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者:巫哲 返回目录 加入书签 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我的绝色美女房客逍遥兵王神藏权路风云都市之最强狂兵中华武将召唤系统修仙高手混花都重生之都市仙尊

一秒记住【笔下文学 WWW.bxwx10.com】,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项西第二次看到程博衍光着身体,比第一次更彻底,这回连提到一半的内裤都没了,直接上上下下看全了,还是个正面。

    他的眼睛一下瞪圆了,不知道是该继续瞪着程博衍还是该把目光放到别的地方。

    就这么半张着嘴对着程博衍的正面果体和平时看不出来的腹肌,一直到看见腹肌旁边的一小片淤青时他才回过了神。

    这大概是被自己那天一膝盖顶的?

    但想到那天,他就瞬间又想起了程博衍赤身果体打开门的原因,顿时又火了,什么光的,正面,腹肌不腹肌的!都不如大半夜要跟程博衍视频的那个什么大长腿抢戏!

    他对程博衍的果体进行了一个简短的震惊之后,指着客厅那边又喊了一嗓子:“就那个什么什么大长腿啊!”

    “大长腿?”程博衍愣了愣之后皱着眉从旁边架上子扯下浴巾往腰上裹了一下走出了浴室。

    “你装什么傻啊!”项西跟在他身后,脑子里乱七八糟不知道转着什么,“人微博还给你留言说想你了,现在半夜又要跟你视频!视什么频啊!变态!”

    程博衍平时在家穿得很随便,但因为觉得哪儿哪儿都不卫生,所以项西没见过他光膀子,今天是头一回看到他光着的背,后腰上因为肌肉而凹陷下去脊椎线拉出漂亮的弧度,让项西突然恍惚了一下。

    “这人是……”程博衍看清屏幕上的对话框之后把它关掉了,“一个群里的朋友。”

    “什么群啊!”项西拧着眉,嗓子还是挺亮的,“这人微博上跟个色狼似的,一会儿舔这个一会儿舔那个!还见了谁都想操!我操一个你扇我,他操了一页你怎么没抽他啊!”

    “谁都能跟你一个待遇么?”程博衍笑了起来,“你还看他微博了啊?我都没看过呢,就群里认识以后也没说过几句话。”

    “什么群啊!”项西脑子有点儿发晕,但是还没忘了重点。

    “一个……”程博衍转过身靠着桌沿,“交友群。”

    “交友群?”项西愣了愣,交友群?

    交友群!

    他脑子里顿时一片呼啸,他虽然进网吧就为玩游戏,不聊天儿也不干别的,但毕竟看得多了,交友群是什么玩意儿!很多交友群大名儿叫交友小名儿就叫约炮!

    馒头还经常两手指头戳着键盘在“交友群”里撩骚呢!

    程博衍居然!

    “嗯,怎么。”程博衍还是挺平静。

    “你……真看不出来!”项西眉毛都快拧成蝴蝶结了,“你丫看着挺正经一大夫!居然也约炮!还跟人半夜果聊!”

    “我没果聊……”程博衍有点儿无奈,“你酒疯发完了没?”

    “没发完呢正欣欣向荣呢!”项西手指往他胸口上戳了两了下,“没果聊?那你还约炮了呢!”

    程博衍低头看着他的手,沉默了一会儿之后一挑眉毛:“约炮怎么了?我一个单身大龄男青年,总得解决一下生理需求。”

    “我操!”项西手都气哆嗦了,又指着屏幕,“就跟那个大长腿啊?他成天就舔来舔去的你又不洁癖了啊!你不是洁癖的吗!你不是见人墙上划几道黑你就受不了吗!”

    “那我找谁,”程博衍眯缝一下眼睛,“找你么?”

    项西感觉自己没喝多,但这会儿也不知道哪条筋搭被人拿去跳皮筋了,他退后两步把腿往茶几上一踩:“行啊!”

    程博衍没说话,只是皱了皱眉。

    “你不是想摸我腿吗?”项西又往自己腿上拍了拍,“丫什么屁的大长腿,我他妈才是大长腿你是不是瞎啊!”

    “行了,别发疯了。”程博衍叹了口气。

    “我没发疯,不就那么回事儿么,你那些小片片我看过,”项西突然鼻子有点儿发酸,他都不知道自己委哪门子屈,“有什么了不起啊!来啊!”

    “项西,”程博衍看着他,“你先缓缓,一会儿我们谈谈。”

    “谈什么?有什么好谈的,你不是憋着么!单身大龄男青年!”项西也看着他,“我单身小龄男青年,解决一下呗!”

