开出了这条路,项西才有些晕糊糊地顺着拐走回了超市。

    “项西帮我拖一下地吧,”晚班的领班跑过来,有些着急地说,“今天我儿子发烧呢,我赶着回去。”

    “啊,行!”项西赶紧点点头,不过心里有些吃惊,一直觉得这个领班看着挺小的,居然有儿子了。

    不过看人还真不能看表面,程博衍都多大了,看着也不像有儿子的人……不,程博衍本来就没儿子……

    陪爸爸逛超市?

    什么乱七八糟啊!

    项西洗好拖把,把店门关好之后,慢吞吞地在店里拖着地,脑子里还转着今儿晚上程博衍那两个吻。

    要跟之前的比起来,今天这两下要说是吻都寒碜,可不知道为什么,偏偏就是今天这两下,让他一直有点儿晕,不是大晕,就是小小的晕,走路带哆嗦的那种晕。

    拖地的时候一下没把握好,拖把棍直接杵到了货架上,这个货架是新加的,白天宋一还说有点儿晃,让张昕联系人过来固定一下,还没等他吼出一声菩萨保佑不要啊的时候,货架上的一堆零食已经随着晃动稀里哗啦地掉在了地上。

    “哎——”项西扔了拖把,拉长声音用力叹了口气。

    好了,这会儿也不晕了,也不哆嗦了,耳聪目明,清凉解渴,提神醒脑……小片片……

    “靠。”项西皱皱眉,蹲到地上把掉了一地的零食一包包捡起来。

    这些东西长得都差不多,种类还不少,标签全挤一块儿,认字儿小能手项西对照着看了半天,才把一堆这个梅那个梅的都放回了架子上。

    店里都整理好之后,他去洗了个澡,回到了小屋里。

    打开了电视挨个换了一遍台,也没找到什么好看的内容,确切说是没心意看。

    项西在床上来回翻滚着,从床头滚到床尾,又从床尾蹭到床头,始终没法让自己安静下来。

    今天从程博衍家出来,他跟任何一次的感觉都不一样,看上去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可是偏偏又似乎发生了很多,那种“啊全都不一样了什么都不一样了”的感觉特别明显。

    可要说是什么,他又不敢确定。

    只是知道,程博衍在他指尖上轻轻一吻的时候,他并没有惊慌,也没有尴尬,甚至没有不好意思,只是腿软,就想拽着程博衍的胳膊肘一路滑到地上趴着才舒服……

    程博衍的短信发过来的时候,项西正腿撑着墙,脑袋倒挂着横躺在床上。

    我跟你说。

    程博衍的短信就这四个字。

    项西还是倒挂着,举着手机按了半天,回过去一句,说什么?

    -你那个巧克力。

    -你能不大船气吗。

    喘。

    -真是太难吃了,牛奶都糊苦了。

    项西看着短信就乐了,倒着脑袋笑了好半天,差点儿被口水呛着。

    他直接把电话拨了过去:“你直接给我说啊,干嘛发短信啊。”

    “这么残忍的评语我哪忍心当你面说,”程博衍笑着,“我是刚又吃了一块儿,实在是太感慨了。”

    “你说,要是没糊,是不是应该挺好吃的?”项西嘿嘿笑了两声。

    “不会的,”程博衍很诚恳地说,“就算不糊,你也会在别的神奇的地方出差错的,咱俩认识这么久,你还没有做出来过一口好吃的。”

    “哎这就是命,”项西笑得都咳嗽了,“你不是对吃的啊口味啊什么的没追求么,所以老天爷就给你配一个煮饭都能把锅给煮碎了的。”

    “嗯,老天爷给配的。”程博衍说。

    项西愣了愣,接着就一通猛咳,趴床上半天都没说话。

    “项西?”程博衍的声音传出来,“你没事儿吧?”

    项西没敢说话,也没好意思开口。

    “你对老天爷是不是有什么意见?”程博衍问。

    “有没有意见……又怎么样啊。”项西啧了一声,小声说。

    “有意见你就说,”程博衍特别严肃地说,“老天爷不会怪你的,最多就给你夹车窗里抽一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