    程博衍不再出声,盯着项西看了很长时间,最后慢慢走到他面前,手捏着他下巴往上抬了抬,语速很慢地说:“我再说一次,你,休息一会儿,然后,我们谈谈。”

    “不!”项西眼睛一瞪。

    “好,”程博衍一把抓住了他的胳膊,拉着他往电脑桌上一拽,“你说的!”

    项西被甩到了桌上趴着,没等直起身来,程博衍已经按住了他的肩,从身后压了上来,把他衣服往上一推,手摸到了他腰上。

    “操!”项西侧过脸,背上程博衍有些发凉的的皮肤紧贴着,让他全身有都开始僵硬。

    “行了没?”程博衍的手拿开了,小声问,“你到底喝了多少酒?”

    项西只觉得从一阵酥麻的感觉从耳后迅速向全身漫延出去,撑着地的腿往后滑了滑。

    “想干嘛就干!”项西咬着牙说,“废他妈什么话!”

    程博衍顿了顿,猛地低头吻在了他耳朵上,接着就是脖子,肩窝。

    项西呼吸一下粗重了起来,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生气,身上有些控制不住地开始发抖。

    吻到他脖后面的时候程博衍停下了,接着就直起身,松开了他。

    “怎么,”项西趴着没动,“怕了啊。”

    程博衍不说话,也没动,在他身后站着。

    “你跟人约炮就这么约的啊!”项西又说。

    程博衍转身走开了,听声音是进了卧室,没一会儿又走了出来,接着把一个东西重重放在了他脸跟前儿。

    项西瞅了一眼:“这什么?”

    “润滑剂。”程博衍转身又走进了厨房。

    “哟,”项西笑了起来,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儿,就一个劲儿地乐,“程博衍你家伙什还挺全。”

    程博衍从厨房走了出来,又把一个东西重重地放在了润滑剂旁边。

    项西又瞅了一眼,是根还带着水汽的大黄瓜,他看愣了:“干嘛。”

    “要玩自己玩,”程博衍弯下腰在他耳边说,“项西,你最好清醒一下,我洗完澡我们谈谈,我出来的时候你要还这样,我保证遂了你的愿。”

    这句话说完,程博衍进了浴室,很重地关上了浴室的门,哐地一声巨响。

    项西趴在桌上没动,脑子里一片空白。

    耳边还有些莫名其妙地嗡嗡声。

    程博衍生气了。

    摔了门。

    项西你在干什么!

    他的手猛地抖了一下,接着就是一阵羞愧,混杂着后悔和害怕。

    这是怎么了!

    明明没喝多少酒!

    发酒疯也就算了居然还发这种酒疯!

    你是傻逼吗!

    我!操!

    程博衍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项西还趴在桌上,姿势跟他进浴室前一样,没有动过。

    他走到项西面前站下,把被推起来的衣服往下拉好了。

    项西还是一动不动地趴着,眼睛瞪着那根黄瓜。

    “酒醒了?”程博衍把润滑剂拿回了卧室,又拿着黄瓜进了厨房,洗了半天然后又出来了,往沙发上一坐,开始慢慢啃黄瓜。

    “我没喝醉。”项西轻声说。

    “那个大……长腿,之前聊过一阵,医学院的学生,后来他说见面,我感觉他有点儿……就没聊了,”程博衍边啃黄瓜边说,“我加那个群就是无聊,没在群里说过话,也没约过人。”

    项西没有说话。

    “他挺久也没联系我了,我也没看到他微博的留言,”程博衍继续啃黄瓜,“q上的聊天记录你翻翻,上回聊估计都是过年那会儿了。”

    “别说了。”项西说,声音有些闷。

    程博衍没再说下去,沉默地啃完了黄瓜,然后去洗了手,坐到了电脑桌旁边。

    项西跟他目光对上了,立马有些尴尬,想把脸往另一边转过去的时候,程博衍伸手按住了他的脑袋:“躲什么?”

    “丢人。”项西小声说。

    “你就为这事儿发这么惊涛骇浪的疯?”程博衍把椅子往前挪了挪,也趴到桌上,跟他面对面地问。

    “不是,”项西垂下眼皮,“我不知道我怎么了,我今天喝了也就半斤多点儿,不知道怎么了。”

    “半斤多还叫也就啊?”程博衍说,“干嘛喝这么多?”

    “不知道,烦吧大概是,同事叫吃饭,本来想不去的,但又不想闲着,”项西闭了闭眼睛,“我就觉得你不理我了,有点儿烦。”

    “我没有不理你,”程博衍轻轻叹了口气,“我是怕再吓着你。”

    “没有。”项西说。

    “嗯?”程博衍看着他。

    “没有吓着我,”项西眼睛盯着桌子,因为距离太近,感觉都快对眼儿了,“吓着了也没事儿啊,我又没生气。”

    “没生气啊,”程博衍在他鼻子上摸了一下,直起身靠到椅背上,“怕的就是说没生气。”

    “你什么毛病啊。”项西往他脸上扫了一眼。

    “就怕你因为是我,所以什么都无所谓。”程博衍说。

    项西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

    的确就是这样。

    “项西,”程博衍胳膊撑在椅子扶手上,手指顶着额角,“有些话我现在还不想说,没到那份儿上,说早了太不负责任,所以我才会跟保证以后不会那样了。”

    项西看着他。

    “没听懂啊?”程博衍笑笑。

    “听懂了。”项西说,听懂了,虽然不能完全理解,但隐约知道程博衍说的是什么,心里又有些不相信。

    “去洗个澡吧,”程博衍说,“一屋子全是酒味儿了。”

    “不至于吧。”项西闻了闻自己胳膊。

    “至于,真难为我刚还亲得下去嘴,”程博衍站了起来,“我给你拿衣服。”

    “嗯。”项西终于动了动,从桌子上直起了身。

    程博衍给他拿了条新的内裤,他又拿了平时来这儿穿的那条裤子,快步走进了浴室。

    浴室里还有没散尽的水雾,能闻到程博衍身上那种熟悉的柠檬香气,柠檬消毒液,柠檬洗手液,柠檬沐浴露,柠檬牙膏,要不是柠檬在家不好种,估计程博衍窗台上那几盆薄荷都得换成柠檬。

    项西脱了衣服,打开喷头,低头冲着水,程博衍之前调的水温很合适,一点点温度,水流滑过身体时有种轻软的触感。

    就像……程博衍吻在他脖子上时……

    哎操!

    他不敢再多想,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有些让人脸红的反应出现,而且是在程博衍走开了,他缓过劲儿来之后才开始的。

    在桌上趴了好一会儿才下去。

    都他妈不知道这是太迟钝还是太敏感……

    项西就着水抹了抹脸,又甩了甩头。

    刚甩了两下,就看到浴室静悄悄地打开了,他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随手抓了毛巾捂着下边儿。

    再看过去的时候,他发现门外没有人,进来的时候没关好?他伸手把门又关了过去,接着就发现门锁居然已经脱出了底座,斜着挂在门上。

    “门坏了!”项西喊了一声。

    “知道。”程博衍在客厅里回答。

    “什么时候坏的啊!”项西把门关过去,门执着地再次打开,再关,再开。

    “刚摔的。”程博衍说。

    “哦……”项西想起了程博衍进浴室时摔出的那声巨响,有点儿不好意思,“那怎么办啊?”

    “洗你的,”程博衍笑了笑,“我又不过去。”

    其实过来就过来了,手术的时候早看了遍,项西倒不是怕这个,就是洗澡的时候门开着,老觉得没安全感。

    但门是因为他抽疯才被程博衍摔坏的,他也不好再多说什么,只能继续洗,冲一会儿就伸手把门扒拉一下,再冲一会儿再扒拉一下。

    洗个澡洗得跟做了十套广播操似的。

    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程博衍正坐沙发上看书,手里拿着支笔转着。

    “那门……我去买个锁吧。”项西说。

    “不用,装回去就行,”程博衍转头看了看他,目光落在了他腿上,“这疤还没好透呢,以后少喝点儿酒。”

    “哦,”项西犹豫了一下,“我刚用了你的毛巾。”

    “用吧,”程博衍抬头看了他一眼,“我毛巾多。”

    “我……”项西站着有些尴尬,低头往电脑桌那边走过去,“用电脑。”

    “你电脑怎么坏的?”程博衍放下书问他。

    “不知道,我就拍了两巴掌,它就被我的内力震伤了,”项西坐到电脑前,把相机的数据线插好,“拿去维修那儿,人给看了,说是硬盘烧了……”

    “那换个硬盘啊。”程博衍说。

    “不换了,又要五百,”项西啧了一声,“顶上一台电脑了。”

    “我这台要不要?”程博衍笑笑,“肯定比你买别人的强。”

    “……那我得赊账了。”项西叹了口气。

    “赊呗,”程博衍拿起遥控器随便找了个台看着,“债多不压身。”

    “我正攒钱呢,”项西敲了敲桌子,“忘跟你说了,我不在那儿住了,宋一让我在超市值夜班呢,就住超市了。”

    “那不错啊,”程博衍看着他,“你那个黑咕隆咚的地儿早该搬了。”

    “嗯,不收房租水电,工资还加了,这一个月下来里外里能多出不少钱了,”项西一想到这儿就很愉快,“我应该去买个钱包了。”

    “我送你一个,”程博衍笑笑,“算是庆祝吧。”

    “我……”项西笑了两声又想起了当初从程博衍身上摸出来的那个钱包,“哎。”

    “喜欢什么样的?折起来的那种还是长条的?”程博衍问他。

    “折起来的放着方便吧,”项西想了想,“不,长条的放的钱多吧。”

    “你要放多少钱啊,”程博衍笑了起来,“钱多了存起来啊。”

    项西嘿嘿笑了两声,看着屏幕没有说话。

    程博衍这才想起来他没有身份证,叹了口气:“那个平叔,怎么没想着给你上个户口呢。”

    “逗呢,他能把我养大了都得算菩萨心肠了,还上户口呢……”项西笑了起来,笑了一会儿又往椅子上一靠,仰着头,“他说过,悄没声来,悄没声活着,悄没声死了,就行了,别给他添麻烦。”

    “逗呢,”程博衍也说了一句,“就你这嗓门儿,悄没声得了么,一嗓子这栋楼的声控灯都得亮,没亮的那是震碎了。”

    项西让他逗乐了,仰着头笑了好半天:“我嗓门儿有那么大吗?”

    “有,非常有,我每次听你一喊就肝儿颤,”程博衍站起来走到了电脑桌旁边,拉开了最下面的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张银行|卡,“这个你先用着,以前我妈给我存零花钱的卡,密码是我生日。”

    “合适吗?”项西愣了,在他看来,跟身证份有关的一切都是很高级的东西,所以他每次掏了钱包要有身份证他都会给扔邮筒里寄回去。

    “你不就存个钱么,”程博衍说,“这卡还开了网银,你在网上买东西什么的也能用。”

    “我不会用那些,”项西犹豫了一下接过卡,“那我用你的卡去存钱,会被银行的人抓吗?”

    “抓你干嘛,”程博衍乐了,“顶多就是钱被我取走了。”

    “那没事儿,”项西笑着把卡放进了口袋里,“你取走没事儿。”

    项西把照片存到了程博衍的电脑里,又把给于保全他们拍的那些单独存在了u盘里。

    “电脑什么时候拿走?”程博衍问他。

    “真赊给我啊?”项西犹豫着,他的确是挺想有台能用的电脑的,之前他每天坐电脑前,都已经学会自己查资料什么的了,但程博衍明显是想给他省钱要把电脑给他,他实在是不好意思占这么明显的便宜。

    “你拍照的钱我还没跟你结账呢,”程博衍说,“可以从那里头扣。”

    “得了吧,拍照给钱不也是你给我想的借口么,”项西趴到桌上,“我又不傻……”

    “不是借口,”程博衍手指在他后脑勺上弹了一下,“就是希望你可以做一件事,你擅长的,有兴趣的事。”

    “做得成吗?”项西点开文件夹,皱着眉看着自己拍的照片。

    “做了就行,成不成的不用去想。”程博衍说。

    每一次从程博衍那里出来,项西都觉得步子很轻松,程博衍的话每次都会让他觉得安心,也能感觉到希望。

    哪怕程博衍什么也没说,只要听到他不急不慢的平稳声调,也会变得踏实。

    程博衍的电脑,他最后也没有要,程博衍把他送回超市准备走的时候又跟他确认了一次,他还是拒绝了。

    不光是钱的问题,他只是不想让程博衍觉得他自己永远都在等着他伸手。

    他不想让程博衍拉着他走,他可以跟着走,跟着跑也行。

    回到超市,夜班的同事正好下班,他帮着收拾好关了门,又检查了一遍才回到小屋里。

    先把程博衍的那张卡拿出来放到桌上看了半天,然后从包里拿出了自己的钱,全部财产都在这儿了,一卷钱。

    他把钱一张张展开数了一遍,然后又一张张码整齐,把一百块的都拿个超市的小密封袋装上了,打算明天去存上。

    从来没去过银行呢,还是存钱,想想莫名其妙有点儿兴奋。

    他冲着密封袋嘿嘿笑了一会儿。

    笑完了躺下准备睡觉的时候他看到了身上的衣服,这才想起来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扔程博衍那儿没拿回来。

    ……会不会被扔掉?

    还是会洗?

    衣服上全是酒味儿吧,估计还有汗味儿,程博衍要拿起来不得疯啊……

    不!这都不重点!

    项西一下坐了起来,重点是那团衣服里还有他的内裤!

    “哎!”项西顿时有点儿脸红。

    然后想想又松了口气,虽然喝了酒,但还好又惊又尴尬又发火的他那点反应不够强大,要一下没收住他这会儿估计得连滚带爬往程博衍家杀过去。

    这口气还没全松下去,程博衍压在他身上的那一瞬间的感觉突然窜了起来,一阵酥麻跟过电似的把他给电倒在了床上。

    “啊……”项西抱过枕头,捂在脸上喊了一声,又伸手扯了扯裤子,“去你大爷没完了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